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all金/全员恶人】Gold(一)•烈斩星月

  All金,真的是全员。主瑞金、雷金、嘉金……

  黑道设定。

  全员恶人,成年设定。黑暗向。

  金黑道家主设定,有点类似家庭教师里的纲吉。

  求支持!!~你的评论就是我的动力~

【all金】Gold(一)•烈斩星月

  罗德烈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倒霉。

  作为一名杰出的、从未露过面的、自认为没做过什么坏事的黑客技术宅,他竟然被人装进麻袋里打晕了!最重要的是还到了这里,一个连灯都不开的鬼地方。

  莫不是自己上次侵入银行账户的事情败露了?唔…不会,如果败露了自己显然不会在这里,应该是在那个人满为患的监狱里呆着。

  或者是自己用几张不太雅观的图片和一个简单的病毒程序攻入那几个家族的电脑里的事情被发现了?哦,该死,哪个家族会这么傻冒,一看就是辣鸡弹窗还要去点?这不是手贱么?这个招数现在连三岁小孩都已经骗不到了好吧?

  叹了口气,罗德烈忧郁的45º角仰望天空,看着那黑乎乎的仓库顶棚自怨自怜。

  唉,可怜我一代大好青年,一没杀人,二没放火,三没藏毒,只是偶尔制作点辣鸡弹窗挣个外快,入侵一下银行账户解决一下资金短缺,难道就这样不声不响地被人做掉了么?

  “吱呀——”

  大门开启的声音。

  有人来了。

  罗德烈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被外面的亮光刺了个正着,闷哼一声就用手捂住了眼睛,咒骂道:

  “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敢对我罗德烈大爷这样,快放我出去,不然……”

  “不然怎样?”

  女人的声音。

  甜腻,清脆,还带着点撩人的俏皮,男人无法抵御的诱惑。像是茫茫夜色中的明月,只是听声音便足以令人心醉。

  这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阅女无数的罗德烈捂着眼睛,武断的得出了结论。

  “咳,这位小姐……”

  “叫谁小姐呢?有没有礼貌?”

  “好吧,这位女士……”

  罗德烈的脸红了,这下,他倒是不敢将手移开了。事实上他不擅长应付女人,十分不擅长,作为一名资深且杰出的技术宅,他从出生起从未与异性离得这么近,哦,母亲除外。

  他甚至可以闻到她身上的甜腻的香水味,安娜苏的娃娃,他想。

  “怎么?不敢抬头?是怕被本小姐迷住么?”

  明明是咄咄逼人的话,被她说出来,却变得温柔缱绻,每个单词都被含在嘴里,绕了几绕才吐出来,连尾音都带着少女特有的气息。

  “不……”

  罗德烈不愿被人小看,梗着脖子反驳了一句,快速的放下了手。

  他很没出息的愣住了。

  眼前的女人,不,应该是少女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过膝洋裙,黑色长发,嘴里含着糖果,在唇齿间反射出琉璃样的色泽。

  魅惑而纯情,既有着成熟女人的魅力又有着少女的天真。

  完美的尤物。

  女人笑了笑,她似乎很习惯被人这样注视,踩着她足有十厘米高的高跟鞋,盈盈的在罗德烈面前转了一个圈:

  “我好看么?”

  “好看。”

  罗德烈诚实的点了点头,他一向是这样。他的回答取悦了女人,她蔚蓝的双眼成了一道弯弯的月牙,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呀,真是个诚实的好孩子。我喜欢你的诚实。”

  “别玩了。”

  突然,自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从暗处迈出的那一刻,似乎外面的星光在这一瞬全部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银发,紫眸,极为罕见的色彩。

  危险!!!!

  罗德烈下意识地撑起手臂,向后移动了几步,看向男人的眼神满是忌惮的神色。

  这个人……

  不……他不是人……他是……

  怪物。

  黑暗世界的人通常有着自己的一套处事规则。

  不要惹上自己完全无法对抗的人,这一条通常排在无缘无故死亡名单的Top1。

  死亡原因,有眼无珠,蠢。

  罗德烈此时就觉得自己蠢得要命。

  以往引以为豪的智慧通通派不上任何用场,他只能像个可笑的懦夫一样,畏惧的发抖,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平静的等待着食物链上层对自己命运的宣判。

  对,是宣判。最主要的是,他还无法抵抗。

  自己是怎么惹上这样强大的怪物的?

  那个男人没有做任何事,仅仅是松松垮垮地依靠在门边,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姿态,那双锐利的紫瞳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他,像是在审视什么,末了,露出一种奇异的、嫌弃一样的神情。

  “快点,别玩了,凯莉。”

  “凯莉?!”

  一直处于战战兢兢状态下的罗德烈霍然抬头,眼睛瞪的很大。

  他听到了什么?凯莉?!是他知道的那个……凯莉么?他怎么会惹上他们?!

  “啧,真是无趣的男人,还是金有意思。”

  女人不满的咂了咂嘴,又露出她一贯的、小恶魔般的笑容,嚼碎糖果的声音在这个空旷的空间分外刺耳。

  “是啦,就是本小姐,别人都称呼我为……”

  “星月魔女,凯莉。”

  “啊呀,看来这位小哥哥知道我呢~”

  女人伸出她那双保养的极好的、白嫩的手,轻柔的放在罗德烈的肩头,俯下身,唇齿间那股甜腻的水果糖的气味让罗德烈有些下意识的恶心。

  以后再也不会碰水果糖了。

  罗德烈晃了晃脑袋,将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驱逐出去,还以后,自己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说不定。毕竟……他们可是那个家族的人啊……

  宛如彗星一般崛起,没人知道这个家族的boss是谁,更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他的一切都是个迷。相对而言,广为人知的是他手下的三位家族成员。

  烈斩,格瑞;星月魔女,凯莉;以及兽王,紫堂幻。

  未进入这个家族前,格瑞一直是个独行侠,“冷淡的像是北极冰原上亘古不化的冰川”,这是别人对他的评价,没人可以收服这只骄傲的兽,他的强大就是他傲慢的资本,敢于收服他、陷害他的人早已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然而,他臣服了,臣服于一个连脸都没有露过的神秘人。再出现时,他与另一位独行侠,名媛圈大名鼎鼎的星月魔女凯莉站在一起,他们的身旁还有紫堂家的嫡子——紫堂幻。

  这只傲慢的兽,既然臣服,便不会背叛,他的忠心任何人都无法辩驳。

  疯狂。

  毁灭者。

  捉摸不透。

  这就是外界对这个家族的评价,他们就如同那涌动着岩浆的火山口,时刻准备着下一轮的喷发。无视规则,毁灭秩序,任意妄为。

  被这样的家族盯上,或许自己真的跑不掉了吧。

  罗德烈苦涩的微笑,抬起眼睛看着那个美丽的女人,问道:

  “凯莉小姐,请问我有什么惹到你们的地方么?”

  “没有啊。”

  女人低着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涂着粉色指甲油的手指纤细而修长,白的令人目眩,宛如最完美的艺术品

  但罗德烈可没心情欣赏这个。

  他张大了嘴,不可思议地问:“那……那你们把我绑来……”

  “不要说绑嘛,多难听,我们是请,请你懂么?”

  女人“嘿咻”一声,跳坐到了旁边的集装箱上,毫不在意自己的裙子粘上了灰:“金想见你。”

  “金……是谁?”

  “金就是……”

  “凯莉。”

  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突然打断了女人的话,他保持着冷淡的面色,迈开腿,不慌不忙地向罗德烈走过来,冷酷的紫眸微微波动。

  “和我们走你就知道了。”

  “哎哎哎,我还没说同意不同意呐!”

  “你的意见于我们而言没有任何用处。走吧,别让他等太久。”

  “是啊是啊,金那家伙可是说‘罗德烈是个好人’的来着,本小姐倒是要看看,这个呆头呆脑的家伙有什么好的。”

  罗德烈眨了眨眼睛,敏锐的从女人的声音里听出一丝不爽,心中警铃大响,苦着脸,更不愿意去了,磨蹭半晌也没从地上站起来。

  “哼,麻烦。”

  “咚”的一下,罗德烈只来得及看见一把闪烁着绿色荧光的长刀就晕了过去,连反对的话都憋在嗓子眼没说出来。

  “好了。”

  “是是是,你厉害,金如果不开心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他不会的。”

  “痴,青梅竹马了不起啊?青梅竹马敌不过天降听说过么?”

  “呵。”

                      (第一章•完)

喜欢的话请留下你的评论呦~~~

还有,罗德烈眼睛啥颜色……?

  

 

评论(11)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