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第五太阳纪(三)•最后一曲

  新连载,算是……黑暗系异能文?不算是西幻😂是现代……

  黑暗帝王吞×温驯野兽茨???两人兄弟设定,亲兄弟哦~他们爸爸……咳,能猜到吧?

  最后的太阳纪设定,没看过也不要紧,设定很带感的,神血异能世界毁灭什么的……

  下章鬼切出场。

  渴望大家的评论和点赞~这章搭配just one last dance食用更佳~

【酒茨】第五太阳纪(三)•最后一曲

  北地的冰原上,耸立着一座沉默的城堡。

  它的建筑风格是很明显的欧洲中世纪的建筑风格,厚重的青灰色砖石墙壁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层,尖锐的塔尖上是手持利剑、双眼被覆的命运女神——神之眷族的族徽。

  它矗立在冻土之上,灰白的色彩几乎与这片土地融为一体,如同神明的双眼,漠然地注视着整片大地。

 

  小白打心眼的讨厌这里。

  乌利尔家族的直升机只能开到离这里足有几十公里远的市集上,那里是人类在这片冰原上活动的最远距离。来自各国的渔船在这里停泊,交易北地的毛皮和从冰层下面捕捞上来的鲜鱼,营造出一种虚假的繁荣。

  “酒吞童子,我们——”他敏捷地闪过一个满身鱼腥味的彪形大汉,捂着鼻子露出厌恶的神情:“啧,酒吞童子,离你们家还有多远?”

  “二十多公里吧。”

  酒吞倒是显得非常从容,他那股子高贵的气质哪怕在这种环境下都异常显眼,没人敢挡在他的面前,甚至没人敢抬头看他一眼。常年在恶劣环境下生活的人们都不缺少眼色,对于他那俊美的不似凡人的容貌也不敢有所不敬。

  相比较小白的狼狈来说,他的姿态优雅异常,甚至有余力抓着茨木的手,那双紫的惊心动魄的双眼异常柔和,回答白藏主的话也没那么盛气凌人了。

  “咳咳咳,什么??二十多!我的天……酒吞童子,你会传送么?”

  “当然不会,你为什么这么问?”酒吞挑了挑眉,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小白的幻想:

  “空间传送,那可是帛曳家族的招牌能力。”

  “我以为你什么都会呢……”

  “本大爷从来没说过我无所不能。”酒吞眯起眼睛,打断小白的话:“如果你脖子上顶着的那个东西不是装饰的话,小狗,我想你应该知道,能力者只有一种特性的能力,哪怕我们神之眷族,至多也只能有两种能力。我知道晴明那家伙已经给你说过我的事了,所以不要再把无知当成你的财富。”

  “那你难道每次都是走回去的?”

  小白怀疑地皱了皱鼻子,他可没被酒吞吓住。神血值9.8的人走路回去?想想就觉得好笑。

  “本大爷不会,可没说我的茨木不会。”

  酒吞笑了笑,以一种孩子气的炫耀亲了亲一直安静的呆在他身边的茨木童子。小白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忽略了茨木,明明他比酒吞童子的神血值更高,却安静的像个人偶,毫无存在感。

  “啊……抱歉,茨木童子。”

  “没关系,吾不介意的……”

  茨木摇了摇头,他似乎很习惯被人忽略,甚至于对这一事实还挺享受。小白尴尬地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要知道,神血值的作用可不仅仅是为人类带来强大的力量,它甚至足以令人跨越一个物种。精致的容貌、强烈的存在感、长久的寿命,以及超凡的地位。可以说除了人类的外表,他们从基因层面已经脱离了人类这样一个生物族群了。

  茨木的长相只能算得上不错,别说与酒吞童子相比,哪怕和其他神血家族的成员相比都存在一定的差距,更别说这种稀薄的存在感。这可不是神血值为1.2的人应该存在的问题。

  “好了。”

  酒吞淡淡的看了眼讪笑着的小白,冷哼一声,不想多谈这个话题,抬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旅店,冷淡道:

  “小狗,你不是想知道安排么?喏,住在那里。”

  “呃……酒吞童子,你……确定?”

  “本大爷确定。”酒吞似乎心情好了一些,他拉着茨木的手,慢慢地走过去,顺便回过头嘲笑了一下踯躅不前的小白:

  “怎么,小狗?不敢就不要来了。”

  “谁谁谁不敢了!我,我可是梦山之主!我不是小孩子了!”

  为自己壮了壮胆,小白深吸一口气,跟在酒吞茨木两人后面走进了这个名为“血液”的旅馆。

  小白,全名白藏主,他自认为自己算不上什么大少爷,也挺能吃苦耐劳的,对糟糕的环境忍耐力颇佳,然而今天,他觉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刷新了自己认知的极限。

  晴明大人,小白可能快要被迫放弃任务了……

  油腻腻的餐桌,脏兮兮的床铺,布满了蜘蛛网的天花板,裂了缝的且隔音很差的墙壁,昏黄的灯光,不怀好意的住客,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纹身老板。天哪,小白这是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哈,又是你。”老板看起来认识酒吞,“我记得你,年轻人,你每次来到我的店都会吸引一大批女人,我得请你一杯酒,别拒绝,这是你应得的。”

  “本大爷可不会拒绝到手的食物,尤其是酒。”

  酒吞换了身衣服,他把行李放到楼上的功夫还有空冲了个澡,现在穿了身白色的浴衣,衣襟处绣着金色的家徽。他的头发还是湿的,就这样散下来落在肩上,流下一道道深色的水痕。

  水渍顺着他的锁骨流下,滴落在他健美的胸肌上。他勾着唇角,笑的邪异而放肆,小白清楚的听到一大批人抽气的声音。

  “哈哈哈爽快!来,干!”

  老板倒了一大杯透明的酒液递给酒吞,酒吞毫不在意杯壁上乱七八糟的指纹,仰头将酒液灌进了喉咙,举杯示意:

  “干,为女人。”

  “好!为女人!”

 

  “茨木童子,问你个事……”

  小白悄悄挤过这一群头脑发热的彪形大汉,来到茨木身边。茨木没喝酒,他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酒吞给他点了分三分熟的鱼排,惨白的鱼肉上还带着鲜红的血丝,他埋头撕咬的样子真的像极了野兽。

  “唔?什么?”

  “咳,那个……酒吞童子他经常来这里?”

  “对呀。”茨木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小白问什么会问这样一个白痴的问题。

  “可这儿……有点脏……”

  “还好。”茨木歪着头想了想,以他的眼光觉得这里还好,有吃有喝,味道还不错,床铺脏点算什么,他还躺过雪地呢。

  “……算了。”

  小白憋红了脸,自己真傻,问茨木这个问题,就相当于你问和尚这肉好不好吃一样,明知故问。

 

  酒吞童子看起来跟平常挺不一样的。

  小白坐在椅子上,托着腮看着前方谈笑风生的酒吞童子。平常的他总是一副气人的样子,虽然看起来挺彬彬有礼的,但骨子里的傲慢让他与其他人隔开了一条巨大的鸿沟。

  但现在,他在这群什么能力都没有的普通人中间,虽然仍旧优雅高贵,但那股子傲慢劲儿却淡了不少,看起来好相处了许多。

  “茨木。”

  他向两人坐的地方走过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的动作而移动。小白咂了咂嘴,他不得不承认,酒吞童子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任何人喜欢上他。他也懂得如何去利用自己的优势,呆在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这个旅店里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他俘获了。

  “过来,陪我跳舞。”

  昏暗的灯光下,酒吞极富侵略性的容貌似乎收敛了一些,傲慢的眉眼间多了一层温柔的色彩。他向他的爱人、兄弟伸手,优雅的如同身处贵族的宴会,连那几把油腻腻的椅子看起来也多了份神秘的色彩。

  “好。”

  茨木干脆的点了点头,似是笑了,苍白的唇角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他搭上酒吞的手,下一刻就被紧紧地握住,酒吞揽着他的腰,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态,拥着他进了中央那个简陋无比的“舞池”。

  “God……”

  有人喃喃地念叨着,也不知是习惯性的呼唤神明,还是他真的见到了自己心中的……神。

  “是挺好看的……”

  小白嘟囔着,也不舍得把目光从舞池中央这两人身上。红色和白色,让人想起无尽冰原上流淌的血液,惨白的腕骨上挂着鲜红的皮肉,血淋淋的,却又是那么吸引人。

  酒吞的眼镜紫的惊人,如同世界上最名贵的紫曜石,他看着茨木,不由得痴了,那张俊美的脸上不自觉的带上了令人尖叫的温柔笑意。

  茨木那双金色的竖瞳在灯光下看起来也没那么瘆人,反而晕染出一种迷人的光晕。他倚靠在他的怀里,像是藤蔓依附着大树,苍白的颈子露出来,反射出细腻的、贝壳样的光晕。

  “Just one last dance……”

  音响发出沙沙的声音,趁着这迷离的灯光,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是一种性感的沙哑。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é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他们在舞池中相拥,旋转,白色浴衣的衣角飘扬而起,像一只断翅的蝴蝶。

  “when we sway and turn 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最后一曲。

  没人打扰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很轻,酒吞童子眼中的情绪沉重的令人不敢触碰。他松开了抓握着茨木手腕的手,绅士地向他鞠躬。

  “亲爱的,你跳的很好。”

  “你……也是,哥哥。”

                     (最后一曲•完)

  啊……这章好难写啊……

  话说,鬼切啥性格?只看绘卷不太懂……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