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傻子(上)

  校霸吞×智力障碍茨(不是智障)

  前期吞有一点点渣。

  算是……反对校园霸凌?

  下章再开车。


【酒茨】傻子(上)

  酒吞从小就好奇那个住在自家对门的邻居小孩是谁。

  那个小孩是个怪人,从来没见他出过门,酒吞只在对门那对夫妇回来时偶尔瞥见那个古怪的、白头发的小孩。

他似乎知道自己在看他,他抬起头,一双罕见的金色眼瞳露出一抹惊讶的味道,缓缓合上的房门隔断了他与他的距离,同时也挡住了男孩脸上的惊喜的笑。


  酒吞是他们这个街区的一霸,在一个夏日的午后,带着一群小弟前呼后拥的闹腾。突然他扬起了眉,那个邻居家白头发的小孩蹲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干嘛。

  “你在干嘛。”

  “蚂蚁在搬家。”

  那个孩子抬起头,声音意外的好听,尾音上扬,带着股甜甜的奶味。他的皮肤很白,大约是常年不见阳光的缘故,看起来甚至有些病态。

  他的头发如同白雪一般散在背后,趁着他同色的眉毛和睫毛,显得异常脆弱又妖异,金色的瞳孔在阳光下微微收缩,有点像爬行动物冰冷的竖瞳。

  “你……”

  酒吞的声音变了,他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被他的神情吓住了。

  这孩子在见到他后眼神顿时变了,变得热切而兴奋,其他人在他的眼中似乎都成了布景板一样的物品,只有他才是他的世界中唯一的活物。

  “你要看么?”

  他歪了歪头,天真烂漫。酒吞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他鲜红的嘴唇,像涂了蜜一样,艳色的,晶亮的,咬一下口感一定很好。

  看蚂蚁很蠢,但酒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就答应了下来:

  “好。”

  似乎重复了千百遍,看着男孩的脸,自己的心脏就会跳的很快,有什么陌生的情感破土而出,那是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感情,眼睛有些酸涩,温热的液体流出来,打湿了脸颊。

  他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我陪你。”

 

  酒吞陪那个男孩看了整整一个下午。

  这男孩叫茨木,是对面那对夫妻收养的孩子,因患有脑发育迟缓综合征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在孤儿院,后来又患上了严重的自闭症,现在的养父母可怜他,将他带走。

  这些都是酒吞的父母告诉他的。

  “别靠近他。”

  他的父亲这样说道,眼中隐藏着厌恶:“他脑子有病。”

  他没病!

  酒吞想这样反驳,但看着父亲严厉的目光,嗫嚅了几声,又把想说的话吞了回去——为了一个还没见几面的人,不值得。

  他们搬家了,在之后十几年间,酒吞再也没见过那个白发的孩子。


 

  西郊的私立高中不是个什么好学校,里面的学生通常都是各个学校无法管理的人渣、败类、捣乱的差生,还有一些其他学校不要的,身体有缺陷的学生。

  酒吞就在里面上学。

  这个别人闻之色变的烂学校却让他感到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毕竟,他算是这里的老大。

  高二分班,当他嚼着小弟上供给他的面包吊儿郎当的来到理科班时,有些惊讶地发现教室里竟然还坐着一个人。

  白色的短发,脸颊两边贴了胶布,脖颈处有几道淡红色的勒痕,校服显得很破,皱巴巴的,袖口处被磨的发白。他在整理东西,金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像最名贵的宝石。

  “茨木?”

  酒吞皱了皱眉,硬生生地改变了自己前进的路,拐到了茨木旁边。

  “喂。”

  他敲了敲桌子,修长的手指绷出一道优雅的弧度:“你是茨木,对吧。”

  茨木的反应有些迟钝,他眨了眨眼睛,过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有人对他说话,紧张的抿起了唇,慢吞吞的抬起了头。

  酒吞看见他的眼睛时突然有些兴味索然,他失望了,他想看见的不是这样的茨木。

  茨木不是傻子,虽然很多人都说他是,但酒吞知道,他不是,他看自己的眼神不是一个傻子应有的眼神。

  他似乎见过自己,自己也似乎见过他,在不知真假的模糊的记忆里,酒吞甚至可以看见他成年后模糊的侧颜,他在笑,看向自己时那双美丽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色彩。

  现在他只是个傻子,一个普通的、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也不认得他的傻子。

  “还认得我么?”

  酒吞的声音变得高傲,他抱着臂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茨木,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厌恶。

  “你……”

  茨木摇了摇头,他下意识地啃咬着自己的手指,酒吞瞥见他修长苍白的手指上有好几道浅浅的疤,交织在一起,显得可怜又恶心。

  他看着酒吞红色的头发怔怔发愣,好像想起了什么,又低头看了看被自己咬出血的手指,那鲜红色的液体似乎刺激到了他,他的视线变得混浊不堪,苍白的脸颊上也多了一抹血色。

  “酒吞。”

  酒吞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从桌子上跳下来,他不想和一个傻子再浪费时间了,无论他能不能想起,也都不关自己的事了。

  “酒吞……”

  身后传来茨木急促的呼吸声,他像是犯了病,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瞳孔缩小,反复的念叨着酒吞的名字。

  “酒吞……酒……吞……”

  “挚……友……”

 


  最后两个字,酒吞没有听清,他只听见椅子被带翻发出的撞击声,当他回头时,恰好看见茨木趴在地上抬头看他的目光。

  欣喜的,困惑的,绝望的,还有一种他从未见到过的,浓烈的令人窒息的情感。

  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像是木偶获得了生命,茨木整个人变得鲜活起来,拂去了表面的灰尘,生锈的齿轮重新开始嘎吱嘎吱的转动。

  他的世界只剩下了他。

  他的生命似乎只是为了遇到他。

                     (未完待续)


  觉得写的很明显了,关于茨木的病。

  茨木精神有问题😂呃,后遗症

  因为昨天胃疼,所以没写完,先放个上_(:з」∠)_


评论(11)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