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恋与F4】当悠然死亡后•白起篇•审判者

  恋与新剧情脑洞衍生。
  四人孩子视角,第一人称。
  “我”为悠然和四个男人之一的孩子。大概每个人都会写……额,看情况吧……老李和洛洛的是女孩子,老许和白飞飞的是男孩子。
  悠然死亡后设定。
  每一篇互不关联。
  微虐。

第一篇李泽言,链接“李泽言篇局外人”

第二篇许墨,链接“许墨篇传火者”

【恋与F4】当悠然死亡后•白起篇•审判者
  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厌恶这个世界,厌恶我的evol,厌恶这个家,尤其是……他,我的父亲,白起。
  曾几何时,我是那样的崇拜他,喜欢他,他是我童年时的大英雄,像动画片里的齐天大圣,踏着风,乘着云从天而降,一把抱起尚且年幼的我,在母亲担心的呼唤声中腾空而起,带着我到天的那头去。
  “学长!他还太小,会感冒的!”
  “没事儿,我看着呢。”
  暴躁的狂风在父亲的手上成了乖顺的宠物,汇集在一起,为我束起一道风的篱墙。我们越飞越高,几乎到了云层中去。
  “怕么?”
  “不怕!”我兴奋地大喊,一双承自母亲的棕色瞳孔闪闪发亮。
  “真不愧是我的儿子。抓紧了,别告诉你妈妈。”父亲冲我勾了勾唇角,恶作剧般的极速俯冲下去,烈烈的狂风在耳边呼啸着,几乎让我睁不开眼睛。
  那天,我最终还是发烧了,母亲对我们父子二人既生气又无奈,趁着她转身给我做姜汤的功夫,我偷偷睁开眼睛,看见父亲低着头坐在我的床边,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我的歉意。
  特别像家里养的大狗。
【我似乎明白为什么母亲总是喜欢揉乱父亲的头发了。】
  “爸爸。”
  他见我睁开眼睛,慌里慌张地将我的被角又掖了掖,不让一点点冷空气钻进去。
  “头还疼么?”
  “不怎么疼啦!妈妈就是瞎操心。”
  我从被子里伸出胳膊,对他摆出一个“💪”的姿势,成功地让父亲笑了起来。
  “咳,不许这样说你妈妈,她只是太在意你了而已。”
  “好吧好吧,我错啦~”冲父亲撒着娇,我从被子中伸出手指,和他约定。
  “爸爸,说好了哦,下次,下次还要带我飞!”
  “好,不过得等你长大一些才行,不然你妈妈会生气的。”
  “不告诉她就好了!”
  “这不能,任何事我都不会瞒着她,还是过两年再说吧。好了,儿子,睡吧,睡一觉病就好了,晚安。”
  记忆中美好的日子褪色成泛黄的相片,和父母的笑容一起,被我锁进了时光的盒子,我希望我能记住它们,毕竟这些就是我此生最快乐的事了。
 
  我并不知道中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只知道,在一次格外漫长的时间中,再次在祖父那里见到父亲时,他告诉我,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那时的我,仅有六岁。
  他与祖父大吵了一架,拉着我的手,摔门而去。父亲的手很凉,拉着我的时候有些微微的颤抖,从那天之后,我就再没有见到过父亲的笑脸。
  他冷漠的像一块冰,看人的眼神如同刀子一般狠狠地剐着那人的皮肉,他的脖颈上有一道新鲜的、狭长的伤痕,皮肉外翻,看起来有些狰狞,为他俊秀的样貌多了些狠戾。
  我开始接受他的训练。
  那时我刚开始上小学,回家的那段路程成了我难以忘怀的梦魇。摘下我身上足有20斤的负重,我躺在地上,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起来。”
  父亲浮在空中,声音清冷的命令我。我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身体站的笔直。
  “很好。”父亲的声音柔和了一些,他降落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从喉咙里泄出一声极轻微的叹息。
  “吃饭去吧。”
  我迫不及待地转身向屋子里跑去,没有看到父亲注视着我背影时的神情,骄傲、无奈,带着些悲伤。
  “我不能一直陪着你,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晚风,吹散了他的话语,我没有听到,但是这些风在这一刻全部都帮我听到了他的话,很多年后,我的确是收到了,父亲对我的爱。
 
  在我八岁的时候,一直未曾出现的evol在我的身上觉醒了。
  祖父非常高兴,他虽然非常喜欢我,但我久久未曾出现的evol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这次算是了了他的心愿。
  “好!真是好样儿的!”
  他欣慰的拍着我的肩,眼睛都笑得眯在了一起,他转头看向侍立在一旁的保姆,吩咐道:“去,去做几个菜,再开一瓶酒,庆祝庆祝。”
  我看着祖父如此高兴的样子,不禁也有些兴奋,我转头看了看父亲,他面无表情,冷漠的样子给我高涨的情绪上泼了一盆冷水。
  祖父也看到了爸爸格格不入的反常样子,他略有些恼怒的皱起眉,呵斥他道:“你怎么回事?这么让人高兴的好事儿你摆这副脸给谁看呢?”
  “好事儿?哪里好了。”
  父亲的声音比往常还要冰冷,他低头看着我的眼睛,眼中的寒意让我怕的后退了一步。
  “你也很高兴么?对于你是evoler这件事。”
  我不敢撒谎,只能小幅度的点了点头。父亲眼中的怒气升腾起来,几乎化作了烈火,他抓住我的手腕,语气中是我从未见过的愤怒。
  “高兴?evoler的宿命你知道么?重复的命运、痛苦,evol不仅仅是耍帅而已!你在觉醒的那一刻起,身上已经肩负了比旁人更多的使命!如果连这点你都不知道,你的evol,只能给整个世界带来灾难!”
  我怕极了,手腕被父亲抓住的地方疼得要命。可我不敢动,更不敢挣脱,只能呆立在那儿,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哭,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把眼泪擦一擦!”
  可父亲越是这样说,我哭的越是厉害,心中的委屈、不满汇聚成一条大河,猛烈的冲击着我的泪腺。我哭的直打嗝,眼睛模糊的看不清父亲愠怒的脸。
  “白起!你到底有没有将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他不仅仅是你的儿子,他是我的孙子,白家的继承人!”
  “哈,你是看他有了evol才这样说的吧,这么快就决定了?”
  “你!”
  又一次的不欢而散。
  回家的路上,我看着父亲阴云密布的表情,胆怯的又快要哭出来,眼睛红肿的像个桃子,抽抽噎噎的对父亲说:“爸爸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我不是故意有evol的……我,我不会用的……”
  本以为会迎来一顿狂风暴雨般的责备,我缩着脖子,揣揣不安地等待着。良久,一只微凉的大手落在了我的发顶,轻轻的,像秋日的风。一声叹息从父亲喉间溢出,带着无奈和悲伤,但等到我再听时,这声叹息就已经被风裹挟着,消散在空气中。
  “别哭了……你这样让我和她又怎能放心的下……”
  “爸……爸?”
  “告诉爸爸,你喜欢你的evol么?”爸爸蹲下身子,平视我的眼睛,表情郑重。
  “我……”我犹豫了,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怯生生地问:“那……爸爸不要生气……”
  “好,我不生气。”
  “我喜欢……”
  “果然是这样么……”父亲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有些看不懂。他将我抱在怀里,语气温柔的让我有些不太适应。在我的记忆中,自从母亲死后,他就从未这样抱过我了。
  “那你要想好了,你是特殊的,即便是在evoler中。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就意味着不再平静的生活。”
  彼时的我并不明白父亲话中的意思,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我……我会好好练习的!”

  ……真是个傻小子。
  看着面容稚嫩的儿子,白起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不信命,但自从遇到女孩儿以来,他便发现自己的生活被命运女神编织好的线,密密匝匝的连接成一张遮天蔽日的大网。
  但他不后悔。
  心甘情愿的落入命运的深渊,干净的指缝间浸润了人的血肉。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事,不去询问他们是否有罪,反抗“正义”即是罪过。
  每次去见她时,自己总会认认真真的洗去身上的血腥气,将自己的伤痕小心的隐藏起来。她喜欢自己干净的样子。
  在她面前,自己永远都是当年那个干净的少年。
  婚礼那天,自己仿佛在梦中一般,手足无措,看着她洁白的婚纱和那张比往常还要更美丽一些的脸,自己甚至忘记了要去亲吻她。
  “白哥!还在等什么啊!快去亲吻小嫂子啊!别让她等急了!”
  韩野那小子比自己还急,和自己的队友一起在下面起哄。
  喊什么喊,吓着她了怎么办?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掀起了头纱,拉着自己的领带踮着脚尖亲吻了过去。
  并不是没有与她接吻过,但这次的感觉……不一样了……温暖的、甜蜜的、柔软的,带着女孩身上特有的香气,让他想起了秋天的风。
  是她将自己从暗无天日的深渊中拯救了出来,自己在那时就悄悄许下了诺言,无论如何,自己都会保护她,一辈子。
  反客为主地搂住女孩纤细的腰,忘情的与她拥吻,觉得自己的生命在这一瞬间都有了意义。
  爱她,守护她,至死不渝。
  …………
  嫣红的血液在泥土中开出一朵朵艳丽的花,往常顺从的风此时却失去了控制,在天地间自由的游荡。
  无法起身,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面色渐渐苍白,柔顺的长发落在地上,染了脏,被血液浸泡的发黑。
  “白起……学长……”
  她抓着自己的袖子,声音有点小。
  “什么?我听不到啊……”
  自己当时哭了么?记不太清了,只能记起她的微笑和她依旧美丽的脸庞。
  “学长……别犯傻……”
  “…………”
  “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
  手指嵌入泥土,脖颈上的伤口崩裂开来,血流如注。女孩担忧地看着他的伤口,吃力的伸出手去捂住那里,干净的手上也染了鲜红的血,脏兮兮的。
  “还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女孩嘟囔着,柔软冰凉的身躯靠在他的身上,呼吸声渐渐变得微不可闻。
  他僵硬地搂着女孩的身体,像他们第一次约会那般手足无措,他的脸色同女孩一起变得苍白,往日里的诺言在耳边不停的响起,成了天大的笑话。
  无法守护她,无法守护自己最爱的人。
  真是个废物。
  额发盖住了眉眼,呼啸的狂风吹来了四面的硝烟。他抱着她,站在风里,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他没有资格去为她哭泣。
  …………
  以为他们的孩子不会再步他们的后尘,以为他可以平安的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但他最终还是觉醒了这足以改变世界的evol。
  这是偶然么?亦或是宿命?
  白起不知道,他只能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去保护自己的孩子,他的儿子,她生命的延续。
  无法守护你,我会守护我们的孩子,直到流尽最后一滴鲜血,这是我此生不灭的誓言。
 
  我的生活愈发忙碌了。
  对于我的要求,父亲全部都会尽量满足,哪怕无关紧要的家长会他也会抽空参加,从未缺席过一次,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对我愈发严格的要求。
  搏击,格斗,枪械,隐蔽,所有的一切他都会一股脑儿的教给我。他不允许我使用evol,我抗议时,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语气没什么起伏。
  “不要对evol形成依赖性,它不会一直存在的。”
  “可……可我为什么要学这么多……”
  “多学点总没有坏处。”
  脚掌上被磨出了燎泡,血淋淋的,皮肉和鞋袜粘连在一起,我疼的直掉泪。可父亲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用针挑破了燎泡,扔给我一瓶喷雾,向我示意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休息。”
  我咬着牙,将泪水咽回肚子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恨意几乎烧毁了我的理智。可他毫不在意,反而夸奖道:
  “不错,这个眼神很好,你还有七分钟的时间,希望你这股劲儿可以持续到今天的训练结束。”
  无论我怎么反抗,我都无法碰到他,哪怕是衣角。最终的结局永远都是我被他狠狠的背摔在地上,力道大的几乎震碎了我的骨骼。
  “算是一个忠告。”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还是那副该死的淡然模样。
  “在居于弱势时,永远不要将自己的怒火暴露给敌人,那将会是你致命的弱点。”
  “我会打败你的。”
  晚饭时,我这样对他宣布道。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放下手中的碗筷,仰起头思索了一番,淡淡的回应道:“那你就算是出师了,我不会再束缚你,无论你想去哪里,想做什么,都可以。”
  “这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随时有效。”
  从那天起,我学会了伪装,我不再是学校里那个独来独往的怪人。聪明的头脑让我轻而易举的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我得到了大多数人的喜爱。
  当然,总会有人来挑衅的。他们的结局……没人知道,毕竟没有一个人会因为几个人渣就去怀疑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不是么?
  真可笑。
  冷眼旁观着那些人,心中的怒火愈发高涨。凭什么,凭什么这群蠢货可以心安理得的好好活着?凭什么他们不用经受那地狱般的训练?凭什么这种人渣也可以享受精英们创造出的社会资源?
  因为他们是弱者么?
  什么时候,弱者,成为了被强者保护的对象呢?
  敛下眼眸,手指抽搐般的弹动,我竭力地按耐着内心日渐增长的欲望,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心中恶意的冷笑。
  如果在这里,升空一个巨大的烟花会是什么样子呢?
 
    高中毕业那年,我进入了传说中专门训练evol特警的警校,开始了我为期四年的学习。
  “今天是白警官来给我们上射击课!”
  “哪个白警官?”
  “唉呀就是那个,未到三十岁就捣毁了我市evol犯罪者基地,不懈追击国际联合犯罪组织Black Swan踪迹,距今已捣毁了十余个窝点的超级特警!”
  “是他?!白起前辈?!我的偶像要来了!真希望毕业可以去他手下工作,每天看着他那张脸,光荣牺牲我也愿意啊……”
  我烦躁的将手中的书重重的摔打在桌子上,教室里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我拧起眉,冷冷地扫视了一圈噤若寒蝉的同学,拎起背包走了出去。
  “你们什么时候八卦完了再派人来找我。”
  看着我离去的背影,教室里的说话声更大了,穿透墙壁被我听的一清二楚。
  “平常没发现,白同学和白警官长的好像哦!”
  “他们还都是姓白……不会……”
  “啊!那他为什么从来不说?!”
  “有必要么?平常练习他对我们都是1V5的,都这么强了也没必要拿家里说事儿吧。”
  …………
  “啧。”我暴躁地将石质的墙壁硬生生的捏下了一角,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能听到旁人兴奋的谈论声,往常引以为傲的听觉在这时成了我的负担。
  我不想看见他,不想见到我的父亲白起,我厌恶他。
  犹记得报道那天,我与他大吵了一架,对于他私自给我定下了这所警校感到万分愤怒。他是他,我是我,我不是他手中的木偶,从小到大一成不变的听从着他的指令,在他的手上跳舞。
  我想有自己的生活。
  我看向我的掌心,淡淡的气流在掌心流转,这并不是风,这是实体化的能量。我并不知道我是何时拥有了这个能力,激发或是控制别人evol的能力,但我从中感受了一丝温柔的气息。
  这是母亲的能力么?
  我看着手心中小小的气旋,眼睛不禁有些酸胀。我的预知evol也是源自母亲,是她一直在守护我么?
  将手紧握成拳,我仰起头看着天空,心中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
  这次,我,想要打败他,打败我的父亲。

  “班长,出列。”
   时光并未给父亲俊美的容颜留下过多的痕迹,他依旧如同我儿时那般年轻,身姿挺拔,穿了一身警服,宛如一株傲雪凌霜的竹。
  他果然点到了我的名字,我抿了抿唇,从队伍中走出,毫不畏惧地直视他。
  “教官,我想和您对战,one on one。”
  他看了我许久,最终,他还是同意了,点了点头,脱下外套放在一边,松了下领口的领带问我:“老规矩?”
  “不。”我的指间出现了淡淡的气流,它们乖顺的附着在我的体表,为我形成了一个无色透明的盔甲。
  “使用evol。”
  他露出了微微诧异的神情,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风环绕着他,吹起他的额发。我听到身后女性同学牙疼般的抽气声,暗地里撇了撇嘴,的确,父亲的evol无论什么时候看都炫酷无比。
  想起过往没有一次成功的经历,我不禁有些紧张,平复了一下心情,轻轻踩了一下地面,也同样升到了半空。
  “风?不对……能量……么……”父亲睁大了双眼,他看着附着在我体表上的能量层,语气似乎带着欣慰。
  “看起来是觉醒了啊……”
  说老实话,我并没有想到可以打败父亲,无论再怎么憎恨他,他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他就是我前行的目标。
  当我的手指抵上他的咽喉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其他人早被我们两人的打斗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父亲突然笑了起来,他闭上眼睛,还是以往那副淡然的样子。
  “儿子,你赢了。”

白起有些恍惚地盯着儿子年轻的脸,他骄傲的神情与自己如出一辙,但他的眼睛却是棕色的,和她一样,闪着明亮的光。
  不知不觉……他都这么大了啊……
  她走的时候他才多大?四岁?五岁?总之才一点点,还没自己的腿长,哪怕被风吹着了都会感冒着凉。
  想到这儿,白起的眸光又温和了一些。
  这些年,他也不好过吧,毕竟自己小时候就是最讨厌严格的父亲了,这臭小子,也不知道一天骂自己几回。
  他和自己还有她不一样,这自己知道。这小子的内心充满了狠戾,从小就是,毕竟自己也无法抽出更多的空闲来关注他的内心世界了。
  但是……那又如何?自己的儿子现在已经变的如此强大,天下之大都可去的,他会生活的很好,这就够了。
  白起欣慰的闭上双眼,眼前浮现出女孩儿的模样,依旧鲜活,,那灵动的神采仿佛一个活生生的人。
  她如果见到自己会怎么说呢?大概会像往常一样既是心疼又是生气吧?还会责备自己没有照顾好儿子?可是……谁让你不在呢?我可是已经很努力了。
  白起难得的有些不负责任的想着,连唇角翘起的弧度都带着愉悦的气息,连手臂上不时传来的刺痛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儿子,该做的事情我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你了,无论是投身黑暗还是领导光明,我和你妈妈都会支持你的。
  “你长大了,不再需要我的束缚了。”
  “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想法的孩子,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不会去要求你去做什么或者不去做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是我的孩子,无论怎样,我和你妈妈都会支持你。”
  “生日快乐,儿子。”
  “还有……对不起。”

  毕业后,我并没有进入特警署,我成了雇佣兵。比起我真正的名字,我的代号更为出名。
  翱翔于战场之上的死神,他们都称呼我为——
  Conquest。
  战争,污染,无序,混乱。
  这就是我所在的“新世界”。
  Evoler被大批量的制作出来,他们被作为炮灰,投放进炮火纷飞的战场。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是否是正确的,也并不想去纠正。
  ……即使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我和我的父亲母亲一点都不像。他们都是英雄,而我,只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恶棍而已。父亲说的没错,evoler从觉醒的那一刻起,身上就已经背负了比让人更多的使命,如果没有足够的觉悟,只会给世界带来更大的灾难。
  而我,就是战争的源头。
  Conquest战争、Slaughter杀戮、Famine饥饿、Death死亡。
  四人出现为一个轮回开始,见证了世间从繁荣到灭亡的过程,当七个封印全部解开时即为审判日。
  我穿着我惯穿的那身白衣,摇晃着双腿坐在双子大楼的顶部,我可以看到那盏永远不会亮起的灯火,那儿,是我的“家”。
  都不在了,所有人,都不在了。
  在我毕业的前几天,学校给我送来了父亲的殉职报告。薄薄的一页纸,黑色的字体刺痛了我的双眼。这时我才明白父亲对我说的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他也不要我了。
  或许是母亲看不下去了,或许是父亲的思念太过强烈提前耗尽了自己的生命之火。总之,他也走了,放心的留下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界上。
  我不知道他是否真正在乎过我,是否在他的眼中,我只是母亲留存在世的唯一遗物,亦或只是母亲的约束才令他不得已的继续苟活于世。
  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父亲。
  我唯一的父亲。
  我依旧恨他,想起他就恨的牙根发痒。但我也沮丧的发现我无法不承认他,他是我的父亲,我的老师,我的……英雄,他教会了我关于生存的一切知识,他让我拥有了生存的力量。
  他死了,我就没有家了。
  我变成了游荡于人世间的鬼魂,随处可为家,哪里却都不是我的家。
  父亲生存的意义是母亲,母亲死了,他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那我呢?我又是为什么活着的呢?
  夏日的风有些燥热,隐约可以感到初秋的凉意。被炙烤的焦黄的银杏叶不知道从哪被风卷着吹到了我的身旁。
  我站起身,大笑着从楼顶一跃而下,烈烈的狂风呼啸着围住了我,刀割一样的疼。久违的疼痛让我愈发兴奋,我索性撤下了防护,只有杀戮和鲜血能让我兴奋起来,我没有的东西,我应该有的一切,为什么他们会有呢?
  支离破碎的幸福,色调暗沉的童年,现在,连最后的黑白都不留给我,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父亲,你看到了吗?已经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我了。
  不是想要我么?
  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放出了怎样的一头怪物。
 
  脚下连绵的灯火变成了熊熊的火海,惨叫声、咒骂声、哀嚎声汇集成一首美妙的乐曲震动着我的鼓膜。
  我在半空中停滞,整了整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衣,仿佛要去参加舞会一般。
  开始了,最后的审判。
  嘘,不要说话,不要逃跑,乖乖的,只要睡一觉,一切都会结束了。
  只要你在风里,我就能感知到。
                  (审判者•完)

  白起篇考虑了很久才开始下笔,因为作为女性的我完全没办法理解白飞飞的直男脑【不
  哈哈,说笑的,但白起的确是四个男人中最直白、最好懂的人物,他对你好,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打包送给你,最可怕的是这个男人还说到做到……他就像女孩们小时候喜爱的白马王子,或者说斗恶龙的勇者,从天而降,赶跑坏人,救你于危难之间。
  但同时他也是最难写的,这样的人挺容易钻牛角尖的,越man的男人越有一颗细腻的心,他是因为对悠然的许诺留在世间的,不是不爱他们的孩子,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去爱。和老李的绝对控制不一样,他的想法大概就是让你变强,强到整个世界无人可以伤害你他就放心了。
  和很多男性朋友讨论了一下,加上自己的女性浪漫,组成了这篇文章中的白飞飞,悄悄说一句,觉得起子性格和斗罗大陆里的唐昊挺像的……虽然唐昊是吴磊大大配的音😂
  再多嘴一句,白飞飞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为“我”做了很多事,保证了“我”的安全成长。而“我”后来也知道了,不过由于教育方式的不同,有点心理扭曲的“我”选择了和上一篇许墨的孩子完全相反的处理办法。向全世界复仇。
  生于光明,却投身黑暗,用自己的方式令世界迎来新的未来。

  天启四骑士又叫末日四骑士,或天启录四骑士。
四个分别是:
Conquest战争、Slaughter杀戮、Famine饥饿、Death死亡
四人出现为一个轮回开始,见证了世间从繁荣到灭亡的过程,当七个封印全部解开时即为审判日。
出自新约圣经末篇《约翰默示录》(俗称《启示录》)。 描述的是在世界终结给予全人类审判之时,有羔羊解开书卷七封印,召唤来分别骑着白、红、黑、绿四匹马的骑士,将战争、饥荒、瘟疫和死亡带给接受最终审判的人类,届时天地失调,日月变色,随后就是世界毁灭。
 

评论(7)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