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许墨个人向,女主神隐】毕业典礼

  许•帅的合不拢腿•疯狂翻车•Ares•墨
  昨天……我毕业了……
  结果今天……满脑子沙雕脑洞……
  来吧各位,老许当年博士生毕业了解一下。没见过博士生,全程靠脑补和一星星百科,有错误的话勿怪😂
  杠精老许,翻车老阿(私以为当年老许还是杠精一枚)
  Ares疯狂翻车系列。

【许墨个人向】毕业典礼
  许墨走下演讲台时,台下热烈的掌声仍未停歇,已经快有一分钟了吧,许墨嘲讽般地轻笑一声,用手扯松了颈上的领带。
  真是可笑。
  左胸处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连对痛觉如此不敏感的自己都能察觉的到,大概又裂开了吧。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许墨重新在座位上坐定,摘下了鼻梁上特制的眼镜。
  “Hey,Mr.X!”
  哪怕隔着四五个座位,这声音都能清楚的传到许墨的耳朵里。该死,怎么忘了这家伙了。他头疼地皱起眉,面无表情的向那边看去。
  “我记得我说过,不要这样叫我。”
  “这样听起来很帅嘛,神秘感max哦!”
  即使穿了一身黑红相间的学士服也仍旧显得痞里痞气的高大青年蹭过来,毫不客气地坐在了许墨身边,完全无视了他略显嫌弃的表情。
  “什么事。”
  “你刚刚的演讲我听了,太TM带劲儿了,不愧是组织里正当红的新星啊!”
  许墨的眉皱的更紧,他看着那人令人侧目的的蠢样子,索性放弃了回答,自顾自地阖上了眼。他虽然不需要睡眠,但基础的休息还是很有必要的。
  可有时候,有些事就像上天给你开的玩笑,它毫无恶意,但又的确惹人厌烦。比如早起的叫喊,课间的上课铃,公交车满客时的老人,或者脱了裤子后的敲门声。在这种时候,你总会暴躁无比,却又对这种事情毫无办法。
  许墨如今就产生了一种咬牙切齿的杀人冲动。
  冷静,冷静,要时时刻刻保持自身的平静。Ares,你要记住,你是高智商人类,不是未进化完全的大猩猩。
  这种蠢货组织是怎么把它招进去的?竟然还是自己的搭档?
  和他出任务还不如自杀来的痛快。
 
  身旁的人浑然不觉许墨周身散发出的低气压仍旧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和所谓的组织秘闻八卦。
  真是白瞎了他这张一看就是混子的脸。
  “Ares,你为什么不理我?”
  “因为你是个蠢货。”
  “喂,咱们俩好歹也是partner,以后要托付性命的战友,你这个样子咱们怎么培养感情啊?”
  最好不要培养,谢谢。
  “我一个人就可以。”
  “喂喂,高智商了不起啊,22岁的博士了不起啊,我好歹也只比你大四五岁而已啊,不要总把我当成傻子啊!”
  “唔,说实话,你的确拥有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特性。”
  “什么什么?”
  “自知之明。”
  气氛顿时沉默了起来,许墨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人脸上突然凝固的傻笑,过了好大一会才垮了下来,变成了义愤填膺的表情。
  唔,有趣,人类竟然可以在一瞬间切换如此多的情感,这个人,不,这个素材,很有研究的价值。
  “……刚刚你是在骂我吧?”
  “你听错了,不是。”许墨敷衍地应付了一声,按了按突突跳动的额角,这几天实在是太忙,不光要准备毕业方面的事宜,还要接受组织派来的任务,真是……
  令人激动啊。
  这可以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是这个世界的某一个体,未曾被人遗忘,同时,自己还拥有着力量。
  许墨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跳动发出的声音,血液从血管中流过发出的澎湃声响。哪怕身体早已不堪重负,哪怕自身已无力前行,自己的灵魂也会背负着理想和疲惫的身躯,继续向前吧……
  没有色彩没有味觉没有感情缺失痛觉……
  世界是始终如一、单调的黑白。
  味觉是补充食物营养缺憾、在人的口腔内对味觉器官化学感受系统的刺激并产生的一种感觉;
  色彩是通过眼、脑和生活经验所产生的一种对光的视觉效应;
  感情是对外界刺激的比较强烈的心理反应、动作流露,是多种感觉、思想和行为综合产生的心理和生理状态;
  痛觉是痛觉是机体受到伤害性刺激时,产生的一种不愉快的感觉,会让人产生软弱和无力害怕等情绪的感官衍生产物。
  它们在人类的进化中毫无作用。
  我不需要。

  被形容为满身痞气的高大男子面色复杂地注视着他身边静静坐着的这个拥有着亚裔血统的英俊青年。
  他承认,他看不透他。
  很早之前就成为Hermes的他竟然看不透一个比自己还小上不少的青年,自己的伪装和欺骗在这个人的眼里似乎是完全不存在的。剥去了吊儿郎当的外壳,自己甚至抗拒组织上关于监视这个青年的指令。
  他是一台精密的、没有感情的机器。
  超越了凡人极限的智慧和头脑,冷静缜密的处理方式,以及令人闻风丧胆的狠辣。
  他不像一个仅有22岁的青年。
  或许这样的人才是组织想要看到的、人类进化的极限吧。可这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
  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微微打了个寒战,男子重新调整好表情,大笑着和身旁的青年攀谈起来。

  真蠢。
  许墨仍旧没有睁开眼睛。
  这种事情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你的眼睛会欺骗自己,可耳朵不会。他的心跳和脑电波刚刚突然突破了一个阈值,显然是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什么。
  不过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可没那爱好每天去看一个蠢货的内心世界。
  真是大意啊,这种货色也好意思派到自己身边?蠢就罢了,还很聒噪。
  不耐烦地将手上的博士帽扣在那人脸上,很好,世界清净了。
  “X你搞什么!”
  “该授予学位了。”
  从容地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凌乱的服装,用帽子压下几撮不听话的头发,忽视掉周围崇拜、羡慕、嫉妒的目光,脚步如同被丈量好一般,每一步都分毫不差地走上礼台。
    “恭喜你,你大概是近百年来最年轻的博士了,Mr.X。”导师冲他露出一个善意的调侃的笑容:“介意么?我这样叫你?我听他们都这样称呼你。”
  “哪里,您客气了。”许墨适当的露出一个微微有些羞窘的笑,双手接过导师递给他的学位证书:“这是我的荣幸。”
  “你真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带过的最优秀的学生,我以你为豪。”
  面对老教授如此动情的言语,许墨的眼底仍旧是一片凛冽的寒光,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化开他内心的坚冰和他那股足以毁灭一切的戾气。
  他微笑起来,表情柔和的不可思议,台下传来女生们微微的抽气声。
  “我也是,我不会忘记您的,我亲爱的老师。”
  他弯下腰,拥抱了他的导师。
  这个举动明显不合规范,但却没有一个人提出来,全部沉浸在这场感人至深的师生情谊中。
  “好了,我亲爱的孩子,我们耽误的时间已经太久了,最重要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可不能忘记了。”
  老教授伸手将许墨帽子上的帽穗拨到一侧,笑着为他鼓掌:“好了,现在你可就是Doctor.X了。”
  “听起来还不错。”
  他也配合着笑了起来,台上台下一片其乐融融的场景。

  “表演完了?”
  那人早就在台下等他了,许墨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问道:
  “怎么?有任务?”
  “计划已经启动,潘多拉魔盒将要开启,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提前进行准备。”
  “去哪里。”
  “Z国,恋语市。”
  许墨皱了皱眉,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那人没注意,仍旧自顾自地介绍着这次任务具体的行动。
  “组织命令你目前待命,先尽力在国际上提高声誉,这应该是你最擅长的事情。”那人撇了撇嘴,继续说道:“我就苦命的多了,我要先去那里踩点,一切准备就绪后你再过来,哦这真糟糕,听起来就像我是你的跑腿小弟一样。”
  “能者多劳。”
  许墨淡淡地回他,顺手拍了拍他的肩,一派风轻云淡的样子。
  “你说的倒是轻松……哎?不对啊,你这是在夸自己吧?”
  “没有,你想多了。还有事么?”
  “你绝对是这个意思!……呃……等等,还真有。”那人被许墨这一打岔,还真想起了一件事自己还没交代,摸了摸口袋掏出手机,滑了半天调出了一张图片。
  “给,这是任务目标。”
  许墨接过手机,漫不经心的扫视了一下,表情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凝滞。怎么会是她?埋藏在深处的记忆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带着香樟树沙沙摇动的声音和夏日的味道。
  果然她不是个普通的女孩。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那人发现了许墨的异常,有些好奇的探过头来,瞅了几眼照片,又仔细打量了一遍许墨的表情,明白了什么一样冲他挤眉弄眼起来:
  “呦,怎么了?看上了?说起来Queen长的确实还不错啊,挺清纯的样子,如果她能加入咱们,估计你还是有希望泡到她的,毕竟你Ares无论是长相还是条件都是……”
  “闭嘴。”
  “好好好,闭嘴闭嘴。”
  那人识趣的闭上了嘴,举手做出投降的样子。许墨没心思去管他,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自己略有波澜的情绪。
  应该说不愧是queen么?仅仅凭借一张照片就能引起自己情绪的波动。
  有点儿意思。
不过我不会输的。
  我Ares,永远不会为感情所阻挠。
         (完)

  本文又名:Ares疯狂插旗系列
  可是老阿啊,你上来可就翻车了😂😂
  肯定ooc,毕竟是个沙雕脑洞,别管我,让我静静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