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偷跑一个明日发文预告【酒茨】鲛人

  《搜神记》载:“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父母新丧,酒吞刚接手家里的产业,下面的人不听话,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小动作频繁的很。饶是酒吞再厉害,再有手段,但苦于手下无人,他也没什么办法。
  老话说的好,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下他算是龙入浅滩,如同一条被搁浅的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当成了傀儡木偶,数着自己的死亡。
  但酒吞是个风雅至极的人,他好酒,也好美人,喜爱那海边的清风和天上的明月。
  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无事又如何?无事更好,从此夜夜笙歌,流连于那烟花柳巷之中,那冷峻的眉眼成了多少章台人最为渴望的恩客。
  章台柳,章台柳,往日依依今在否。可那些姿容婀娜的章台人却是不知,她们的恩客从不是这花丛能留得下的。
  每到夜里,酒吞总会独自一人去那不远处的海边,听着浪拍礁石之音,举杯邀月,对影三人。
 
  月色撩人。
  不知为何,今晚的月似乎比以往还要清亮。带着一圈彩色的光晕,于云层中起起伏伏,清晖洒下,将这整片海都映的亮了起来。
  酒吞眯起一双曜紫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海面,闲散垂于身侧的手已握上了他的佩剑,长剑出鞘,剑鸣阵阵,如同龙吟般响彻在这天地间。
  有什么要从海中出来了。
  海水泛起了涟漪,酒吞先前坐的礁石已经被逐渐上涨的潮水吞没,慢而坚定地涨着,漫过了酒吞硬质的靴底。
  歌声,空灵的歌声。
  听不清在唱什么,只能听见那哀婉的调子,如泣如诉,宛如一曲人生的长歌。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