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七)•一吻定心

   秦时+天行。韩非中心,病弱公子非。韩非复生设定,与逆鳞是共生关系。

 

  非良继续!

  小良子竟然夺得了先机?!

  让人心疼的非哥哥

 

*有政非、卫非、非良,一点点斯非。


* 私设非非死亡不是李斯的锅。


*时间线确定为秦五。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七)•一吻定心

  “子房,我以为你生了我的气,永远也不会来了呢。”

  如玉般的美人倚在榻上,周遭散落了一地酒壶。他喝的醉醺醺的,衣襟大敞,一双桃花眼里似是起了雾,朦朦胧胧的,墨发如同瀑布一般倾泻下来,被酒液浸湿,散发出一股诱惑的气味。

  “韩兄!你怎么!”

  张良推门进来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惊怒,他快步走上前去,劈手夺过韩非手中的酒杯,想责备他但又心疼,看着韩非饮了酒后的脆弱之态心里难受的紧,忙扶着他躺下,又自己蹲下来慢慢的将地面收拾干净。

  “韩兄你这又是何苦……”

  他低声呢喃着,看着韩非眼角泛起的嫣红,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触摸了一下。

  湿的。

  “子房来陪我……陪我喝……呵呵……卫庄兄明早定会把我骂个狗血淋头……紫女姑娘……弄玉……”

  韩非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张良低头看去,他竟然就这样睡了,拉着他的手,拽的很紧。也不知做了什么梦,眉毛蹙在一起,看着像是一个脆弱的孩子。

  “王上……”

  韩非的睫毛不安的抖动起来,有晶莹的液体从他的眼中渗出。

  “不要再逼非了……”

  “……韩兄?”

  张良保持着这样被韩非抓住手腕的姿势别扭的坐着,另一只手轻轻抚弄着韩非额前的发,担忧的看着他。

  而韩非此时似乎陷入了梦魇,他的眉头越皱越紧,颜色浅淡的唇更是失了所有的色彩,整个人苍白而虚弱。

  “不……卫庄兄……别来救我……”

  “紫女姑娘快走!”

  “子房……子房……子房……啊!!!”

  他突然惨叫起来,声音嘶哑干涩,汗水将他月白色的深衣浸了个通透,额发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他的身体不自然的蜷缩着,指甲直直的刺入手心,留下几道带血的痕迹。

  “韩兄?韩兄醒醒,韩兄!”

  “子房……子房……”

  张良的声音似乎起到了一些效果,韩非看起来平静了不少,眼球震颤的不再那么厉害,他紧紧抓着张良的手,宛如溺水之人抓到的浮木。

  “子房莫要为非……”

  剩下的话张良没听清,韩非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呼吸变得平稳,紧皱的眉也松开不少。张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挽起韩非宽大的衣袖。

  “果然……”

  张良闭上了眼,诡异的紫红色纹路已经顺着韩非的腕部爬到了手肘,这片吞噬生命的藤蔓紧紧地缠绕在韩非的身上,吸吮着他的生机,闪烁着暗色的光芒。

  “六魂……恐咒……”

  张良不知道六魂恐咒真正的作用是什么,但即便是从名称上来看,这个咒印显然直指灵魂,充满了不详与邪意,绝对不只有置人于死地这样一种作用。

  “阴阳家……”

  张良一向平静的眼中掀起了惊涛骇浪,永远一副智珠在握、温文儒雅的儒家三师公此时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他的手紧紧扣在身旁的案几上,狂躁的内力瞬间喷涌而出,将案几的一角硬生生地掰了下来。

  也不怪他这样,任谁在经历了失而复得的喜悦以后又得知可能会得而复失,而且竟然还是之前那些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还如同上次那样无能为力,大概再平和的人都会暴怒起来吧。

  然而愤怒过后就是迷茫,张良低下头,看着韩非那双骨节分明、修长苍白的手,看着韩非那平静的睡颜,巨大的痛苦如同海浪般将他淹没。

  “韩兄……”

  这声音嘶哑的都不像他了。

  “良……该怎么做……”


 

  “子房……?”

  “韩兄,你醒了。”

  韩非用手撑着身子,从榻上慢慢的坐起来,看着外面暗沉的天色,叹了口气,问道:

  “我……睡了多久?”

  “三天。”

  张良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下的青黑让他看起来异常的疲倦。在韩非昏睡之际,他不眠不休,拒绝了别人的帮助,自己一个人硬生生地顶了三天,寸步不离,连眼睛都没眨几下。

  他实在是怕了,他怕他的韩兄就这样又一次的离他远去,什么都没说,连一句告别都没有。

  “三天……啊。”

  韩非不用问就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看着张良那疲倦不堪的样子,饶是已经下过了决心,却还是忍不住抚上他的发顶,关切道:

  “莫要累着了,我没事,子房你去睡吧。”

  “韩兄……为何不告诉我……们。”

  该来的总会来的。

  韩非自从醒后就知道自己早晚都要面对这个问题。他不想告诉自己的同伴,更何况他们不仅仅是普通的同伴,他们对自己都怀着异样的情感。

  从未想过会有人如此牵挂着自己,会有人比自己还要在乎自己的生命。

  他是法家,对于人性,他看的比谁都透彻。但正因为如此,他才如此珍惜这些美好的情感,哪怕让他感到了一定的困扰,他也甘之如饴。

  “子房。”

  他抬起头,直视张良那双淡色的眼睛,认真道:“子房,非是不能,实乃不敢。告诉我,你若是知道,该当如何?”

  “如何?自然是……”

  说到一半,张良突然明白过来,垂下眼帘,不再言语了。对于卫庄而言,韩非是他心中认可的首领,更是他心中不能碰触的禁忌。对于嬴政而言,韩非是他的禁脔,即便张良对他再是不喜,也不能否认他对韩非的感情。

  他们都是一样的。

  当自己知道了韩兄的身体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后想怎样?

  庞大的毁灭欲望从自己的心底迸发,以及无法抵抗的诱惑,仿佛来自心灵深处的低语——占有他,让他剩下的时间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不顾一切,哪怕引起了他的反感也不在乎。他就要死啦,自己爱的人,想要守护的人快死了,自己却如同上次那样无能为力,多可笑。

  所以韩非不能告诉他们,也不敢告诉他们。这次若不是被他恰好撞见,或许到死他都不会说的。

  “韩兄,那你的理由……是这个么。”

  “……算是吧。”

  韩非无奈地苦笑。他能说什么?说不止如此?说他的复活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不能说,即便到了如此地步,他还是不能将所有的事实告诉他。

  “子房,你知道么?你的命,还有很长。”韩非的声音淡淡的,那双桃花眼里似乎流淌着时间的长河,“很长很长,长到……你可以看到新的时代。但我不同,我本该早就死了。逆天改命?死而复生?哪有这么好的事。”

  “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子房。”


  天渐渐亮了,在微熹的晨光里,张良对韩非露出了一个柔软的微笑。这个笑是那么好看,在张良那张美如女子的脸上绽放,更是让韩非下意识地放轻了呼吸。

  “可是韩兄,良……喜欢你。”

  “此生,良都不会再遇到动心之人了。”

  温热而柔软的唇瓣像一朵盛放的蔷薇,从枝头飘落,轻轻落在额上,又顺着脸颊落了下来,一触即离。

  他吻了他。

  韩非抿着嘴唇,也没拒绝,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张良,苦笑道:

  “子房,别这样。”

  “良不会后悔今日所做出的决定,得偿所愿,此生无憾耳。”

  “但我……无法回应你。”

  “良不需要韩兄回应,韩兄死去的那些年,良没有哪日不后悔,后悔不曾向韩兄表露心意,哪怕被拒绝也好,也算是了了心愿。良……不想再后悔下去了。”

  “韩兄,良心悦你。”

  张良的目光澄澈而柔和,令人无法拒绝。这句话与刚刚相同,他又说了一遍,但这次韩非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竟无法说出,默默地咽了回去。

  这种事……只要张良下定了决心,那他的劝告又有什么用呢?

 

  “……罢了。”

  最终,韩非妥协了。

  “子房,不要把这件事再告诉任何人了。”

  “良不会的。”

  张良颔首答应,即便韩非不说他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

  这是他和韩非的秘密,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

                  (第十七章•完)


看出来非哥哥复活的秘密没有?

最近忙的头疼,如果觉得文的水平下降了请多多包容_(:з」∠)_脑子一团浆糊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