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第五太阳纪(二)•兄弟

  睡前福利,更文啦~

  连载,算是……黑暗系异能文?不算是西幻😂是现代……

  黑暗帝王吞×温驯野兽茨???两人兄弟设定,亲兄弟哦~他们爸爸……咳,能猜到吧?

  最后的太阳纪设定,没看过也不要紧,设定很带感的,神血异能世界毁灭什么的……

  大舅出场。

  渴望大家的评论和点赞~


【酒茨】第五太阳纪(二)•兄弟

  白藏主一夜没有睡好。

  晨光微曦,白发的少年放弃了抵抗,从被窝里爬出来,顶着个大大的黑眼圈任命的踏上了餐厅的路途。

  “真是糟糕透了……小白竟然会失眠,感觉这是个不好的预兆……该死的蓝血人!”

  “什么是……蓝血人……”

  突然,一个声音在少年耳畔响起,一瞬间,白藏主感觉自己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像只受惊的猫咪。

  “狐影•守!”

  同体白色的狐狸虚影自少年体内窜出,毛茸茸的大尾巴化成一道道亮晶晶的咒文,刻印在虚空,泛着一股神秘的气息。

  “狐……狸?”

  白发的男子歪了歪头,一双金色的兽瞳里满是不解,似是觉得有些好玩,他伸出一只过分苍白的手,就这样毫无防护的去触碰那个白色的狐影。

  “啊!!!别碰!!”

  可是已经晚了,男子的手触碰到了那个庞大的白色狐影和密密麻麻的金红色咒文,霎时间紫红色的电流连成一片,如同触碰到带电的墙壁一般,将他的指尖烫的焦黑,若不是收的快,整只手估计都要不幸遇难了。

  “啊!!!怎么办怎么办……惨了惨了……酒吞童子一定会杀了我的……晴明大人的计划要因为小白而放弃了么……呜……”

  见他伤的这么重,小白的眼睛都红了,索性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顽强竖立在头顶像狐耳一样的乱发也自然而然的垂了下来,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为什么要哭?”

  “呜哇……你这个人,明明看见我释放了技能为什么还要凑过来……没人会这么干的吧呜……”小白抽抽噎噎地抬起头,想骂他几句,但忽然想起昨晚晴明对他说的话又沮丧地把头低了下来:

  “算了……给你说你也听不懂……酒吞童子见你受伤一定会杀了我的……”

  “酒吞……挚友为什么……要杀了你?”

  “当然是因为你……欸??”

  小白刚想说“当然是因为你不长眼的凑过来然后受了伤”,还没说,眼前便出现了一只苍白消瘦的手,骨节突出,皮肤上还留着一道道不太明显的疤痕,完完整整,方才被烫的焦黑、甚至露出粉红色嫩肉的手指仿佛不存在一样。

  “你你你你的手……”

  “好了。”男子眨了眨眼,“不疼。”

  “嘶……”

  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茨木童子,你果然……”

  果然是个怪物。

  最后一句话小白明智地咽了回去,但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昨晚晴明告诉他的事情。


  “神血值1.2?!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是自创世纪以来神血值最高的人,但观其言谈举止和酒吞童子对他的态度,这种状态似乎是不正常且需要付出代价的。”

  “对哦……感觉……唔……怎么说呢,小白说不上来……”小白摇了摇头,但紧接着眼睛亮晶晶地询问晴明道:“茨木童子是不是比酒吞童子还要强大?”

  “不。”

  “啊?为什么?”

  “他是残缺的。身体、感觉、人格,乃至灵魂,都不完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用这副躯壳承装了过量的神血,唯一的结局只有毁灭。”

  看着小白呆呆的样子,晴明无奈地摇了摇头,想了想,还是打算一并告诉他,毕竟他需要在人家的地盘上呆很久,告诉他以免他犯了人家的忌讳。

  “小白,你想过么?家族世世代代神血值维持在0.9之上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么?”

  “代价……?”

  “他们只能与同样神血值在0.9之上的家族结婚,现在没有这样的家族了,他们只能内部通婚,每一代生出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他们相互结婚,是夫妻,也是兄妹。”

  “啊!可……可是……”

  “频繁的近亲结婚让他们的血液中携带着家族遗传性疾病,他们的人口开始骤减,家族成员几乎活不过三十岁,到了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也就是说……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他们是兄弟?”

  “是的。”晴明给予了小白一个肯定的答案:“他们是亲兄弟。”

  “但但但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应该不止三十岁了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算起来,几年前的那场大屠杀……那时,他们应该刚满三十岁……”

 


  “蓝血人是什么?”

  茨木很固执,还记得刚刚小白念叨的话,接着追问。

  “别人总是叫吾‘怪物’,挚友会叫吾‘茨木’或者‘亲爱的’,还有人会叫吾‘茨木童子’,蓝血人……是什么?”

  小白愣了愣,他没想到茨木竟然还记挂着这事,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还被听见了,饶是脸皮再厚也绷不住,只得讷讷地解释道:

  “就是贵族啦……你知道的,酒吞童子有时候很像那些傲慢的贵族……抱歉,这样说你们……”

  “没关系。”

  “……啊?”

  小白有些诧异地抬起了头,圆滚滚的眼睛盯着茨木,在他印象中茨木童子并不算是个好说话的人啊,尤其是他还提及了酒吞童子。

  “你很弱,所以,没关系。”

  茨木见他不懂,又好心的解释了一遍,在他眼里,小白纯粹就是一只无害的白毛狐狸,无论他想什么,做什么,都伤害不到他和酒吞,所以,没关系的。

  “哈,哈哈,我这么弱还真是抱、歉啊!”

  虽然小白对茨木的评价很不满意,但通过这件事他也知道了茨木的性格,想了想,还是问他道:

  “茨木童子,看酒吞童子一副那么不乐意的样子,晴明大人许了他什么好处,他竟然会破例带着你来这里?”

  “嗯……”

  茨木用力的想了想,他只是有些迟钝,并不傻,不一会就想到了,将这句他听不懂的话完完整整地复述了出来。

  “晴明说……用他的血浸透……我们的族徽,他是这样说的。”

  末了,为了表明就是这样,他重重地点了点头,毛茸茸的白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不小心荡到了前面,惹得他不高兴地嘟起了嘴。

  可小白却没有心思去看他了,他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茨木方才的话。

  用晴明大人的血……浸透他们的族徽……?

  他们要夺走……晴明大人的生命?

 


  “酒吞童子!”

  门被“砰”的一脚踹开,小白顾不得所有人都在,气势汹汹地盯着酒吞,大声道:

  “昨天你和晴明大人定下的那个契约,我不同意!”

  酒吞没理会他,仅仅是抬眼瞅了一下,继续慢吞吞地以一种优雅的过分的姿态吃着自己那份早餐,向小白身边的茨木招了招手,轻柔道:

  “茨木,玩开心了?过来吃饭。”

  “酒吞童子,你听到了没有!晴明大人的命,你别想夺走!不然……不然我就杀了茨木童子!”

  白色的狐影又一次从小白身上窜出,不同于方才的形态,这次,它们显然更加强大,粗壮的尾巴上燃烧着鲜红的狐焰,组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金红色墙壁。

  “梦山狐影!”

  气氛似乎凝固了,沉闷的可怕,所有人都没说话,紧张的看着小白和表情没什么变化的酒吞,生怕他们一打起来把整栋房屋都给拆了。

  “呵。”

  一声闷笑打破了沉寂,大家诧异地扭头,看见一直傲慢异常、冷静自持的酒吞童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震的房顶都在发抖。

  “哈,哈哈哈哈,小狗,杀了茨木?不是我瞧不起你,茨木的命,你还拿不走,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包括我,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拿走他的命。”

  “如果你能取走他的命,我可真要好好谢谢你。”

  明明是在笑,小白却从酒吞那张俊美的不似凡人的脸上看到一丝难以掩盖的悲伤。正当小白还要说话,却被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晴明打断了。

  “小白,别闹了。”

  “我没有闹晴明大人!小白担心的是您!若他们要的是小白的命,那只要大人同意,小白二话不说就会交给他们,甚至不用他们自己动手!可……可他们需要的……是您啊……”

  “您对我而言,亦兄亦父,您是我的天,您是我的主人,您这样决定,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

  少年的哭声让晴明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波动,同时也让恢复了正常的酒吞童子露出了看好戏的神情。

  “晴明大人,寻找启示有这么重要么?比大人您的命还重要?”

  少年的声音有些发涩,他直勾勾地盯着男人那并不宽阔的身影,一字一顿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男人愣了愣,但还是狠了狠心,闭眼答到:

  “对,很重要”,比我的,甚至是比你的性命更重要。

  “那……那小白不要他们……不要这两个怪物,小白会很努力的自己去找的……”

  “小白。”

  晴明打断了他的话。

  他蔚蓝色的双眼仿佛高渺的苍穹,又似深不见底的大海。他从座位上站起,慢慢的向少年走过去,将他搂入怀里,抚摸他的发顶,声音柔和:“你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我和他们是老相识,他们很可靠的。”

  “但,但酒吞童子想……”

  “这是我的决定。”

  晴明的声音冷硬了一些,小白这才想起,这个和善的男人不仅是他的兄长,他的监护人、主人,更是他狐族的族长,同时也是乌利尔家族的掌权人,神血值0.88的二级能力者。

  “……是,晴明大人……”


  “呦,可真是让本大爷看了一场好戏啊晴明。”

  作为事件的导火索,酒吞没有半分不好意思,反倒是兴致勃勃地全程旁观了这场感人至深的家庭伦理剧。

  “酒吞童子,你我的约定继续进行。”

  “当然。”

  酒吞笑着向晴明举杯,蔷薇般娇艳的红发从他的肩头垂落下来,落进他松垮的衣襟。他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有人暗自吞口水的声音,但他并不在意,相反,他很愿意向人们展现自己的魅力,在他看来,美色也是武器的一种,只要好用,他才不会管那么多,他可是个实用主义者。

  “合作愉快。”

  透明的液体从高脚杯流入他的食道,火辣辣的,全身似乎都暖了起来,连鼻尖上都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酒吞有些迷恋这种感觉,他微闭着眼,让液体在他的口腔里又停留了一小段时间,慢慢吞咽下去,睁开眼,向晴明颔首夸赞:

  “好酒。”

  “知道你好酒,特意把地窖里的拿出来了一部分,等回来再送给你一些,我这里没人喝。”

  “呵,多谢。”

  酒吞晃着手中的杯子,漫不经心地梳理着已经坐在自己身边的恋人的长发,眼神渐渐迷离,耳畔日夜不停的惨叫和嘶吼声似乎弱了些。

  “酒吞,我亲爱的孩子,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的血液可以救你,你的兄弟,茨木,你只能用他的命来换你的命,怎样?你该如何选择?他死,或者……你死。”

  “哈哈哈我的孩子,你可真是个彻头彻尾的……”

  “怪物。”

  “挚友,吾想让你活下来。”

  “吾喜欢你。”

  …………

  “哈哈哈哈……”

  酒吞突然笑了,他看着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一醉解千愁。


  “舅舅。”

  晴明回到了自己的塔楼,刚进门便看到一名穿着华丽厚重和服的美貌女子正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将自己陷在柔软的靠背中,一颦一笑皆是动人的风情。

  他面不改色,仿佛早就知道一般,无奈地摇了摇头,对那人道:

  “您来了怎么也不给我说一声?”

  “呵呵……”

  女子笑了笑,轻启檀口,发出的声音却是柔和的男音。

  “毕竟黑暗家族来光明家族的地盘串门不是一件好事。违背了神的旨意,有些人会气的跳起来的。”

  “这倒也是。”

  晴明笑了,看着这位被他称作“舅舅”的客人道:

  “您来干什么?”

  “看看故人罢了。毕竟和他们有点交情。”

  “您看出了什么?”

  “没有。”

  那人摇了摇头,华丽的头饰碰撞在一起,发出好听的叮当声。

  “那可真是遗憾。”

  晴明摇了摇头,也没报什么希望,挥了挥手,密密麻麻的咒文在空中排列组合,构成一章晦涩难懂的光文。

  “这是我窥测未来的结果,花费了我不少的寿命。但即便是这样,我也读不出这次的浩劫是自然发起还是起源于完全不该出现的他们。”

  “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那人微笑着,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安,一派放松的样子:

  “最后的太阳纪么?我还是挺想见识下的。”

  “只能这样了。”

  晴明叹了口气,蔚蓝的双眼透过玻璃略带担忧地看向远处:

  “小白,希望你能明白,你真正的任务……”

                  (兄弟•完)


    依旧求一个狂霸酷炫拽的酒吞和茨木的姓氏啊……家族姓氏……他们俩比较特殊,不用天使堕天使命名……

  咳,有谁能拼凑出酒茨的往事么?

  兄弟什么的,算是我的个人爱好吧……骨科是我的心头好啊,尤其是年上,那个啥的时候叫哥哥,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

  求亲亲求评论啊!感觉没啥人看的样子_(:з」∠)_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