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毒埃/暴卡】秘密情人(02)

毒埃/暴卡
没看过漫画,仅根据电影脑洞
电影中时间线推了三个月左右,两人(?)已确定关系。
卡尔顿暴乱出场。

【毒埃/暴卡】秘密情人(02)
  卡尔顿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些陌生,他不自觉的伸出手指,触碰到冰冷的镜面才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卡尔顿。”
  他体内同居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倦,冰冷的金属质感消散了不少。
  “Riot。”
  即便知道他体内的共生者看不到他的任何举动,但他还是礼貌的点头致意。毕竟他刚刚救了他,以至于如此强大的他变得这般虚弱。
  他值得他的尊敬。
  或者……不仅仅是尊敬。

  事实上卡尔顿并不是个有礼貌的人。
  他傲慢、自信乃至自大,他将自己视为人类的先驱者,哪怕再多的人诋毁他的行为他也毫不在意,适当的牺牲是必要的,那些愚蠢的、只会喋喋不休、占用人类资源的渣滓早该消失了,他们如果死了,没人会去在乎,也没人会为他们悲伤,他们是极好的实验个体。
  感激我吧,是我让你们垃圾一样的人生重新获得了意义。在我的实验中死亡,为人类这个种族而献身,这样你们还有什么不满的么?
  凌驾于常人之上的智慧让他有了一种奇异的高维视角。可惜,天才总是孤独的,没人理解他,包括他手下的研究员,不解、疑惑、恐惧,乃至反抗。
  一群蠢货!
  难道你们不知道,人类需要进化么?!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们的资源将会越来越少,最终我们的生存也会受到威胁!
  科学是需要牺牲的!
  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一个人漫步在冰冷的走廊,卡尔顿总会感到一阵无边无际的孤独。
  这是代价,先驱者的代价。
  他这样认为。
  直到他遇到了他,或者可以说……它?
  暴乱。
  那个外星生物族群的领导者,全人类进化的希望,同时也是他最完美的合作伙伴。
  强大,睿智,野心勃勃。
  天才总是孤独的,但现在,他想,他已经不再孤独了。

  “卡尔顿,我闻到了同族的味道。”
  “是。”卡尔顿微微颔首,“ 刚才我见到他们了,埃迪•布洛克,毒液。”
  “毒液……哼,种族的叛徒。”
  “那我们……”
  “不用管他们,卡尔顿,我们只做自己的事就好。”
  外星生物体在卡尔顿的身体中蠕动了起来,滑腻的半流体包裹着他的骨骼、肌肉,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强大的感觉。
  卡尔顿能感觉到他在自己的肝脏处呆了很久,似乎是经过了艰难的思想斗争,好容易才从那里离开,在他的肩头凝聚出灰黑色的头颅。
  “你的肝脏看起来实在是太美味了。”
  外星生物体似乎是在笑,咧着嘴,露出一口慎人的白色利齿。他凝胶状的身体慢慢融化在卡尔顿的皮肤表面,将他的脖颈处包裹的密不透风。
  “当然,你的嘴唇也是。”
  “Riot……”
  卡尔顿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喉结滚动间被他的寄生体蛮横地在那儿咬了一口,鲜红的印子在他苍白的皮肤上分外明显,但很快又被修复,直到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
  “No……”
  卡尔顿的声音哑了,嘴唇发青,缺氧让他的头脑渐渐迟钝起来,他轻柔地抚摸着缠绕在自己颈间的寄生体,似是安抚,似是反抗,当然,他的话在这位蛮横霸道的外星生物体耳中半点用处都没有。
  暴乱很明白,这个苍白瘦弱的男人已经是他的了,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他无法反抗他,也不想反抗他,他是他最完美的宿主。
  对待自己的东西,费点功夫也算是值得。
  暴乱得意的凝出触手去抚弄男人的*,这会让他快乐,即便在极度的缺氧中,男人骄傲俊美的脸上也会露出恍惚的神情。
  “Riot……no……”
  “亲爱的宿主,Carlton,我们合作愉快。”

  “埃迪——”
  埃迪叹了口气,停止了自己咀嚼的动作,他亲爱的同居者又在叫他了。
  “什么事?别说你又饿了,要知道,你刚吃了三人份的牛排,Venom,我作为你的宿主,或者说……饲主,我不得不提醒你,要是你再这样吃下去,我们很快就会没钱的。”
  “你可以再去采访一下那些犯人,我会保护你的。”毒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愉悦,连尾音都带着可疑的颤抖。
  埃迪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比如上次遇到的那个犯人,无论是说话的语气和怪异的行为都像是个头脑清醒的疯子,以至于埃迪回来后很久都没有忘记他。他亲爱的同居者以这件事作为理由,抱着他睡了很久。
  天知道这位连个固定形态都没有的外星生物是怎么染上人类的习性的!
  “哦,谢谢,我想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反倒是在面对你时,我需要保护我的屁股。”
  埃迪挥了挥手里的刀叉,继续卷起了盘子里的pasta,虽然毒液已经借用他的身体吃过饭了,但他还是固执的认为食物还是由自己动口更为靠谱。
  哦,该死,得想想怎么健身了。
  漫不经心地翻着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报纸——这是他作为一位新闻记者的习惯,埃迪对于一些可笑的、毫无逻辑的新闻展开了毫不留情的点评,而他的听众也配合的凝聚出一个头,将身体探过来装模作样地和他一起看着报纸。
  “新一届的记者是吃屎了么?狗屁不通的文章也敢登载?回去再喝几年妈妈的奶吧臭小子,哼哼,要是我的学徒,我非得让他再去学个几年语法再来和我谈谈什么叫记者!”
  “啧啧啧,永远的花边新闻,除了明星和总也修不完的轨道工程,这些人就没什么可写的了么?!”
  “还有这……”
  埃迪突然止住了话语,用见鬼了的眼神瞪着这张薄薄的报纸,声音因为太过震惊而尖锐了不少,让在一旁的毒液忍不住伸出舌头狠狠舔了一下他的嘴唇。
  “Venom!”
  “我在我在亲爱的,别激动。”
  “卡卡卡卡卡……”
  “我知道,本来我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的。”
  毒液漫不经心地在埃迪的手指上绕了一圈又一圈,将自己环成一个戒指的形状。
  “不过你不让我说。”
  “你想说的是这件事么?!”
  受到自家这位同居者的影响,埃迪也渐渐放松了下来,又恢复了平常吊儿郎当的样子。有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即便对方已经推到了高地水晶,但你看到队友稳如老狗的样子,心里面还是会有种我们能赢的错觉。
  “哦,Venom,看起来你是可以对付了,那我就……”
  “不,不可以。”
  毒液回答的很快,几乎是不假思索。
  “…………”
  埃迪沉默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蠢货,竟然会相信自己身体里这位出了卖萌和吃,哪里都比不过人家领袖的loser废宅外星生物体。
  “那你还这么冷静?”
  “不冷静怎么办?好啦埃迪——我们能干翻他一次,自然也可以干翻第二次,恩,大概。”
  你说的真TM有道理。
  埃迪叹了口气,默默地将头埋进了报纸,过了几秒,他又突然将头抬起来,卷好报纸,默默地拿起大衣准备出门。
  “怎么了怎么了埃迪?怎么饭都没吃完……”
  “去买健身器材。”
  考试前临阵磨枪的差生总会坚信“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这个没什么用的道理的。
               (Continue……)

  说真的,我都不知道我想写啥😂
  总觉得暴卡更带感✨
 

评论(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