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日蚀(一)•哑巴骑士

  新坑连载。
  西幻背景。
  恶魔亡灵大君吞×魅魔死亡骑士茨
  黑暗向。着重突出吞哥的混乱邪恶阵营,三观不正。
  伪父子(造物算孩子咳),真……不能说,说了就剧透了

孤芳一世,幸得一知己
浮沉半世,可歌不可泣

【酒茨】日蚀(一)•哑巴骑士
  混乱深渊七十三层。
  这里是那位连名字也不敢提起的亡灵大君的领地,从上空看可以看到一道巨大的鸿沟横亘于这片广阔无垠的空间中,一半是冰寒彻骨的寒冰地狱,一般是炙热逼人的岩浆火山,这恶劣的气候反倒是在中央催生出了一片奇异的宝地,白骨嶙峋的高山之上是亡灵大君的王座,他就坐在那里,用他那双跃动着金色火焰的双眼审视着他的王国,日复一日。

  茨木摘下他那狰狞的头盔,一头白发打着卷儿从肩上落下来,如同脚边这条奔涌不息的大河,右手的袖子空荡荡地飘着,那条手臂消无声息的化作黑气,融入他周身的魔气里,宛如有生命一般翻滚不休。
  他赤裸的双脚上带了沉重的镣铐,长长的锁链拖在身后,每走一步就陷下一个深深的痕迹,踩过这片沾染了罪恶和污秽的土地,唤出自己的骸骨战马,像一道白色的闪电消失在了原地。
  “茨木大人,主人在等你。”
  茨木沉默着走进这座骸骨的大殿,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他的王之外,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受的住这直刺入骨的寒意。他低下头恭敬地单膝跪下,苍白的掌骨覆于胸前,这是古老的效忠之礼,将自己的一切献给自己的君王,名誉、性命,包括灵魂。
  “茨木,过来。”
  王座上的君主冲他勾了勾手,冷漠的神情稍稍柔和了些。庞大的怪兽卧在他的脚边,傲慢的三首骨龙像一条哈巴狗那样摇着尾巴讨好着这位亡灵的主人,见茨木来了甚至呲起牙,恶狠狠地从喉咙里发出压低的咆哮。
  “啧,一只畜牲,也敢对本大爷的茨木撒野?滚。”
  看似轻轻的一脚,却让这只令人闻风丧胆的骨龙痛的在地上翻滚起来,尾巴狼狈的夹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庞大的身躯撞在森白的骨柱上,没有撼动这大殿分毫,仓皇地爬起来,灰溜溜的飞了出去。
  茨木扭头注视着这只骨龙,过了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乖巧的跪坐下来,坚硬的甲胄化作了黑焰消失在空气中,深色的衣袍更衬得他肤色惨白,少了些人气儿。
  “事情办完了?”
  “…………”
  茨木点点头,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模糊不清的“恩”字。他本就寡言少语,若非必要从不说话,甚至有很多酒吞手下的执政官们就认为他——这个酒吞最宠爱的死亡骑士是个不会说话的哑巴。
  这可是稀罕事。
  事实上,亡灵,他们更愿意称自己为遗忘者,也是分为非常多的种族的。众所周知的骷髅、僵尸、幽魂、食尸鬼、石像鬼、憎恶等不必多说,死亡骑士、巫妖、女妖等高阶亡灵也是分为很多种类,别说那些生活在主位面的智慧种族,连亡灵自己也弄不清楚。
  ——但只要是高阶亡灵,无一不是与自己生前类似、皮肉完好、功能健全的智慧种族,哦,当然,喜欢以骷髅架子示人的巫妖不在此列。再加上茨木姣好的面容和魅魔的种族,也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暗暗腹诽这位亡灵君主最信任的骑士的身份。
  别以为只有人类才会八卦、排除异己,不是人类的种族同样也会,这是智慧种族的天性。当然,茨木并不怎么在乎这些话就是了,也没人敢去伟大的亡灵之主面前念念叨叨,要知道,这位主儿的喜怒不定和暴虐可是出了名的。
  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就仿佛凭空出现一般,带着自己的军队,横扫了整个位面,更是获得了深渊意志的喜爱,让各自为战的亡灵们统一了起来,并一度建立了一个陆上的亡灵帝国。
  他是王,更是神,是亡灵们的共主。

  此时这位暴虐的君王显然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身材高大,与在地面上的样子不同——他此时更像一个货真价实的恶魔了。
  眼眶里镶嵌着琉璃珠般的金色眼球,苍白的面色,额上的恶魔之角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张狂的白发披散下来,凶恶的扭曲着,仿佛一条条噬人的毒蛇,渴望着血肉的滋润。
  但毫无疑问,他依然是俊美至极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贵族式的优雅。
  “茨木,我最宠爱的小骑士,告诉我你所经历的一切,分享给我你那些隐秘的小心思,什么都好,本大爷想听。”
  轻轻抚摸着茨木的头发,允许他亲昵地靠在自己的腿上,头倚在自己的膝盖上,亡灵特有的苍白皮肉在暗沉的光下发出珍珠般莹润的光芒,光亮的发鐲绕在骨上,伶仃作响。
  “…………”
  茨木不说话,去寻酒吞的手,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微微摇曳,想直接将信息传递给酒吞。酒吞蹙起了眉,声音也冷了下来:
  “茨木,我的小哑巴,又不是不会说话,说话。”
  “吾……”
  茨木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声音很小,让人勉强才能听清。
  “本大爷教你的全忘了?”
  酒吞黑色的指甲划过茨木的脸颊,稍稍用力,便在他未被鳞甲覆盖的耳后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流出暗红色的血液,蜿蜒着滴落在茨木的锁骨上,盛开出一朵艳色的花。
  茨木哀哀地叫了一声,也不敢闪躲,只得咬着嘴唇硬生生地受了,低垂的眉眼倒是显了些委屈的味道,竭力收敛的魅魔的诱惑之意完完全全的显了出来,让酒吞心软了半分。
  俯下身将茨木尖尖的耳朵含在嘴里,舔舐着他的耳廓和耳后的那道血痕,苍白的长发顺着肩头滑落,落在茨木身上,有些痒,和他的头发纠缠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茨木,我想你是清楚的,本大爷是个没心的,所以,别惹本大爷生气。”
  “是……吾父……”
  “这才乖。”
  酒吞勾了下唇角,这才满意地摸了摸茨木的头发,凑近他,低声道:“乖孩子,别忘了,你是我最完美的造物,天生就是用来毁灭一切恶魔,你以‘嫉妒’为名,本大爷可不希望你的嫉妒只用在可笑的感情上。”
  “嫉妒,贪婪,暴食……”酒吞一件件地数着,斜眼看着沉默不语的茨木,恶意地用靴尖去踩弄他的胯下,直到看见那儿鼓起了一块儿,茨木发出了微微的喘息才罢手。
  “……当然,还有色/欲。”
  “你是我的孩子,我当然明白你在想什么,茨木,我的小哑巴,只要你一直乖乖的,本大爷会满足你一切,包括你想要的……‘爱’。”
  说到这个词语时,酒吞讽刺地拖长了语调,任谁都能看出他对这个单词的不屑。
  他当然有理由去讽刺这些美好的事物,他不懂这些。从接收了深渊意志的那一刻起,他就忘记了所有美好的情感,内心日益扩大的空虚催促着他去征服,去战斗,只有鲜血和败者的哀嚎才会使他暂时安静下来。
  这无尽深渊的大君们全是疯子,一个个冷静至极的疯子。
  “至于你……我的茨木,我想你的狩猎场要扩大了,用来满足你日益扩大的胃口。去吧我的孩子,将鲜血和恐惧赐予地面,为他们带来混乱与死亡,你征服的土地便是属于你自己的,本大爷一寸都不要。”
 
  “不……您不可以……”
  茨木终于从喉咙眼儿里挤出几个嘶哑的单词,他仰起脸,脸上的神色复杂而痛苦,眼中的灵魂之火剧烈的跳动着,镣铐的响声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中分外清晰。他祈求般的拽住酒吞的袍角,将脸贴在上面,长长的睫毛不安地颤抖着,嘴唇抿的很紧,一副殉道者的样子。
  “哦?不可以?好啊,那你就告诉本大爷,为什么不可以。”
  酒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着他那头长长的白发,视线停留在他那被镣铐锁住的脚腕和空荡荡的袖管上,声音冷的刺骨。
  茨木不回答,他跪在那里,沉默地像一尊雕像,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改变几分。
  “哈,又是这样,又是这样!”酒吞暴怒地蹲下身,扣住茨木的下巴让他抬头看着自己,任由头发像蛇一般在身后狂乱的飞舞。
  “茨木,多少次了?每一次,本大爷命你将混乱与死亡播撒给大地的时候,你就会这样。你永远抱着过去的记忆不放!你想见到我,很好啊,本大爷就站在这里!抬头!看着我!”
  酒吞狞笑起来,惨白的头发慢慢化成了火焰般的赤色,热烈而鲜艳,仿佛要将这整片天地燃尽一般。他的眼睛是剔透的紫色,深邃而迷人,让人穷尽词语都无法描述它们的美丽。
  “茨木,你喜欢这个样子是么?”
  他的声音温柔下来,手指抚上茨木艳色的嘴唇,眼中似是落了漫天的星辰,哪怕最深情的情郎也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
  “那你便看着我,回答我,你喜欢么?”
  “你看,你仍旧是畏惧的,连说话都是不愿意的。告诉我,你还想怎样?恩?我早就不是我了,我和你都已经死了,所有人都死了。”
  酒吞的力道渐渐加大,捏的茨木的下颌骨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他暴怒地在茨木的锁骨上用手指刺出四个鲜血淋漓的血洞,看着它们慢慢愈合再重新将伤疤撕开,如此循环往复。
  “本大爷是你的父神,你的创造者,你的主人!理应掌管你的一切!过去,现在,未来都是属于我的!”
  “茨木,你是被遗忘者,无论你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那些人也都已经消失了。别总像那群讨厌的圣骑士一样,惹得本大爷厌烦。”
  酒吞的性格受到了深渊意志的影响,作为深渊的宠儿的他行事从来都是恣意妄为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见茨木跪在地上不发一语的可怜样子又勾着唇角笑了起来,把他像抱宠物一样的抱在怀里,亲昵地吻着他的鼻尖和额角赤红色的小角道:
  “不过呢,我的小哑巴,你不想忘记也没关系,本大爷总会让你忘记的,亡灵大君无所不能。”
 
  感受着茨木在他怀里细细的颤抖,酒吞恶意地笑着,轻轻抚摸着茨木那张漂亮的脸,苍白纤长的手指在他的喉结处停顿了一下,一路下滑,探入茨木的衣襟揉捏起了他胸膛顶端那颗小小的果实。
  “本大爷还记得那时刚发现你的时候,一个快死的小魅魔,脸都烂了一半,快要被其他恶魔吞噬干净了。本大爷将你化为了亡灵,给予了你吞噬的能力,喜欢什么就把他杀死,抢过来,那样东西就是你的了。”
  “可吾……吾已经不需要别人的东西了……”
  “傻孩子,你怎么会不需要,你可是会饿的,饥饿的滋味儿不怎么好受吧?火烧火燎的,让亡灵也保有饥饿的感觉可是花费了本大爷很大的力气,不过好在是成功了。”
  酒吞得意地扬起眉,茨木作为他最满意的作品,更是他亡灵炼金术的巅峰,他的身躯是用炼制缝合“憎恶”的方法制成的,魅魔、骨龙、食尸鬼、幽魂、僵尸,他甚至可以使用“女妖之嚎”。他这张漂亮的脸蛋是夺取自一个强大的魅魔,声音来自海中的塞壬,血液是海洋女神的宠物——九头蛇皇的剧毒之血。
  他是他最锋利的剑,“鞭挞者”,战力全开之时,哪怕是神降也无法阻止他的步伐。
  “虽然你不怎么挑食,人类、精灵、龙族、甚至亡灵和恶魔,什么都吃,但是本大爷记得你可是很久没有进食了吧?”
  “嘘,宝贝儿,可别饿着自己,不然的话……哪怕是本大爷我,也得费一番功夫去给你找到足够的食物呢。”
  赤裸裸的威胁让茨木恐惧地睁大了双眼,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时的场景他早已不记得了,自从成为亡灵后,他的记性就变得差起来,但他的身体还记得那可怕的饥饿感,待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已经有两个国家都毁于自己的暴走,都城内空无一人,只剩下残留的血迹和一点点碎肉,无论是人,还是牲畜,全部都被自己吞食殆尽。
  “不………”
  “不什么?”
  酒吞笑得欢快,手上的动作变本加厉起来,手指在茨木平坦的腹部打着转儿,偶尔扣弄一下那个小小的、凹陷的肚脐。
  “吾……吾父……茨木会很乖的……茨木不想再吃了……”
  “这可由不得你亲爱的,事实上,连本大爷现在都控制不了了。不过这不是很好么?地上的种族已经安逸了太久了,本大爷虽然不需要那里,但是建立一个亡灵的地上王国不是可以狠狠打一巴掌那些自诩为“正义”的善良神袛的脸么?我想深渊意志也会高兴的。”
  酒吞大笑着站起来,他喜爱毁灭和惨叫,这些都能让他愉快不已。
  “这一次,本大爷陪你去狩猎,我的茨木。还有,为什么不叫本大爷‘挚友’了呢?本大爷还是挺喜欢这个称呼的,下次就这么叫吧,亲爱的小哑巴。”

  “挚……友……”
  破碎的字词从茨木的喉间溢出,他痛苦地喘息着,哪怕如今他早已成为了亡灵,不需要空气,不需要呼吸,连心脏也早就同他的躯体一同腐烂在泥土里,但他仍是感到了呼吸困难。
  他没有泪水,只是睁着眼睛怔怔地看着酒吞的背影,亡灵大君邪气凛然的背影同那个如同高悬的太阳般热烈的少年王子重合,带着久远的、尘土的味道一同闯入了他的脑海。
  凛冬之阳。
  他的国人都这样骄傲地称呼他。
  “王……”
  他跪下来,脚上的锁链撞击在一起,发出金铁交击之音。
  “罪将茨木……听命。”
                      (哑巴骑士•完)

  嘿嘿嘿,有谁可以猜中酒吞和茨木的过往嘛?猜中有奖哦~比如说……吃肉什么的……或者再获得一个txt合集大礼包什么的……
  顺带一提,这篇酒吞不渣,真的。
  之前有点虐倒是真的……
  但这都是好几章后的事情啦~
  这个世界背景可以理解为dnd背景下的世界,也就是半神遍地走,巫妖不如狗,还有一点点混杂克苏鲁神话体系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