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鲛人泪(上)

  短篇,未完。
  人类吞×鲛人茨。
  大概后期有神转折😂😂😂

【酒茨】鲛人泪
  “东海有鲛人,可活千年,泣泪成珠,价值连城;膏脂燃灯,万年不灭;所织鲛绡,轻若鸿羽;其鳞,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其死后,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寻古店》

  父母新丧,酒吞本在学宫求学,但接了家中的传书,也只得弃了学业,匆匆赶来为父母守丧,接了家族一应事务。
  可家族家大业大,下面的人不听话,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小动作频繁的很。饶是酒吞再厉害,再有手段,但苦于手下无人,他也没什么办法。
  老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下他算是龙入浅滩,如同一条被搁浅的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当成了傀儡木偶,数着自己的死亡。
  但酒吞是个风雅至极的人,他好酒,也好美人,喜爱那海边的清风和天上的明月。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无事又如何?无事更好,从此夜夜笙歌,流连于那烟花柳巷之中,那冷峻的眉眼成了多少章台人最为渴望的恩客。
  章台柳,章台柳,往日依依今在否。可那些姿容婀娜的章台人却是不知,这恩客的心从不是这花丛能留得下的,甚至这一方天地也未必能困住他。
  每到夜里,酒吞总会独自一人去那不远处的海边,听着浪拍礁石之音,举杯邀月,对影三人。
 
  月色撩人。
  不知为何,今晚的月似乎比以往还要清亮。带着一圈彩色的光晕,于云层中起起伏伏,清晖洒下,将这整片海都映的亮了起来。
  酒吞眯起一双曜紫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海面,闲散垂于身侧的手已握上了他的佩剑,长剑出鞘,剑鸣阵阵,如同龙吟般响彻在这天地间。
  有什么要从海中出来了。
  海水泛起了涟漪,酒吞先前坐的礁石已经被逐渐上涨的潮水吞没,缓慢而坚定地涨着,漫过了酒吞硬质的靴底。
  歌声,空灵的歌声。
  听不清在唱什么,只能听见那哀婉的调子,如泣如诉,宛如一曲人生的长歌。
  号称千杯不醉的酒吞第一次尝到了“醉”的滋味,如同被蛊惑一般,他握着长剑的手松了,“当啷”一声,佩剑掉在地上,被海水卷上来的砂石掩住了寒光闪烁的剑身。
  他向海浪走去,冰冷的海水漫过他纹了金线的靴子,漫过他小腿,漫过他的膝盖,直至漫过胸口时,酒吞才清醒过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惊疑不定地看向海水的中央。
  那儿多了一个人影,不,不能说是“人”影,那是一只……鲛人。
  《搜神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对于这些传说,酒吞一向不信,子不语怪力乱神,鬼神他尚且不惧,何况精怪之流乎?但此次眼前的情形却是让他不信也信了。
  在他分神之际,海水中央的那只鲛人却失了踪影,再去看时,只于一片未散的涟漪,如同一场幻梦般消失于无形。
  莫名的,酒吞有些失落,他不禁怀疑起了刚刚那一幕是否真的是自己贪杯喝醉了产生的幻影,世间怎会存在这样的生物,它们只应存在于人的梦中。
  庄生晓梦迷蝴蝶,大概自己今晚也是做了一回庄子罢。
 
  无奈地摇了摇头,酒吞从海水中走出,也不在意自己被浸的透湿的锦衣,遗憾地又向海中望了一眼,此时恰逢月上中天,皎洁的月光洒下,驱走了一切的黑暗。借着月光,酒吞却突然发现在离海岸最近的礁石后藏着一个黑影。
  长发,鱼尾,不是那鲛人还能是谁?!
  那只鲛人竟然就躲在这块礁石后面!
  来不及细想,身体的反应已经快过了思维,酒吞一个箭步冲过去,铁钳似的手紧紧地箍住了那只鲛人的手腕。
  那鲛人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般迅速,想要转身逃开,却仍被酒吞攥住了手腕,尾巴拍打着水面,发出尖利的嘶鸣。
  “嘘,别动,本大爷不想伤了你。”
  如同指甲划过硬质的琉璃,这鲛人的声音高亢尖锐,令人头晕目眩。酒吞皱着眉,压下体内翻腾的气血,毫不客气地将手中的长剑抵上了这只鲛人的脖颈。
  “呜——”
  它安静下来,低低地呜咽着,似乎极为委屈的样子。它仰起头看着酒吞,澄澈的月光照亮了它的脸,酒吞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这鲛人的脸怔怔地发愣。
  这是一种与人类截然不同的美。
  它,不,是他的双眼流淌着火焰般的熔金色,白色的长发湿淋淋的散在背上,颊边被赤色的鳞片覆盖着,有腮,兀自开阖着,劲痩的腰身下是一条银红色的鱼尾,皮肤泛着些许的青灰,尖锐的利齿和指甲让人明白他并不是一只温驯的宠物。
  这是一只雄性鲛人。
  “你……会说话么?”
  看着这只鲛人那双蛊惑人心的双眼,酒吞试探性地将长剑离的远了些,不知道为什么,他有把握他不会暴起伤人。
  “呜……”
  只见那鲛人缓慢地摇了摇头,尾巴轻轻拍打着海水,声音恢复了歌唱时的空灵,他看着酒吞,眼睛亮闪闪的,似含了泪一般。
  不,他的确是含了泪。泪水从他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流下来,还未落下便化为了珍珠,润白如脂,浑圆硕大,连成串的掉进了海里。
  沧海月明珠有泪。
  酒吞怔怔地看着,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鲛人光洁的面庞,将他还未形成珠串的眼泪拭去,心脏猛烈地跳动着,针扎一样的疼。
  “你……”
  “别哭……”

  茨木已经看了酒吞很久了。
  鲛人的寿命有千年之长,死后会化为云雨,升腾于天,落降于海,归于万物。没有轮回,没有转世,连灵魂也是不存在的。
  茨木知道自己这样浮出水面是非常危险的,若一只全身是宝的鲛人现身于世,得来的只能是人的觊觎和哄抢,泪可成珠,鳞可入药,膏脂燃灯,鲛绡连城,便是骨骼也是世所罕见的珍宝。
  但他还是想看见他。
  每一夜他都会坐在这里,带着酒,连飘飞的衣诀都化在了这夜晚的海风里。
  鲛人擅歌,不仅是唱歌,更是擅长倾听人的心灵之歌。
  酒吞心中的那首曲子是茨木从未听到过的美妙,洒脱而狂放,带着淡淡的孤寂,如同囚徒之曲,即便早被紧紧地锁了镣铐,但那颗鲜活的心却仍在兀自跳动着,不甘着,野兽的嘶吼穿越了空间,鼓动着茨木的耳膜,连带着他的心也一同火热了起来。
  这是他百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所以他来了,甚至游到了近海,只为了多看一眼这个人类,多听一会儿他的歌。
  看到这人类的双眼时,茨木霎时便愣住了。他……似乎早就见过他。虽从未谋面,但早已胜过千言万语。
  心脏的鼓动声愈发剧烈,似乎连海洋和晚风都听到了他的心跳,像极了传说中灵魂震颤的声音。
  鲛人……也会拥有灵魂么?
  “你……”
  “别哭……”
  【吾只是太过于激动而已,没有哭。】
  想要对他说话,发出的却是毫无意义的叫声,茨木有些沮丧地低了头,淡淡的红从脸颊一直蔓延至耳鳍处,尾巴在浅滩上拍打出一道道印子,显出细密的纹路,海浪一卷,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人类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模样可真好看的紧,那双如同覆盖了万载寒冰的眸子也被春水化了,流淌出璀璨的星河。
  “不知为何,本大爷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你的声音,你说你只是太激动了,没有哭,好,没哭。”
  他将手掌摊开,鲛珠在月色里闪着莹润的光泽,笑里带了些调侃的味道:“那这东西又是谁的?”
  【吾……吾才不会哭……】
  来不及去想为何这人类能懂他的心思,茨木慌乱的伸手去夺他手上的“罪证”,却被他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逗你的。”
  酒吞将茨木湿淋淋的头发轻柔的拨到耳后,手指抚上茨木颊边赤红的鳞片,眼神微微有些恍惚。
  “我可以听懂你的心思,对么?”
  【……恩。】
  “那就多说些话,你的声音很好听,我很喜欢。”
  【吾……】
  茨木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呆呆地抬眼看着酒吞,花瓣一样的腮部一开一合,挠的酒吞的手心有点儿痒。
  “这里……也很漂亮。你们鲛人都像你这般好看么?或者……你是其中特殊的那个?”
  酒吞轻轻碰触了一下茨木的腮,那里像是贝壳一般立刻害羞的闭合了起来,还夹了下酒吞的手指。
  “嘶……真是朵带刺儿的花。”
  酒吞的手出了血,不多,渗出几滴殷红的血珠。茨木见状有些愧疚,低头含住酒吞的手指,收起尖利的牙齿,轻轻舔舐着他的伤口,鲛人的唾液带着淡淡的麻痹毒素,很快就一点痛感都没有了。
  “你……叫什么?”
  酒吞低头便能看见茨木纤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和淡色湿润的嘴唇。
  【茨木。】
  茨木完全没有察觉到酒吞的视线,仍旧低着头,尖锐的指甲在礁石上划出他们海族的文字,“茨木”二字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盛放的花。
  “茨木……”
  酒吞慢慢地念叨了一遍,两字含在口里不愿吐出,竟念出了分温柔缱绻的味道。
  “此名何解?”
  【没……没什么意思……我们鲛人的名字就是我们的出生地,母亲将卵产在那儿就离开了……】
  “那也是说你没有亲人了?”
  【唔……】
  茨木有些局促不安地绞着自己的头发,看着酒吞的眼睛,他能感受到酒吞身上那股子高贵的气质,不由自主地便矮了七八分。
  “别动,看你头发乱的。”
  酒吞实在看不过去,茨木那一头海藻般的长卷发被他自己绞的乱七八糟,酒吞制止住他的动作,废了老半天劲儿才将它们解开。
  两人贴的极近,呼吸相闻,茨木身上带着的海水味道和酒吞的麝香味融在一起,如同大海和森林,高山与河流,截然不同,却又和谐无比。
  可天渐渐的亮了,茨木该走了。
  他焦灼不安地用尾巴拍打着海面,眼巴巴地盯着酒吞,这副不舍的样子彻底激起了酒吞内心深处的占有欲,他重新拽住茨木的手腕,开玩笑般的说道:
  “你若是舍不得,就留下来陪陪本大爷好了。”
  【……好。】
  “……当真?”
  “呜——”
  茨木鸣叫了一声,轻轻点头,手臂没有试图缩回,他的确是有些动心了,他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这个人类所在的地方。
  “那好,若你想回海里,随时可以,本大爷不会圈着你的。”
  【恩,吾信你。】
  信你这个人类不会害吾,信你会保守我们鲛人的秘密。相应的,作为回报,吾会给你吾的一切,包括那不知到底有没有的,吾的灵魂,全部都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鲛人泪•未完待续】

  咳,本来说要一发完结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嘛……嘿嘿嘿……
  甜虐……大家猜猜吧_(:з」∠)_
  早就想写一篇关于鲛人的文了,注意哦,是鲛人,不是人鱼,结果动笔后发现……不知道咋写😂😂😂
 

评论(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