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许墨×你】弓道之约

  各位神仙太太们珠玉在前,我就不去凑文笔这个热闹了,手速也不行,就勉勉强强奶一口约会剧情吧😂
  从头到尾的弓道之约,希望可以奶中一两个情节,然后……我就去买彩票!【不】
  全文4000+,爆肝写完了_(:з」∠)_
  不会射箭,都是查资料得来的,有bug勿怪
  感叹一句:果然适合开车啊……

【许墨×你】弓道之约
  今日你换了一件衣服,没穿惯常的那件裙子,忐忑不安地在家里等着许墨。
  指针慢慢划到了最上方12的位置,门口准时传来了有节奏地敲门声,还有他带着笑意的声音。
  “我可以进来么?”
  你几乎可以想象的到他现在的样子,他的唇角一定是微微上扬三十度左右,那双总是令你溺于其中的眼中带了些夏日的温度。
  “啊,那个,可以的,门没锁。”
  “我知道。”
  许墨替你带上了门,今天他穿了一件立领的白色衬衣,袖子松松垮垮地挽上去,露出他线条分明的小臂和腕骨,水洗蓝的长裤带着休闲的、夏日特有的味道,让人联想起冰沙,还有夜晚的海风。
  “为什么不关门?你……在等我?”
  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他向你慢慢走来,如同草原上的猎食者,带着他与生俱来的高傲和优雅。
  “恩……”
  “你就那么肯定是我?”
  “毕竟你从来都没有迟到过……”
  “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回答让我很开心。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他笑了,伸手摸了摸你的头,整个人变得生动起来,你甚至可以通过他那双漂亮的、骨节分明的手上看到生命流动的痕迹。
  “你今天很漂亮。”
  他半跪下来,自然的帮你把鞋子换好,称赞你对他而言仿佛家常便饭那么简单,浑然不觉就他的举动让你红了脸。
  你盯着他发愣,看他微微颤动的睫毛,看他纤长的手指,看他头顶的发旋和他毛茸茸的头发。
  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这样好看……
  看的久了,甚至忘记了收回视线,恰巧被抬头的他逮了个正着,他显得有些无奈,宠溺的刮了刮你的鼻子,笑道:
  “好了,我的女孩,今天的日程不是排的满满的么?再不走就有些迟了。”
  “啊?啊!许墨我们快走!”
  你拉上了他的手,没有发现他唇角扬起的一抹笑意,他回扣住你的手,牵的很紧,夏蝉在树上“知了知了”地叫,恍惚间仿佛就这样跑过了整个夏天。

  射箭馆里的人不算太多,也是,这样炎热的夏季,谁还会没事跑到这里来呢?不过好在这里面的冷气开的很足,让你燥热的内心平静了不少。
  你有些后悔,不该看这里离家近就决定走路过来的,拒绝了许墨开车的方案,果然许教授的提议都是正确的!
  这样想着,你偷偷抬眼向许墨看去,他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儒雅样子,连汗珠都不见一滴,干干净净的,离得近了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青草香气。
  “怎么了?”
  他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偏过头笑着问你:“很热么?脸这么红。”
  “没,没什么,你快去换衣服吧。”
  红着脸把他推进了试衣间,拍了拍胸口,缓解了一下过快的心跳,你同样也去换了一身衣服。
  当他从换衣间出来的时候,你不禁眼前一亮。他果然适合这样的衣服。作为一个研究人员,他的身材未免过于健壮了些,宽阔的胸膛和劲痩的腰肢平日都被包裹在禁欲意味十足的白色工作服里,而这件紧身的白色弓箭服和他坚实胸膛处的护胸却完完整整地突显出了他的身材。
  “怎么?看呆了?可以帮我带上么?”
  他这样询问你,语气里带着些许示弱的意味。他摊开手,射箭时使用的护指在他的手心闪闪发亮。
  “不用护手么?”
  你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漂亮修长的手指。他笑了,摇了摇头。
  “不,我用不惯,这样就好。”
  “好吧……你可别逞强……”
  你嘟囔着,将护指认真地套在了他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上,那闪亮的模样不禁让你想起了戒指的样子。
  想什么呢!
  你咬了咬嘴唇,垂下眼眸,快速帮他穿戴完毕,将弓递给他。
 
  握上弓身的那一刻,他的眼神变了。
  那双总是承载着一弘清泉的眸子微微眯起,恍惚间闪过一丝极快的寒光,宛若凌晨刺破夜幕的第一道亮光。
  他纤长有力的手指爱抚情人那般抚摸着弓弦,他手背上连通的筋络被束缚在那苍白的皮肉下,三指迅速拉开,骨节上的护指闪烁着金属特有的冷光。
  你的确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
  你虽然知道他并不只是简单的教授身份,但当他完完整整将他的另一面展露给你看时,你还是抑制不住自己惊讶的情绪。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淡淡的杀气仿佛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你的咽喉。你不禁后退了几步,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危险”。
  这个男人很危险,不能再前进了。
  可为什么……我却不想逃走……
  只听得“嘣”地一声,他松手了。说时迟那时快,你只见得那箭矢快似惊鸿,势若奔雷,眨眼间便已深入箭靶,只余箭尾兀自颤动。
  你几乎看的呆了,直到他动作优雅地收弓正立才回过神来。
  “怕么?”
  他的气息环绕在你的周围,还未褪下冷冽,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意。
  “不。”你摇头,真心实意地赞道:“许墨,你怎么这么厉害,有什么事情是你不会的么?”
  “我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厉害。”他笑了,你所不熟悉那股陌生气息随着他的笑意慢慢消散,他又重新变回了你熟悉的那个他。
  “我有很多事情都不会,需要你来教我。”
  他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你的耳畔,惹得你有些痒,你突然想到了新光图书馆中他那句表情认真的暧昧之语,不知为何有些心疼。
  “你可以,叫我爱么?”
  “可是我只想让你教,怎么办?”
 
  “噗。”他看着你的表情,突然笑了出来,揉了揉你的发顶,“怎么是这副表情?一副要哭的样子。”
  “谁谁谁要哭了?我只是觉得射箭好难,怕自己学不会而已……”
  “别怕,我教你,一点都不难,相信我。”
  “真的?”
  你有些将信将疑地拿起弓,学着他的样子弯弓搭箭,箭矢歪歪斜斜的搭在上面,怎么看也不像能射出去的样子。
  “小笨蛋,”他叹了口气,欺身上来,握住了你的手:“不是这样的,要这样做……”
  “可我一点都不会……”
  “那……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教你。”
  这正是你想要的。你连忙点了点头,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真的么?我可是很严格的。”
  “没问题!”
  “这可是你说的。”
  你看不见他的脸,只能听见他带着笑意的声音。他的手扶住了你的腰,脚尖轻轻点了点没问题你的脚侧,示意你分的更开一些。
  “注意站姿。”
  “两脚平行,略宽于肩。重心中正,头顶颈直。”
  他的手随着他的讲解一路向上,指尖擦过你脆弱的脖颈和跳动的动脉,你的血液在他的手下奔腾流淌。
  “对,就是这样。放松,手指要这样。”
  他弯下腰,高大的身躯完全将你覆盖在他的身影下,那双狭长的眼睛微微垂下,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如同两只振翅的蝴蝶。你的手心起了汗,从他触摸的地方开始,热度渐渐蔓延到你的耳朵和脸颊。
  “气沉丹田,实腹虚胸,开弓之时方可撒手。”他骨节上金属质感的扳指摩擦着你的手背,你甚至可以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和说话时胸膛处传来的微微的震动。
  “开弓不可太早,早则身手摇动.亦不可太迟,迟则心眼俱慌。”
  “准备好了么?要射了。”
  “一、二、三。”
  只听得“嗖”地一声,箭矢从你的弓上离弦而去,你只来得及看到它的箭尖反射出的冰冷色泽,“砰”地射入了不远处正前方的箭靶。
  七环。
  “很不错。”
  他笑着为你鼓掌,不知从哪拿出了纸巾,细心的帮你擦拭着鼻尖的汗珠。
  “第一次就做到这个程度,你又一次地带给了我惊喜。”
  “都是许教授教的好。”
  你调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喘了口气,缓解着自己跳动的略快的心脏。
  “怎么样?要不要自己试试?”
  “一会再说,许墨,我还想看你射箭!”
  “看我?”他似乎有些意外,哑然失笑:“我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看看你是不是会每一次都正中红心,次次十环!”
  “射箭本身就是一项不确定的运动,在你开弓前,你不会知道你的这只箭到底会飞向哪里,更不知道它会不会到达你想要的位置。开弓没有回头箭,人的心情、环境、风向都会对这一结果产生改变,人的技术只能算是结果的一部分。”
  他好笑地摇了摇头,细细的为你讲解起来。
  “所以你是比较喜欢这种不确定性很强的运动喽?”
  “也不是,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国际象棋。不过射箭作为调剂而言,是相当不错的一项运动。”他看着你,眼中带着明暗不定的情绪:
  “生活中偶尔的不确定,不也很有意思么?”
  你听的似懂非懂,呆呆地看着他,他笑了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拿起弓箭调试了一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你。
  “你想看吗?我输掉的样子。”虽然仍旧含着笑,但眼中却是你不常见的认真。
  “我……”
  你有些犹豫,虽然想看他那些难得一见的样子,但想一想……莫名地有些舍不得……
  “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仍旧是方才的姿势,却少了那令人心悸的杀气。他弯弓搭箭,平静地直视前方,左眼微眯,右眼和箭矢的方向呈直线,松手的那一刻,你突然有种预感,他这一箭,定不会中!
  “砰”的一声,箭矢落在了其他的地方,完完全全的脱了靶。你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只见他也正在看你,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
  “你怎么……”
  “我讨厌失败,但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退让一步。我的游刃有余,只有你能动摇。”
            (完)

 
  准备好了么?要射了。
  放松。
  别怕,我教你。
  随随便便都是素材啊有没有!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