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日蚀•序章•亡灵大君

  新坑连载!
  西幻背景。
  恶魔亡灵大君吞×魅魔死亡骑士茨
  黑暗向。

  复仇是朵有毒的花,只有强大和野心的泥土才能让它盛放。

【酒茨】日蚀•序章•亡灵大君
  辉煌之城奥尔兰多Λαμπρή。
  暗色的祭坛上,年轻的人们虔诚地匍匐在地,锈红的血液漫过了他们的脚踝、小腿,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腐烂气味。
  这座城市如同它的人民一样,已经腐烂了。
  多年前,亡灵天灾席卷了整个大陆,亡灵大君剑指之处便是他的国,一座城市死了,连云彩都凝固在血色的天空上,城内的居民成为了他新的战士,不知疲倦、不惧生死的杀戮机器们拿起了长剑,面对他们从前的亲人、爱人、友人毫不手软,惨叫和诅咒充斥了那座城市。
  三天,足足三天,杀戮持续了三天,直到那位高傲的亡灵大君坐在他的骸骨王座上下令停止,河水才又重新开始流动,参杂着浓烈的血腥味,成了名副其实的血河。
  不仅仅是人类的城市,精灵的森林,海族的海域,甚至是巨龙的山峰都一个个的陷落于那位亡灵大君的天灾之下。
  骄傲的长耳朵们为了活命,月华般的皮肤变为黑色,堕落为他们曾经最不屑的黑暗精灵,再无法见到阳光;海族的海域被污染,曾经驯服无比的鱼群张开利齿,将那些高高在上的王族咬的面目全非,成了皮肤青灰的堕种;金属龙迫不得已张开翅翼远遁,留下的也成了地狱的帮凶,或是邪恶的宝石龙,或是只保留了骨骼的骨龙。
  整座大陆都在亡灵大君的铁蹄下瑟瑟发抖。
  只有奥尔兰多,它依然伫立在那里,如同一尊沉默的神袛。它成了所有智慧种族最后的庇护所。
  最后,它胜利了。
  如日中天的亡灵大军一夜之间退去,快的像是海水落潮,只留下了哀嚎遍野的人间地狱。
  而奥尔兰多又在此时成了重建家园的指挥所,它的仁慈、公平、正义在整个智慧种族之间传唱,人类、精灵、海族、巨龙共同重铸了它,让它成为了一座永不陷落的魔法之城。
  可如今,百余年过去了,它的辉煌也如同那墙壁上褪色的壁画,慢慢消散了。

  “邪恶的存在,无尽深渊的主人,我将为您奉上最为虔诚的祭品……”
  宛如梦呓一般的声音在祭坛上空回荡。男男女女的眼神变得狂热,他们热切地盯着祭坛之上的祭品,表情就像深渊的恶魔一样可怕。
  女祭司手中的铜制小刀转了个圈,精确无比地划开祭品的皮肉,硬生生地将他的后背肌肉切开,露出鲜红的纹理和森白的骨骼。
  “啊啊啊啊啊啊!!!”
  那人在惨叫,可没人在乎,所有人都在念叨着一些如同咒语一般的话,翻来覆去。
  “他将承载着我们的灵魂……”
  “他将承载着我们的灵魂……”
  “欲望、嫉妒、暴怒、性欲……”
  “所有的人性之恶……”
  “归于虚无……”
  那人的生机开始停止,眼睛里的光泽消失,成了死寂冰冷的琉璃珠。他的骨骼被外翻成诡异的模样,远远看去,竟宛如一双血淋淋的翅膀……
  他的血顺着手臂滴落在地,被闪烁着微光的法阵吸收,一滴、两滴、三滴……小溪般蜿蜒流淌,似乎永远也流不完一样……

  突然,地面上的法阵闪了闪,血液诡异的沸腾起来,组成一道只是看着便觉得混乱无比的血门,女祭司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察觉到自己的气血仿佛不受控制一般上涌,脑子里充斥了恶魔的低语,满是邪恶嗜血的念头。
  可她不惊反喜,咯咯地笑了起来,欣喜地扬起双臂,高声向众人宣布道:
  “诸位,我们——成功了!深渊中最伟大的主人听到了我们的呼唤,并即将降临!”
  “主人!”
  “陛下!”
  伴随着众人的欢呼声,猩红的大门慢慢打开,顿时,浓郁的黑暗笼罩了这片天地,甚至连星辰和圆月都不见了踪影。
  当黑暗褪去,那位给整个大陆都带来恐惧和无序的红发的君主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祭坛之上。

  他俊美的不可思议,明明是无序混乱的深渊中的恶魔,却优雅的像是巴托地狱中的魔鬼。红发,紫瞳,眼眸中心像是跃动着一团永不熄灭的金色火焰。
  在他苍白的手中握着一根权杖,约有六英尺高,金红、海蓝、苍绿、暗紫、明黄、橙金的宝石镶嵌在杖柄上,众星拱月般烘托出最上方那个巨大的透明无色宝石,那是整个位面已知的最大的一枚灵魂之石,仅仅指甲盖大小便可成为亡灵法师们趋之若鹜的神物,更别提这颗足足有拳头大小。
  恶魔低语,这是它的名字,但大家更愿意称他为——
  君主权杖!
 
  神色激动的信徒跪在地上,目光狂热地看着这位不可一世的君主,他是深渊的宠儿,无序混乱的代表,深渊七十二、七十三层的主人,令他之名响彻大陆的,则是他的另一个名字——亡灵之主。
  “凡人,你们的诚意本大爷收到了,很不错,惨叫和诅咒是最好的祭品,作为取悦亡灵大君的回报,本大爷可以给予你们奖赏,凡人,你们想要什么。”
  低沉魅惑的声音似乎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沙哑的、带着浓郁的性暗示,几乎当场就让一位女性信徒呻吟了一声,软倒了身子。
  “哦,大人,我们的陛下,深渊中最伟大的主人,我们想在这地上传颂您的名,让您的荣光如同天父一般行走在地上。”
  女祭司的眼中出现了憧憬狂热的光芒,虔诚地跪在地上,纤长的脖颈上爆出了青筋,脸颊通红,姣好的样貌因为狂热而变得有些可怖。
  但显然,亡灵君主不在乎这些,他反而笑了起来,略有些透明的手指挑起女祭司尖尖的下颌,颇为挑剔地打量了一番。
  “啧,还不赖。”
  突然,他身侧的黑暗似乎蠕动了一下,从中发出一声细细的呜咽。
  傲慢的君王勾起凉薄的唇,笑了。
  他纤长的手指伸进那片有如实质的黑暗里拨弄了一番,看着黑暗如同水波般漾起阵阵涟漪,似是安慰似是调侃。
  “啊……对,本大爷怎么可能忘了你呢我的小骑士,别生气亲爱的,乖一点,对,就是这样,把你那些特殊的小玩意儿收一收,别吓到他们……”
  最后一点儿黑暗也缓缓褪去,月光洒下,照出了这位骑士的真容。他全身都包裹在一套漆黑的铠甲里,拉着一匹骸骨战马,裸露出的骨节苍白无比,却宛如月光般散发出珍珠般细腻诱人的光泽。
  “这是本大爷最为喜爱和信任的骑士,由他来为你们扫清障碍。茨木,我最忠心的骑士,你可愿意?”
  “吾主之命,便为吾剑尖所向!”
  全身都缭绕着一层黑气的死亡骑士摘下头上那副狰狞的头盔,一头白发如同一条翻涌着波涛的大河,几乎拖到了地上,露出被掩盖着的秀美的眉眼,赤红色的恶魔鳞甲覆盖了他整条左臂,蔓延到他的脸颊两侧,趁着那双跃动着金色灵魂之火的眼睛,并不显得凶恶丑陋,反倒有些魅惑起来。
  “乖孩子。”
  黑色的指甲奖励般的磨蹭了下死亡骑士苍白的脸颊,与恶魔鳞甲碰撞,激起了星星点点的火花。
  “早点儿回来。”
  亡灵大君的投影自祭坛中慢慢消失,主位面的排斥力让他无法久留,哪怕是投影,对主位面来说也是一颗过于亮眼的星辰。
  名为“茨木”的死亡骑士久久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当众人以为他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他才猛地站起,重新戴上那狰狞的头盔,翻身上马,金色的灵魂之火静静地在眼眶中燃烧,居高临下地看着众人。
  “吾主之命,吾自当全力遵从。然受位面之限,吾亦无法停留太久,速战速决。”
  出乎意料,他的声音还挺好听。
  “茨木大人,请看……”
  …………

  惨叫和哀嚎响了一夜,但太阳仍会照常升起,鲜血和满地的狼藉被打扫干净,这座城又变的焕然一新。
  民众大多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仅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发生的屠杀,他们只知道那些活跃于巷陌广场上的白衣教徒突然消失不见,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城主府的上空已然换了旗帜。
  直到卫兵挨个的敲响了民众的门,将他们强制性的驱赶到议政广场上时,他们才惊奇的发现,那个大腹便便、笑里藏刀的城主不见了,反倒是换成了一位年轻貌美的红衣女子。
  听人说,她是城主的女儿,昨夜城主的子嗣被恶人杀戮殆尽,只留下一个外出未归的她,所以理所当然的,她成为了这座城新的主人。
  民众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在乎物价是不是又涨了,离此地不远的幽暗森林是否又发生了魔兽暴动,佣兵公会的委托是不是又新增了。
  新任的城主眯起眼睛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的人群,习惯性地舔了舔丰润的红唇,轻轻地笑了起来。
  在她背后,笼罩着死亡骑士庞大的黑影,慢慢的,覆盖了整个城市……
            (序章•完)

  别催《蛇性》!!快写完了,正在写结局!说实话,我这个人本来就不爱写结局来着……开放性结局多好……
  嘛,这篇是一篇新的连载,坑与不坑取决于大家的热情……别打我!真的……如果热度比较低作者就没有写文的动力了……毕竟毕业在家,压力也比较大……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这个设定的!希望能不坑,努力写完😂
  酒吞:种族亡灵,亡灵法师进阶为亡灵大君,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恩,可以那个啥,而且那个啥还很强😂
  茨木:种族魅魔,死亡骑士,恩,也是可以那个啥……
  他俩的设定一部分就是为肉服务的来着……
  关于酒吞为何是亡灵,茨木又为何是恶魔中的魅魔……以后文中会渐渐展开他们的故事的!大家可以随意猜测一下哈哈哈
  Ps.大家更喜欢双性还是无双性?我会好好听取大家的意见嗒~
 
 

评论(2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