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恋与F4】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许墨篇•插秧之约

  咳,首先,我要感谢我群沙雕太太们的沙雕脑洞,大家一起弄了个联动😂背景是六七十年代那时候,激情燃烧,手拿红宝书,为了建设上山下乡!
  温润儒雅的下乡知青和土味情话了解一下?
  不是学历史的,有bug勿怪。
  祝愿各位太太们高考顺利!
  在这里我也要圈脑洞提供者👻 @一只篮子

“李泽言篇”
“周棋洛篇”
“白起篇”

许墨.ver
  他是从城里来的知青,听支书说他爸妈都是右派,被拉出去进行了一场游街,后来没过多久就死了。而他也是个知识分子,被组织上打发到我们这穷山僻壤的地儿进行劳动改造了。
  你的田和他是挨着的,每天你都能看到他在田间地头卷着裤腿认认真真地插秧。他这人生的好看,你读书少,想不出什么特别的词儿,但看着他,你就能想起田里早上升起的白雾,仙儿气十足的。
  不愧是城里来的,这人就是不一样。你这样感叹,还是忍不住去了他的地头,人长的是不错,就是傻了点,秧都不会插。
  “这位同志,需要我帮忙么?”
  他略有些诧异地抬头,似乎是没想到你会去主动询问他,毕竟像他这种犯了错误的知青平日若非必要是很少有人去理会他的。
  “同志?”
  你看他晃了神,又问了他一遍,还主动冲他伸出了手。
  “哦,抱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歉意地冲你笑笑,站起来握住了你的手:“同志你好,我叫许墨,言午许,惜墨如金的墨。”
  不愧是文化人。
  你在心中再次感叹,对他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用那么客气许墨同志,叫我悠然就好。”
  他微笑起来,虽然他的裤管和衣袖上都沾了泥,但丝毫不损他神仙似的气质。
  “好。”
  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几乎什么都会一点,语录张口就来,背的滚瓜烂熟,无论是对生活还是劳作都很有自己的见解,不怎么像平日里那些下乡的知识青年。
  你弯着腰教他插秧,他学的认真,眼睛一眨不眨,将白衬衣高高挽起,露出他坚实的小臂。你有些吃惊,他笑着问你:
  “怎么?很惊讶么?”
  “是有一点……在我印象中,你们这种有学问的文化人不说风一吹就倒,但也算是瘦弱了……”
  “这你可是以偏概全了,哦,就是给人定成分,贴标签的意思。”他学着你的样子,弯下腰将秧苗插在地里,露出他精瘦的腰线:“我的同学大多数都是那样,但我还是比较注重个人锻炼的,你看,下乡这不就就用上了。”
  你有些不好意思,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思想,决定回去要好好重读一遍毛主席语录。

  “这样……就可以了么?”
  此时日头已经快落山了,照的他的脸红通通的。他白色的衬衣沾了泥,连脸上都带了一点,也不知怎么弄上的。
  你看着他略有些狼狈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他有些疑惑地看着你,似乎是被你的笑容感染,同样也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样子煞是好看。
  “怎么了?我……很奇怪么?”
  “噗,不奇怪不奇怪,你把头低下来一点,我帮你弄弄。”
  你忍着笑,招招手让他将身子放低一点。日头就剩下地里的最后一点儿了,洒在他的头发上,让他多了几分田间地头的烟火气。
  他乖乖地将身体弯下来一点,你看着他标致的眉眼,又一次的重复那句被你在心中念叨了无数遍的感叹。
  不愧是大城市来的文化人,模样真俊。
  你用袖子刚了刚(四声,gang)他的脸,将那点儿泥水擦掉,看着他睁大的眼睛突然反应过来,向后退了几步,略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
  “呃……那个……许墨同志……你看这天也晚了,你做饭了没?不然上我那儿去吃?家里的鸡刚下了几个蛋……”
  “噗。”他绷不住笑了出来,不是刚刚那种淡淡的笑意,他笑的挺开心的,洁白的牙齿都在闪着光。
  “我……我可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呼,好久没这样笑过了。心里好受多了,谢谢你,悠然同志。”
  你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这个人……别看他平时温温和和的,没什么怨言的样子,但心里肯定也是不好受的吧……这样想着,你不禁脱口而出:
  “许墨同志你的思想觉悟有待提升啊……啊不对不对,许墨同志,你要相信这是组织交给你的磨练,你是文化人,和我们不一样,坚定信仰努力劳动的话是可以被改造成功的!那时候你就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战士了,估计就又要回到大城市里了,只是希望那时候你不要忘了我……我们这里就好!”
  “好,我听你的。”他温和地答到,那双眼睛看着你,让你的心跳不禁漏了几拍:“我不会忘的,不会忘了你。”
 
  别看他刚开始笨手笨脚的,但自从他学会了之后,干起活来甚至比你还要麻利几分。而且因为他温和的态度和标致的长相,很快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无论是谁,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都可以去找他,他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小许同志真是人才啊,模样俊,学问又好,成分不好没关系,有大批成分好的女同志眼巴巴地盯着你呢,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多谢支书挂念,不过鄙人目前还没有处对象的想法,我是有案底的,也没个财产,就别耽误人家姑娘了。”
  他的声音温润,彬彬有礼,虽是拒绝,但并没有给人带来一丝一毫的不快。村里的老支书显然也这样想,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到:
  “啧啧啧,多好的一年轻人,在我们这儿算是被糟蹋了,也成,等回来有更好的给小许你介绍介绍。”
  你扒着窗框偷偷听,有些忐忑不安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偷偷舒了一口气,抬头却恰巧对上刚刚出来的他。
  “许墨同志,你吃了么?”
  尴尬的你想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问候。看着他笑意莹莹的眼睛,你羞恼地跺了下脚,想要转身跑开,不想却被他拉住了手。
  “哎,别走。”
  他的手掌不像村人那般粗砺,而是温润的,泛着淡淡的血色,手指如同地里的葱根一般修长匀称,比小姑娘的手都好看。
  你俩的手一触即分,你红了脸,他却仍旧像没有事发生过那样,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没有吃饭。”
  “啊?”
  “我还没来得及做饭,悠然同志,可否邀请我去你家吃顿饭?”
 
  这人真是太……太狡猾了!你搅着锅里的饭,还没从刚才的事儿回过神来。
  哪有这样调戏女同志的!虽然……虽然并不反感就是了……
  盛了一碗饭,想了想给他拿了个花卷,又煮了一个鸡蛋,端到桌子上时他显得有些惊讶。
  “这么丰盛?”
  “毕竟你来了嘛。”
  你捋了捋头发,将辫子扯到前面,把饭碗推给他,催促到:“快吃,还有个鸡蛋在火上煮呢。”
  他深深地看了你一眼,没说话,埋头吃了起来。他吃饭的样子很好看,带着点与生俱来的贵气,哪怕手里的搪瓷碗缺了个口也不损半分。
  “给你水。”
  你拿了鸡蛋和水过来,递给他,有些出神的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突然反应过来,羞涩地低了头。
  “看我干什么?我很好看么?”
  他显然是注意到了你偷偷摸摸的举动,笑着剥开手中圆滚滚的鸡蛋。
   “恩……是挺好看的……”
  “你也好看。好了,来,张嘴。”
  还没从他上一句话反应过来,你条件反射的张开了嘴,却猝不及防地被他塞进了半个黄澄澄的鸡蛋黄。
  “唔!”
  “我吃不动了,你半个,我半个,正好解决。”
  见你吃完,他露出了一个惫懒的微笑,孩子气的样子让你的心都融化了。
  “你……你只是来我家蹭饭的么?”
  “不,我只是想见你而已。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都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我也想偶尔照顾一下你。”
  他的话让你一时不知道如何应答,你只能努力的想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是需要他帮忙的。种地?养猪?喂鸡?写大字?似乎……没有他能帮得上的哎……
  或许……这个可以……
  “许墨,教我写字好不好?”
  你这样问他,嘟着嘴抱怨:“每次大队里写大字都是我来,可我又不认字,比比划划的难免写错想学又没人教……”
  “好,我教你。”
  他打断了你喋喋不休的抱怨,眉眼间透露出一股认真的劲儿:“我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的。”
  “许墨……”
  “好好听课。”
  他敲了一下你的头,修长好看的手指沾了沾杯子里的水,在凹凸不平的桌子上写下了“悠然”两个字,顿了顿,又写下“許墨”两个字。
  “这是你的名字,这是我的。”
  我好奇地打量着这两个字,手指同样沾了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起来。
  “这样子么?”
  “对。你的名字取自魏晋诗人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意味安然、闲适。你的父母大概是想让你平平淡淡的,淡泊闲适的度过这一生吧。”
  “那你呢?”
  “我?”他苦笑起来,手指在桌子上无意识地打着转,划出杂乱的线条:“墨者,书墨也。我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大概是想让我好好学习吧……我也猜不准,总之……”
  他叹了口气,揉了揉额角:“唉,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再有文化也没什么用,时也命也。”
  你看着他微微皱起的眉,不自觉的伸手抚上他的额头,想要安慰这个此时看起来异常脆弱的他。
  “谁说没有用的?许墨,教我读书写字好不好?我来做你的学生。”
  “……好。”

  从此你成了他唯一的学生。
  白天你俩一起干活,看田、喂鸡、养猪,晚上他就会点起豆大的油灯,一笔一划地教你认字。你们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就差最后一步的确认了。
  你等的有点焦急,可他却迟迟不开口,依旧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后来他向组织申请去了趟省城,说是要回去给爸妈扫墓,过了半个月才风尘仆仆的回来,虽然看起来疲惫不堪,精神却是异常的兴奋。
  他不常这样的,他是一个深沉细腻的人,情绪很少外露,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喜欢吃糖么?”他笑眯眯地问你。
  “喜欢!”
  “从省城看见的,觉得你会喜欢,就给你拿了一包。”他从布褡裢里掏出一个纸包,棕褐色的油纸包裹了一层又一层,上面还用细麻绳捆了个好看的结。
  “很贵的吧?”
  “不贵,平时我也不吃糖,点心票和糖票都没动过,你喜欢是最好的了。”他将纸包打开,里面装了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糖果和点心,满满一包。
  “啊——张嘴。”
  他剥开一块奶糖,轻轻放到你张开的嘴里,眉眼间全是化不开的笑意。糖很甜,但他的笑却更让你感到甜蜜。
  你有些不好意思,学着他的样子拆开一块糖果放到他嘴里,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怎样怎样?这块甜么?”
  “甜,但没有你甜。”
  他的笑让你立刻红了脸,将头低下来,扭捏地扯着衣角。房间里安静下来,只能听见油灯发出的细弱声响。
  “许墨——”
  “悠然——”
  你们两人对视一眼,笑了。
  “女同志先请。”
  “咳,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啊……”
  听了你的问话,许墨的笑容收起了一点,他看着你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问你:
  “悠然,你愿意和我去省城或者其他大城市么?”
  “啊?”
  “报纸上已经登出来了,77年12月,也就是今年年底,国家恢复高考,我……我想去试试。”
  说完,他拿出了一张叠的很好的报纸递给你,你凭着最近以来认的字,磕磕碰碰地读完了整个版面。
  “你……你要走了?”
  你不禁扯住了他的衣袖,心底一直以来都存在的不安和惶恐渐渐淹没了你。他要走了,他要去省城,去大城市,他会变得很厉害很厉害,他不会再喜欢你这个农村的姑娘了。
  “傻丫头,想什么呢。”他看出了你的不安,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抱住了你:“你这么好,现在的我配不上你,你看有多少男同志喜欢你。”
  “才没有……喜欢你的女同志也不少……”
  “我想获得我想要的,这样才可以保护你,不让你受苦,给你买好多漂亮的衣服,给你买你喜欢吃的糖。”
  “可……可我只会干农活,去了大城市什么也不会,丢了你的人怎么办……”
  “小傻瓜,我还没考试就想着之后的事情了?”
  “如果你都考不上,那就没有人能考上了,我对你的实力可有自信了。”
  大概是被你的语气逗笑了,他刮了刮你的鼻子,又问了你一遍:“也就是说……你会和我走,对么?”
  这句话其实就是在变相的求婚了。你的脸红的快要烧起来,声音细若蚊呐地道:
  “恩,对。”
  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可抑止的狂喜,他重新拥抱住你,细软的头发磨蹭着你的肩头,痒痒的,却让你分外安心。
  “好,那就等我回来。”

  他走那天,全村人都来送他。
  放着全村人的面,他对你许下了誓言:“等我考上了大学,我就来娶你。”
  “不行!没有考上也要来娶我!”
  你的眼睛红红的,紧紧地拉着他的手,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唉我的傻姑娘……”他叹了口气,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拥住了你,“没有考上大学,我可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穷酸书生,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窝囊废,这样的我你也要么?”
  “愿意……我愿意要你……”你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一遍遍地重复“我要你”。
  “好了,傻姑娘,别哭了,都在看着呢。”他为你抹去眼泪,冲你伸出小指:“那你就乖乖等我回来好不好?”
  “好,拉勾!”
  两人的手指勾在一起,一起许下了郑重的誓言。你看着载着他远去的牛车,心里怅然若失,他走了,你的心也被他带走了。
 
  后来?后来他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工作于社会科学研究院,成了建设社会主义最有用的那一批人才。
  而你,也随他来到了大城市,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和他的补习,也在之后的几年考上了大学,脱离了乡村,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当你和他结婚的时候,很多人都来了。因为你们中间耽误了太多时间,而他又固执地要等你毕业,所以你两人早就过了结婚的最好年龄,但你们二人并不在乎。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你和他的双臂交叉,喝完了交杯酒。你看见他俊朗的眉眼,一如从前你在田间地头见到他时的模样,时光宛若回到了过去,你和他都从未改变。
  “怎么办,身为坚定的共产党员,无产阶级战士,我突然想要感谢不存在的老天爷了。”
  他凑近你,微醺的酒气让你红了脸,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感谢老天爷让我下乡进行劳动改造,感谢他让我遇到了你,我的傻姑娘。”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