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傻子(中)

  校霸吞×智力障碍茨(不是智障)

  前期吞有一点点渣。有前世今生设定(诡异版)

  算是……反对校园霸凌?

  三观略有不正,如有不适,请点叉退出。

  开车。


【酒茨】傻子(中)

   “看来你是记起来了。”

  晾了茨木整整一天,酒吞选择性的无视了茨木那双透露着痛苦和绝望的眼睛。他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酒吞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如蛆附骨的窒息感缠上脖颈。

  明明自己只见过他几面,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酒……吞。”

  “很好,看来你还没傻的彻底。这样吧,看在咱俩认识的份上,以后你跟着我,本大爷的人,还没人敢欺负。”

  茨木的眼睛渐渐亮了,他习惯性的又去咬自己的手指,却被酒吞抓住了手。

  “别咬。”

  “好……”

  “别再让别人欺负你了,能听懂么?”

  “……能。”

  “好,要是让我发现,我饶不了你。”

 

  酒吞一向遵循等价交换原则。庇护某个人,那个人就一定要付出相等的代价。

  他不是什么爱心泛滥的好人,让茨木跟着自己也仅仅是因为瞧着顺眼,可能还有一点点小小的愧疚?但他可不会让茨木什么都不做,哪怕他是个傻子,也有自己的价值。

  “茨木,过来。”

  他冲茨木招了招手。茨木本来在收拾他的书包,听到酒吞叫他,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凑到酒吞身边,眼神里满是信任和眷恋。

  “挚友?”

  “都说了不让你叫本大爷挚友……算了。”

  酒吞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觉得自己傻的可以,竟然和一个傻子讲道理。

  “去帮本大爷买瓶水回来,懂怎么买么?”

  “懂……”

  茨木乖巧的点点头,白发扫过锁骨,颈上的红色的勒痕分外明显。酒吞垂下眼,指腹轻轻抚摸着茨木颈部的伤痕,一股无名的怒火突如其来的占据了他的神志。鬼使神差的,他低下头,火焰般的红发垂在茨木身上,如同一条条红色的巨蟒收紧了身躯,让茨木几乎无法呼吸。

  “反抗。”

  “……?”

  茨木没有听懂,茫然的瞪大了他那双金色的眼睛,像个纯洁的、不谙世事的孩子。

  “再有人打你,记得反抗。还有,报我的名字。”

  茨木的锁骨上多了一个新鲜出炉的牙印,鲜红的,几乎要渗出血一般。酒吞松开茨木,后退一步,欣赏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满意地摸了摸茨木柔软的白发:

  “好了,去吧。”

  这几天来茨木已经很习惯被酒吞使唤来使唤去了,他看起来也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酒吞本以为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小事,直到发现过了半个小时茨木还没回来这才觉得有些不对。

  茨木的异常性。

  酒吞皱紧了眉,自己的人,还有人敢欺负?或者……是茨木自己的问题。

  循着买水的路走过去,酒吞有种预感,今天,一切的谜底都会揭开了。。

 

  “茨木,看来你不喜欢当人而是更喜欢趴在地上当狗是吧。”

  酒吞拽着茨木的衣领将他拖到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咚”地一声踢翻了凳子,把茨木扔到地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怒火,看到茨木被人按在地上他还傻傻的不知反抗时,他甚至有种奇特的感觉,冰火二重天,纵然怒火高涨,头脑却冷静的可怕。

  三下五除二废了那个欺负茨木的人的手指,狠戾的目光令人头皮发麻,那人不敢多说一句便狼狈的站起身逃跑了。

  酒吞无意追赶,他只是沉默地站在原地,看着茨木从地上爬起,白色的头发沾了土变得灰扑扑的,金色的眼睛还是有些呆滞,恍若大梦初醒,茨木似乎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站着的是酒吞,他局促地笑了笑,不安的绞着手指,乖乖的站在原地,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

  他想他似乎明白哪里不对了,茨木从不会反抗,无论是来自他的命令,又或是他人的欺凌,他只是一副默默承受的样子。

  常年作为不良少年的酒吞很清楚,这样的举动,不会获得别人的同情和可怜,只会激发人类内心的残暴与恶念,姿态摆的太好,不欺负一把感觉自己都对不起自己。

  这傻子是本大爷的,除了我,谁都不能欺负。

 

  怀着这样的心思,酒吞看向被他扔在地上默默爬起来的茨木,一脚踩在他脏兮兮的校服角上,不让他乱动。

  “说话,我记得你不是哑巴。”

  “我……”

  “你喜欢本大爷是么。”

  酒吞松开脚,放任他爬起,踩着凳子,坐在桌子上嚼着泡泡糖邪肆的笑,那头红发仿佛天边艳丽的晚霞。

  “啊……对。”

  茨木迷茫地点头,不明白酒吞为什么要这样问他。这个问题需要问么?他喜欢他,不惜一切地喜欢他。喜欢他那头明亮的红发,像血一般艳丽的色彩,填满了他的视线。

  茨木低下头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指,神经质地弹动了几下,下意识的放了一根在嘴里,直到尝到咸腥的味道才大梦初醒般的松开牙关,拿出的手指上带着晶莹的唾液和深深的还在渗着血的牙印。

  “啧,把手放下。”

  酒吞厌恶地皱了皱眉,踢翻了脚下的凳子。

  “趴下。”

  “啊?”

  酒吞抬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桌子,再次命令道:

  “本大爷说,趴下,你已经傻到这种话都听不懂了么?”

  酒吞不耐烦的皱起了眉,语气也变得暴躁起来,他的命令像是在吼,指着桌子道:

  “趴下!”

  “呜………”

  茨木被他的语气吓得哭了起来,抽抽噎噎的,一米八几的俊秀少年,却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哭的连鼻尖都是红的。

  “啧,真是个傻子。”

  酒吞抱怨了一声,吐了口气,从桌子上下来,拿了身边也不知是谁桌子上的抽纸,粗鲁的把它们攥成一团,捏着茨木的下巴去擦他的眼泪,恶狠狠地威胁道:

  “闭嘴,不然本大爷就不要你了。”

  “!!!!”

  茨木抽泣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用手捂住嘴巴,咬破的手指流下鲜红的液体,弄脏了他的脸。茨木竭力把到了嘴边的声音又咽了回去,慌乱的摇头。

  不要……

  挚友不要不要茨木……

  茨木会很乖,会听话的……

  “乖。”

  酒吞很满意茨木的乖巧,抚摸宠物那样摸了摸他毛茸茸的头发,诱哄一般:

  “现在,趴下。”

  茨木不敢再犹豫,立刻趴在了身旁的课桌上,××高高撅起,显得浑圆而××,纤细劲瘦的腰肢被拉成一个美妙的弧度,整个人宛如一张绷紧的大弓。

  “好,把裤子脱掉。”


  酒吞没有×过男人,从来没有。女人倒是有好几个,但也只都是×友的关系,凭借着他的外貌,床伴什么的好找的很。

  在今天之前,酒吞一直很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直男,不会对男人感兴趣,即便他的朋友中有好这口的邀请他,他也只是翘着腿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看××了衣服的男孩。

  但茨木似乎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惯例。对比,酒吞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不在乎自己对面是男是女,有感觉就好,恰好,茨木就是一个能让他有感觉的人。

  茨木的皮肤很白,苍白的有些病态,触感冰凉,像是没有生机的尸体。酒吞轻轻抚摸着茨木的头发,低下头去亲吻他浅淡柔软的嘴唇,姿势纯熟自然,仿佛已经做了千百次一般。

  茨木的身上有股奇异的味道,淡淡的,酒吞一直没有想起那是什么味道,直到茨木尖利的犬齿不小心划破了他的舌尖,酒吞才明白那是什么味道——血。

  甜腻的、粘稠的、带着股铁锈味、堕落的夜晚的味道。

  这味道似乎渗透进了茨木的骨髓,从他的身体深处散发而出,回绕在鼻尖,消散不去。

  本来只是打算浅尝辄止,但茨木的味道实在是太过于迷人,让酒吞又不自觉的多吸吮了一段时间,直到茨木呼吸困难才放开。

  “呼……呼……”

  酒吞静静地等着茨木喘匀气息,用指腹抹掉茨木脸上的眼泪,问道:

  “为什么不反抗。明明喘不过气了不是么。”

  “我……我没事……”

  茨木小声说着,颊边多了抹红色,给他带来了一些生机,主动褪下自己的裤子,顺从地趴在桌子上,白皙的双腿轻轻颤抖着,也不知是冷还是害怕。

  “还说没事,抖成这样。”酒吞轻佻地抬起茨木的下巴,直视他的眼睛:“怕么?”

  “……我……”

  这个问题似乎难倒了茨木,他咬着嘴唇思考了一两秒,最后还是诚实地回答道:

  “怕。”

  “但我更怕挚友不要茨木。”


剩下的看链接吧,放在评论里,翻了给我说


 


评论(10)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