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傻子(片段三)

放一个预告,明天发文,这篇文完结~~

校霸吞×智力障碍茨


“啊啊啊啊啊啊啊!”

  茨木崩溃一般地大叫着,尖锐的、还带着泥的指甲刺入皮肉,五指并拢,攒入掌心,紧握成拳。他的眼珠里跳动着金黄色的火焰,疯狂而执拗,仿佛要燃尽一切。

  “这傻子怎么了?”

  有人不安地向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但很快又反应过来,被自己竟然被一个傻子吓住的事实分外恼怒,拿着刀恶意的逼近茨木。

  “喂!叫什么叫!”

  “老大,别跟这傻子废话,在他脸上划一道,他就老实了。”

  酒吞躺在地上,血液从他的被刀子捅伤的地方汩汩的流出来,染红了他的手指,他的红发散在地上,像血一样。他微合着双眼,听到这话将眼睛半睁开,一双妖异的紫瞳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我劝你们最好别动他。”

  “呦,看来我们的酒吞老大对这傻子还挺在乎,别说,仔细瞅瞅,这傻子蛮好看的,尤其是这张小脸和这屁股,啧啧啧,真TM带劲。可惜啊,我对男人没兴趣,对傻子更没兴趣,亏了亏了,也只有划烂他的脸才能弥补一点我的不爽。”

  那人大笑着,对酒吞无力反抗这一事实十分得意。他故意踩过酒吞的手指,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才满意的过去,蹲下身,揪着茨木的白发强行逼迫他抬起头。

  “小傻子,你看,你相好都躺地上了,乖一点,本大爷在你脸上划一道就成,很快就过去了,一点都不疼。”

  “挚……友……”

  茨木睁着眼睛,没看那人,视线紧紧盯着地上的酒吞。他的身体颤抖着,眼睛里一片混沌,全是满地的、艳红色的血。

  “酒吞……”

  他开始了挣扎,丝毫不顾自己的手腕还在那人手里,“咯嘣”一声将手腕拽的脱臼,软软的垂下来,他像是感觉不到一点疼痛一样趁势把手从那人手中抽出,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护在酒吞身上。

  “不会……不会让你们碰他……”

  …………

  漫天的烈火。

  这火烧了足足三天,将他们的大江山都烧成了白地。山顶从前有一颗樱花树,但她如今也死了,脆弱的树干上爬满了龟裂的纹路,一点绿色也看不到。

  从前她是最美的。永远都盛开着满树的繁花。

  茨木拖着布满了伤痕的身体走过去,轻轻倚靠在上面。如蛆附骨的黑色咒文像一条条扭动的小蛇直往他的皮肉里钻,碎裂的皮肤下是灰黑色的血肉,蠕动着,流出鲜红的液体。它们似乎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膜,伤口下面森白的骨骼隐约可见。

  茨木喘息着,伸出那只骇人的鬼爪,将自己的皮肉撕裂开,燃起黑色的地狱之火,将那些难缠的咒文焚烧干净。

  他的脸色愈发苍白,习惯性的扭头想要去看身边人,却突然意识到如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他的挚友、恋人、王,就如同这毁灭的大江山一样,彻彻底底的死去了。

  只有他还活着。

  他必须活着。

  …………

  “挚友……”

  茨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脸颊上出现了一抹不正常的晕红,他看着酒吞,透亮的金色瞳孔似乎盛满了泪水,波光粼粼。

  “抱歉……茨木……茨木没有找到……没有找到挚友……吾……”

  “是吾的错……都是吾……”

  他模糊不清地重复着,神情迷茫而痛苦,呼吸急促,像个犯了病的神经病人。

  那些人哈哈大笑着,没有半点息事宁人的意思,不怀好意地抄起棍子向茨木走过来。酒吞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茨木,换作是平常还有法可想,抱着他让他平静下来就好了,可现在……

  “茨木。”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酒吞强忍着疼痛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那这次,你能保护好本大爷么?”

  “……挚……友?”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我们一起,活着。”

 


评论(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