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all金/全员恶人】Gold(二)•黑暗阳光

  All金,真的是全员。主瑞金、雷金、嘉金……

  黑道设定。

  全员恶人,真的是恶人,没啥好人的。成年设定。黑暗向。

  金黑道家主设定,有点类似家庭教师里的纲吉。

  凯莉小姐专场~放雷狮出来溜溜

  求支持!!~你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上文链接见评论


【all金/全员恶人】Gold(二)•黑暗阳光

  凯莉带着得体的微笑从雷狮财团中走出,对于对方的要求只是应和,不做任何回答。

  “凯莉小姐,我们老大说下次希望由你们的家主金亲自过来签署文件。”

  “好的,我知道了,一定会代为转达。”

  “多谢,凯莉小姐慢走,不送。”

  凯莉脸上的笑容在男子转身的一瞬垮塌。她几乎是恶狠狠地盯着那人的背影,心中暗骂:见鬼去吧!围巾帽子控!还有那个大龄中二病,绝对不会让金过来的,绝不!

  很偶然的,在踏出门后没多长时间,下雨了。

  雨势不大,但也不是那种可以轻易忽略掉的雨。

  “啧,真讨厌。”

  凯莉看了看自己脚下的高跟鞋,任性的将它们撇在一边,赤裸着脚,也不打伞,任由雨水将自己缎子一样黑发淋了个通透,就这样以湿漉漉的姿态钻进了她那辆红色的跑车。


  凯莉一向讨厌下雨天。

  阴冷,潮湿。这会让她想起腐烂的苹果和黏在一起的糖块。

  那时她刚刚从家族逃出来,她那位阴险毒辣的哥哥甚至不惜动用家族的力量对她围追堵截。哼,不就是拿了块破石板么?用得着这样么?

  她的玩具,一向不允许别人染指,尤其是这位她厌恶至极的兄长。

  她毁了石板,同时也彻底激怒了她的哥哥。

  一连下了好几天的雨,她的裙子也变得脏兮兮,湿漉漉的了。为了躲避追兵,不得已,她顾不得暴涨的河水,躲到了桥洞里。

  就是在那里,她遇到了金。

  那是个傻小子,一头金色的短发,乱糟糟的,还带了个可笑的棒球帽。见到她,笑得牙不见眼的。

  “喂,你也来避雨啊?”

  “啊嗯。”

  她冷淡地应了声,微微眯起了双眼,下意识地向旁边移了移。少年的光芒太刺眼了在黑暗世界生活的人,是见不得如此明亮的阳光的。

  “我叫金,你叫什么?”


  她利用了他,利用了这个傻小子。取得了他的信任后,转手骗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还顺带着用他引开了全部的追兵。

  他的下场如何,她并不关心,毕竟背叛和欺骗在这里才是常态不是么?

  忽略掉内心的一点愧疚,凯莉看着少年的身影被爆炸激起的烟尘淹没,转身离开。

  然而最后,她还是被抓住了。

  家族里的人恨她入骨,而她那野心勃勃的哥哥更不会对她心慈手软,若是论谁最想要她的命,她那哥哥无疑会是Top1。

  手无寸铁的少女被关在铁制的牢房里,又阴又冷,甚至连水都没有。

  或许他是想把我饿死吧。

  少女倚在墙边,看着灰色泛白的墙皮怔怔发愣。她几乎可以闻到自己身体里散发出的,腐烂的气息。

  她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凯莉!”

  不知过了多久,一周?一月?一年?就在她要完全放弃的时候,他来了。带着满身的阳光,就这样以无法抵御的姿态闯入了这个关押了她十余年的牢笼。

  “金……”

  “凯莉,我来救你了。”


  金抱着她,一步一步地从鬼狐家族的驻地中走出,少年还未成熟的纤细身影被阳光拖的很长。凯莉身上的粉色洋裙有些破破烂烂的了,金的衣服也同样。

  少年低下头去看她,恰好与她的眼神撞了个正着,随即,他笑了:

  “凯莉,我想你需要再去买一条裙子了,这条好丑。”

  没有抱怨,没有疑问,也没有任何激情洋溢的发言,就这样普普通通的,仿佛过去的几天只是去夏威夷度了个假。

  凯莉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靠着少年那并不宽阔的胸膛,哭的一塌糊涂,浸湿了少年的胸口,渗透了那块薄薄的布料,仿佛要把生命中所有的泪水在这一刻流干一样。

  阳光穿透云层直射下来,照射在两人身上,将凯莉的睫毛染成了同少年发色一般的金黄。

  “唔……凯莉你别哭了,女孩子哭了就不漂亮了。”

  “都怪你,金,把本小姐都弄哭了,说,怎么赔偿我?”

  “啊?凯莉,我,我很穷的……”

  看着少年窘迫的傻样子,凯莉笑了,虽然眼睛还是通红的,但金就是觉得她这个笑容格外的好看。

  “没钱啊……没钱怎么办呢?哎呀,我真笨,我加入你的家族,看着你干活为我还债,这样就很不错嘛,你说对吧,金?”

  完全没有留给少年反驳的权利,少女从他怀中跳下去,哼着歌,迈着轻快的步伐,就这样决定了自己的下半个人生。

  她要和金在一起,永远。


  而如今,我们大名鼎鼎的星月魔女凯莉小姐却遇上了人生的大危机。

  她开始后悔将这个身份不明的家伙带回家族了。这小子编写的人工智能将金哄的团团转,把本来就不多的智商降的更低了。

  “哦!!!罗伯特,你真棒!!!”

  “是罗德烈啦……”

  虽是这样辩解着,但凯莉却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个拥有着一头蓝色乱发的青年对金露出了无奈宠溺的微笑。

  不好!

  凯莉脑海中的警铃大响,这家伙的表情她曾多次见过,无一例外,露出过这种表情的人现在都成了她的情敌。

  别怀疑,金的魅力就是这么大,他对于黑暗世界中的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明明知道是危险,却像飞蛾扑火一般向这团亮光扑去,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金。”

  她走过去,亲昵地挽住他的手,露出她惯有的,小恶魔般的微笑。

  “金,今天的报表看了么?”

  “哎?不是有格瑞在么?”

  “格瑞出去了。”

  “啊?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今天一直在玩啊,金,如果今天的报表你不能看完,今晚就别想吃饭了!”

  忽略掉少年的哀嚎,凯莉迈着胜利的步伐,示威一般向青年看了一眼,唇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想跟我抢金?哼,没门,窗户都没有!


  罗德烈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发展。

  被那个烈斩格瑞打晕后,他觉得自己这次是必死无疑。能收服怪物的必定也是怪物,他这样坚信着。

  看看他的家族成员吧,脾气捉摸不透的星月魔女,冷若冰山烈斩,兽王虽然要好一些,但生气起来的他曾经通过驯养的魔兽灭掉了一个家族!那残肢遍地的场景现在仍旧令人胆寒。成员若此,家主如何?

  但在他见到了金后,一切固有的印象全被打碎重来。

  之前,他从未想过会有这样一个人,灿烂如同那天穹之上流转的日光,湛蓝的双眼中没有一丝阴霾,他就是太阳,Gold,金子,甚至于……God,神明。

  他想他明白为什么那三个人会臣服于他了,他们爱他,比对待自己的生命还要用心的爱他,不掺杂丝毫欲念,从心底迸发出的最强烈,最原始的情感。

  人类的趋光性。

  生长于黑暗,却如同煌煌大日般照亮世间。

  金。

  他默念着这个单词,简短的音节被他含在嘴里,迟迟不肯吐出,硬是读出了一种温柔缱绻的味道。

  星月魔女和烈斩对他的敌意他看到了,但他并不想理会。有生以来,他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上心,哪怕得罪了强者也不在乎。

  “你好,罗德烈,我是金。你是个不错的家伙呢,我很钟意你。”

  “金……”

  他握住了少年向他伸出的手,就像是握住了黑暗中唯一的那抹光明。

  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第二章•完)


下章大概是格瑞专场,嘉九岁会出来溜溜~

想了想,将罗德烈设定为蓝色头发红色眼睛的黑暗系颓废技术宅青年。

还有,罗德烈×金叫啥来着。。。。


评论(7)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