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恋与f4】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周棋洛篇•红薯地之约

  “白起篇”
“许墨篇”
“李泽言篇”

周棋洛.ver
洛洛无论怎样都离不开吃的东西啊😂可爱!
即使演革命现代京剧也很帅!

《红薯地之约》
  说起周棋洛,那可是大大的有名,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他啊。一提起他,下至七八岁的女娃儿,上至五六十岁的娘们都满脸通红,多的是想要和他发展革命友谊的女同志。
  男同志们呢也不嫉妒,反而自发自觉的为他找起了理由,什么思想觉悟高啊,嗓子好啊,字正腔圆啊,长相端正啊,似乎在这不大不小的地儿,没人会讨厌周棋洛。
  他是个组织上派来丰富群众生活的文艺兵,长相带着点洋鬼子的味儿,不过顺眼的多,听说他是个什么混血儿?
  这都不重要,你曾经听过一次他的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那身姿和气场顿时深深地折服了你,从此,你也成了他的爱慕者中的一员。
 
  你与他的相遇纯粹是一个巧合,大概是马克思同志的指引在冥冥中让你们走到了一起。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八九月份,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再加上天旱,地里的苗都死了不少,家里头更是断了顿。
  “唉……”
  这是你第五次叹气了。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觉得心里头烧的慌,抱着红宝书默背了几遍,你双手合十向它拜了拜,嘴里念叨道:
  “马克思同志,主席同志,不是我觉悟低,实在是肚里没粮饿得慌,恁老人家就当啥也没看见,过几天有粮了我再给人家送回去。”
  拜完你这心里头才好受了点,趁着夜偷偷溜到邻村的红薯地,打算挖几个红薯吃。谁知你刚蹲下,就听到旁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吓的你快速将手里头的小铲子扔在地上,双手抱头蹲下,闭着眼睛坦白道:
  “我坦白!因为实在是肚子饿,思想觉悟不够高,起了偷窃的念头,希望组织能再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组织上的精神和指示,对自己的错误做出深刻的反省……”
  话没说完,你就听到一声清朗的男声从你身边传来,还略微有些耳熟:“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被抓到了呢……原来是位和我一样的小同志啊……”
  “你是……周棋洛同志!”
  你惊讶地喊,眼睛瞪的大大的。
  “嘘——小点声——”他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唇前方,向你做出夸张的口型。
  “哦,对,忘记了……”你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去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拿起铲子麻利的挖了五六颗红薯,还细心的将土地拍平,将土填上,确定天衣无缝后才猫着腰悄悄溜走。
  可不知为什么,他一直坠在你后面,手里提溜着一个麻绳网兜,鼓鼓囊囊的,也不知塞了些什么。
  “那个……周棋洛同志,我……我要回家了。”你终于忍不住了,鼓起勇气转身对他说。
  “我去你家好不好?”
  “啊?我……我……我是女同志,你是男同志,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传出去影响不好,男女授受不亲的。”
  你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不用镜子你也知道现在的你有多窘迫,这脸估计和猴屁股也差不了多少了。
  “呀女同志你想到哪儿了,我是半夜饿了偷跑出来的,现在也没法回到队里,只想在你家借用一下灶台而已,毕竟咱们俩也算是共犯了。喏,吃的分你一半,啊不对,分你三分半!”
  月光下你看见他澄澈的蓝眼睛就像一面水镜儿,没有丝毫的隐瞒和龌龊。你不禁暗暗责怪起自己,这一天天的,瞎想什么呢,他可是周棋洛!听说连省城的姑娘们也迷他迷的不行呢!
  “咳,抱歉……你可别放心上啊,我这人就是爱瞎想……”
  “哈哈,没关系,女同志嘛,你模样也好看,难免的!”他笑了起来,将空着的那只手伸给你:“同志你好!我叫周棋洛!你呢?你叫什么?”
  “悠然,周棋洛同志你好!”
  “别那么严肃嘛,叫我周棋洛就可以了,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以后就叫你……阿薯好了!毕竟我们是在红薯地结下了革命的友谊不是?”
  “噗。”
  你被他逗笑了,默认了他对你的称呼。
 
  从此,周棋洛算是赖上你了,他开始隔个一两礼拜就来找你,都是大半夜的,手里从来没空过,有时候是普通的米面蔬菜,有时候是一条鱼,有一次甚至滴溜了一只鸡过来,缠着你让你给他做吃的。
  “唉呀周棋洛,文工团短了你的嘴么?怎么每天都这么馋啊。”
  你手上忙活个不停,对他既是好笑又是无奈,他的“馋嘴”形象算是定格在你的脑海中了。
  “对啊对啊,阿薯你不知道,他们可坏了!都不给我饭吃!还说什么……注意形体注意饮食!这就算了,做饭还超级难吃!”
  “你呀,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端着饭菜放到桌子上,点了点他的额头:“你可是台柱子哎,不注意点怎么行?对不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你的信任?哎哎哎你慢点,刚做的,烫!”
  “唔唔唔没关系的,阿薯做的饭最喜欢了!我才不怕烫呢!”
  你刚吃过饭,还不怎么饿,拿了个野菜窝头慢慢的啃,看着他毫无形象呼噜呼噜往嘴里扒饭的样子,眼里充满了笑意。
  “别光吃饭,吃菜。”
  你给他夹了一块茄子放碗里,略有些自豪的说道:“这可是我的拿手菜,我爹以前最爱吃了!”
  “那我可要好好尝尝!”
  他来了精神,夹起一块放进嘴里,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唔!好吃!”
  “那就多吃点。”你笑着将瓷盘往他那儿推了推,却让他不满的鼓起了脸颊。
  “阿薯你怎么不吃?”
  “我吃饱了呀,你今天来的晚,我可是早早的就吃完饭了。”
  “哼,才不信。不过……我有一个好东西要给你!”说着,他将手伸进怀里摸了摸,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递给你。“喏,给你的。”
  “可以打开么?”
  “当然啦,这是我送给阿薯你的礼物!”
  你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里面装了几块排列的整整齐齐的糕点,有些碎了,但大体上还是完好的。
  “当当当当,我最喜欢吃的,绿豆糕!加了冰糖的那种高级货,市面上买不到的!特——别甜!前几天我们文工团回省城,这是慰问品中的一样,我看了就觉得你肯定喜欢,就偷偷拿几块藏了起来,嘻嘻,我想主席他老人家日理万机,也没空管我这点小事儿不是?”他笑着推了推你,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你:“阿薯你快尝尝看,看喜不喜欢?”
  看着他湿漉漉的小狗一般的眼睛,你的心几乎都要化了,掂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绿豆的清香和丝丝的甜意交缠在一起,混合成了这世间顶顶美妙的滋味。
  大概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他是最好的周棋洛。
  你这样想着,看着他的目光愈发柔和安宁起来。他似乎是感觉到了你的情感变化,眼中的笑意愈深,在桌下试探性地悄悄握住了你的手。
  你吃了一惊,条件反射地想要抽出,却被他更紧地攥住,这一来二去也就不挣扎了,随他去吧。
  “阿薯,好吃么?”
  “恩……”
  “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带,啊不,两个礼拜给你带一次好不好?”
  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他的耿直摇了摇头:“哪有这样对女同志说的,女同志都喜欢甜言蜜语,你这样可太没诚意了。”
  “阿薯你又不是别人!”他的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在油灯下亮闪闪的。他拉着你的手,笑的腼腆:“我这话只说给阿薯你一个人听,而且我可是共产党员,要正视事实,不能撒谎的!”
  “你这个小同志真是……”你一时想不到什么形容词来描述他,没想到却被他抢了先。
  “真是特别好看对不对?!嘿嘿这位女同志我告诉你,你可是得了个大便宜了!像周棋洛同志这么好看,这么努力,思想这么端正,觉悟这么高的未婚同志现在可不多见了!”
  “哈哈哈哈哈……”
  你被他的样子逗的笑出了眼泪,一不小心岔了气,伏在桌子上直不起腰来。他又是给你道歉又是帮你揉肚子,一片鸡飞狗跳,但这心里的确是暖的。

  天儿才蒙蒙亮他就起来了,你家有两进院落,平时他偷着来的时候会住在另一间,就今儿个你允许他在你的房间里打了地铺,组织上日日讲月月讲的男女之别都被你们俩选择性的忽视了。
  “周棋洛你怎么起的那么早啊……”
  你揉着眼睛坐起来,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估计这才五更天。
  “没事没事阿薯你继续睡吧,我得去练嗓儿了。”
  “练嗓儿?!我也要去!”
  你兴奋起来,三下五除二在汗衫儿上套了个碎花衬衣就算是整理完毕了,充满期待地盯着他。
  “好吧好吧,那阿薯你今天下地犯困可别赖我哦!”
  “不会的不会的,我可精神了!”
 
  这时日头还没升起来,他拉着你的手,穿过大片的农田,来到村子后面的小土包上,看着碧绿的田野和远处蜿蜒的溪流,你不禁有种想要大喊的冲动。
  “啊!!!!!”
  “啊!!!!!”
  没想到他竟然也陪你一起瞎胡闹,你俩人的声音汇成一束,在这空旷的田野中回荡。
  “哈哈哈哈,好久没这么快活了。阿薯,谢谢你,遇到你的我可真幸运!”
  “咳,周棋洛同志,你的思想有些不端正啊,怎么能说幸运呢?这就叫必然,是马克思同志的指引让我们相遇的!”
  “哈哈哈我的错,我的错还不行么?”他笑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土堆上,丝毫不在乎自己的衣裳被泥土弄脏。
  “这时候我就突然想起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一句话,那就是……”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阿薯你果然是最懂我的!”
  你两人笑闹了半天,见天已经透出了红光,日头要升起来了。你推了推坐在你身旁的他,催促到:“你可得快点儿了,一会儿日头可就升起来了。”
  “好,你想听什么?”
  他的蓝眼睛跟那水儿一样,比家里头的镜子还清楚。你有些脸红,将头转到一边不敢看他,脸红的发烫,嗫嚅道:
  “那个……杨子荣……可以么?”
  “可以啊!”他显得很高兴,日头刚出来,金黄的,洒在他头发上:
  “你喜欢他是么?我也是!我表演过的所有人物中最喜欢他了!我从小就想着当兵,做一个大英雄!虽然现在梦想出现了一点偏差……但是不要紧!毛主席说过的,‘情况是在不断的变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适应新的情况,就得学习。’而且可以给同志们带来快乐的话,我觉得我也算是实现了梦想吧!”
  他充满活力的态度感染了你,你不禁笑了起来,为他拍起了巴掌。
  “说的真好!不愧是台柱子周棋洛同志!”
  “嘿嘿,那是,我可是周棋洛!”
  他清了清嗓子,在稍高一些的山坡上站定,一撩衣服的下摆,摆了个姿势,开口唱了起来。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他的嗓音高亢嘹亮,如穿金裂石,直冲霄汉。天上的云似乎都被他震散,慢慢地散了,露出鲜红的太阳。虽然并没有上妆,也没有换上杨子荣那身标志性的大氅,更没有任何乐器配着,但他依然如同在台上那般认真,散发着自己的光亮。
  “……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换人间——!”
  “周棋洛同志你唱的太棒了!”一曲唱罢,你情不自禁地为他鼓起掌来,心脏砰砰直跳,眼神无法从这样的他身上移开。
  “真的么?嘿嘿。其实我也觉得今天唱的可好了,或许是阿薯你在旁边的缘故?”
  “瞎说,你每次都唱的可好了。”
  “……悠然同志。”
  “恩?”
  “那个……我是认真的,阿薯,我想每天都能见到你,我……我可以给你向组织上申请一个我们团里的职位……你如果愿意的话……”
  你歪着头想了想,粲然笑道:“可以啊,我可以去你们的炊事班,那样你的伙食就由我负责了!”
  他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眼睛亮闪闪的,像是落进了星星:“好啊好啊!热烈欢迎!悠然同志的手艺我可是知道的,我们团里的同志们估计都要开心死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你们不嫌弃我的手艺就行了!”

  你进团时,他高兴的不得了,为你忙里忙外的,殷勤的很。炊事班里本来女同志就少,你的到来对他们来说是久旱逢甘霖。周棋洛也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些什么,回来时一脸阳光的冲你比划了一个“搞定”的手势。
  “行了,阿薯你可以放心呆着了!”
  在文工团的日子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尤其是刚刚进来的日子。有次你想给他做个凉粉,却被进来的后勤处处长骂了个狗血淋头。
  “浪费粮食!净做点不吃劲儿的东西!”
  他闻讯急冲冲地赶过来,后勤处处长见了他立刻就变了态度,但还是一口咬定你浪费粮食的事。
  “那个……处长同志,您看这样行不行,这次的凉粉算是我请大家的,你就不要责怪她了,她也是为了我们好~”
  “小周啊,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这姑娘是你介绍进来的我知道,但她平时仗着咱们这儿的食材多就大手大脚的,一点都不知道节省,这个思想态度是有问题的啊!”
  “好的好的处长同志,我知道啦,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她的!”
  他三番五次的保证才将后勤处处长送出门去,结果还是没挣得各种调料的使用权。他进了屋,献宝一样塞给你一个烤红薯,又帮你擦眼泪。
  “阿薯……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让你来这里受气的……”
  “恩,我知道。不过我没有浪费。”
  “恩,我也知道。”
  “只放盐的凉粉不好吃。”
  “只要是阿薯你做的都好吃。”
  “凉粉要配豆豉、辣椒、花椒、料酒、蒜汁、酱油、醋。”
“嗯,我知道。以后你想要什么调料我都给你买,买好多好多,塞满整个灶台!”
  你含着泪笑了,擦着眼睛说:“噗,哪需要那么多,还不如多买点粮食呢,我给你炕鸡蛋饼吃。”
  “好,阿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所以,别哭了好不好?”
  “我没哭,只是眼睛里进了沙子……”
  “好好好,我的悠然同志最坚强了,她可是社会主义最勇敢的斗士……”

  你嫁给他的时候,正好赶上部队大裁员,他所在的文工团因为处于边缘化的地方,也被裁撤掉了。
  那一晚他喝了酒,睁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带着哭腔问你:“阿薯,如果我是个穷光蛋了,你还会嫁给我么?”
  “你本来就是个穷光蛋呀。”你笑着调侃他,掰着手指一样一样地给他数起来:“你看你的布票总是存不住,粮票还是我给你管着的,糖票和点心票还不够你自己打牙祭……”
  “呜……阿薯你不要说了……”
  看他实在是要哭了你才住了口,主动地拉了他的手:“不过这都不重要,你是一位好同志,我知道的,你特别好。所以,我……”
  话到嘴边你又害了羞,红着脸低下了头,偏偏他还在一旁撒酒疯,喊着“阿薯你不要我了”这类的话,你一狠心,低着头大喊出声,脸红到了耳朵根。
  “周棋洛同志!我愿意嫁给你!”
  “真的么?!我真的太高兴了!阿薯,啊不对,该叫媳妇儿了!”
  他高兴地把你拥在怀中,哪有一点哭了的样子,你这才明白你又被他骗到了,但这时候后悔也晚了,你只能安心的闭上眼睛,享受着周棋洛带给你的甜蜜时光。
  后来他还是走了文艺的路线,成了红遍大江南北的大众偶像,许许多多女人梦中的情人。提到你时,他总是露出一个幸福的羞涩微笑,就仿佛当年在红薯地里遇到的少年。
  “我特别喜欢吃红薯。为什么?唔……我和我的夫人是在红薯地相遇的,她做饭特别好吃,一来二去我就缠上了她。现在想想,这大概就是命运的邂逅吧。”
                           (系列完)

  突然觉得我群总是一股清流,引领时尚潮流😂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