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毒埃/暴卡】秘密情人

毒埃/暴卡
没看过漫画,仅根据电影脑洞
电影中时间线推了三个月左右,两人(?)已确定关系。

【毒埃/暴卡】秘密情人
  埃迪发誓他*的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名男性,不,应该说雄性亲密接触。
  身为三从四德五讲六美性向正常的米国大好青年,埃迪自认为自己干的还算是不错。有个不错的工作,它可以用来满足一下自己突如其来的正义感,挣钱之余可以当几回人民的英雄,实现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最重要的是他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这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可是事情又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埃迪被迫仰面躺着,眼睁睁地看着一坨,对,原谅我用如此不文雅的词语来形容它,的确是一坨黑色的不明物体在他身上蠕动,就像一团果冻。
  该死的,果冻什么的,以后再也不会碰了!
  只见这坨液体状的生物从他的肚脐移到了胸口,最后化为一张薄薄的橡胶质感的面具覆盖在他的面部,从他的口鼻处渗进了他的身体。
  “嘿,老兄,我想我得告诉你,这种感觉我很讨厌。”
  从口鼻处渗入什么的……想想就有点微妙的恶心……
  埃迪打了个寒战。
  “埃迪——”
  耳旁响起了极富金属质感的声音,身侧空无一人,但埃迪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发了疯,而是这位“亲爱的”共生者做的好事。
  “埃迪——”
  “好了好了,我听到了,不要再催魂似的喊我了,我会折寿的知道么?呃……大概在遇到你之后,我每天都在折寿……”
  “亲爱的埃迪,别这样说嘛——”冰冷的金属音此时听起来竟然有些……甜腻?
  “我向你发誓,你是不会折寿的,只要我在,你就不会。”
  “好——吧——”
  埃迪拖长了声音,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想从地上爬起来,但做了几次都做不到,深呼吸了几次,他终于忍不住向自己这位孩子气的、无赖的、但又该死的讨人喜欢的同居者大吼道:
  “你要是再不把你身体的一部分从我屁股上移开,我就去做核磁共振!”
 
  磨蹭了半晌,在完全满足了自己的想法后,毒液这才将自己的触手(?)从自己这位亲爱的宿主的屁股上移开。
  说实话,他还挺舍不得。
  肌肉紧实,既不单薄又不肥腻,肉感十足,摸起来也……
  咳……
  毒液在心里悄悄的又为自己挑选宿主的眼光点了个赞。
  他很明白这个看似颓废的男人的内心有多么强大,用人类的话说,他是个通常意义上的好人,富有正义感,正是这不切实际的正义感造就了他独特的灵魂。
  他不是他的第一任宿主,但毒液希望他是最后一个。
  他不想离开他,他想保护他,和他在一起,哪怕放弃自己的种族、食谱,从彻彻底底的肉食动物变为无害的素食主义者(在毒液看来不吃内脏就是素食主义)他也愿意。
  当然,巧克力和薯条的味道的确不错……
  “嘿,埃迪。”想到这儿,毒液从自家宿主肩头探了个头,像宠物狗宠物猫那样蹭了蹭宿主的脸颊。
  “什么事儿?”
  埃迪的语气还很是不好,任谁正在和一位漂亮的女性说话时,体内的外星来客突然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伸出长长的舌头冲她裂开一口森白的牙齿微笑也不会开心吧?
  自然,那个女性被吓的惊呼了声,跑掉了。
  “我喜欢你。”
  “……啊????”
  “我想和你**。”
  “呵。”埃迪对这句话的回应是竖了两根中指。
  “Fuck you。”

  “埃迪,我难道表达爱意的方式错了吗?你们人类不都是这样么?”
  “问题不是这个,寄生虫。”
  “别叫我寄生虫!”
  “好吧,Venom。”埃迪从善如流:“Venom,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我和女性谈话时冒出来?”
  “你动心了?埃迪,相信我,她们不适合你,你看,她们见到我都叫着跑开了,还是安妮胆子大一些。”
  “是啊是啊,她是不同的。但我并没有和她们发生任何关系的想法!”
  “可你的心跳变快了。”毒液闷闷不乐道:“我听到了。”
  “那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Venom,就像你见了美丽的异性时会有的正常反应,对,这很正常。”
  埃迪一边随口应付着,一边穿了大衣打开房门,他需要上街买点东西,计划全被这家伙打乱了,一回家这家伙就闹起了脾气,白白耽搁了这么长时间,但愿超市的特价肉食还没有被挑选完。
  “呃……这个难道就是你们人类说的……生理期?”
  “去你*的生理期!生理反应!生理反应懂么!”
  埃迪忍不住爆了粗口,无奈地捂住了额头。他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这位性格奇葩到极点的同居者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如果是装的,那他完全可以去角逐一下今年的奥斯卡小金人。
  “Venom……”他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没有一指头戳爆同居者从自己身体里分化出的头。
  “生理期只有女性才有,我想你知道。”
  “不,我不知道。”
  毒液回答的斩钉截铁。但随后,他又补了一句:“你不是女性么?”
  “不!我不是!我是男的!直男!”
  埃迪觉得自己后面那句话特别没有说服力,尤其是在自家同居者紧紧缠绕着自己腰部的情况。
  “好吧,我的前女友,你认识的,安妮,她就是女性,懂了么?我们的……额……生理结构不一样。”
  “懂了,她有胸,你没有。”
  “……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的话。”
  “但你是我的雌性,不,应该说你是我的配偶。”
  毒液一记猝不及防的直球将埃迪打的晕头转向,眨了眨眼睛,埃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呃”声就又被打断了。
  “不是只有雌性才会成为雄性的配偶么?但我喜欢你,埃迪,我喜欢你身体上的气味,我喜欢你的声音,还有你体内的内脏和骨骼,所有的我都喜欢。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埃迪。”
  埃迪的嘴张开又闭上,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他放弃了解释,伸手去摸毒液从他肩头冒出来的脑袋。
  外星生物体的触感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滑腻,反而很干燥,有种橡胶的质感。
  “好吧Venom,虽然我是个直男,但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喜欢上你了,所以以后一起努力吧,你的生活费可不便宜,寄生虫。”
  “啧,一语双关。”
  毒液摇晃着脑袋,卖弄着从唐人街听来的异国语言,要知道,他可是相当博学多识的,记忆力和学习能力也是超群,刚刚只是哄骗他亲爱的宿主的。
  “那以后不许与其他女性走那么近!”
  “我只是和她们说几句话而已……”
  “埃迪……”
  “额……好吧……”
  “炸薯条和汉堡的味道也不错……”
  “好好好,带你去……”
  埃迪晕头转向的答应着,顺便哀叹了一下自己可怜的钱包。
  “另外……”
  “唔!”
  黑色的液体趁埃迪没有防备,迅速缠上了他的脖颈,轻柔的,没有留下半点印痕的,从他半开的唇齿间扣了进去,化为一条滑腻的长舌,在这人声鼎沸的大街上肆无忌惮的剥夺着自家宿主呼吸的权利。
  “呼……咳咳咳……”
  好容易亲吻完毕,埃迪喘了口气,猛烈的咳嗽起来,他总觉得毒液顺着他的喉管滑进了他的胃里,整个胃部沉甸甸,冰凉冰凉的。
  “你!”
  “埃迪——”
  四处环顾了一圈,埃迪终于按耐住了自己的冲动,他不想在街上大喊大叫,这会显得他很傻,最终,他冲着自己表情(?)无辜的恋人咬牙切齿道:
  “超!声!波!”
  “嘿嘿嘿,亲爱的,你不能这样……”
  便利店的门被关上了,一晃一晃的,门上的玻璃清楚的映出了一个俊美的男人的模样,他面色苍白,体形削瘦,眼下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像是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了。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兀自摇晃的店门,转身离开,喃喃自语道:
  “走吧,暴乱。埃迪•布洛克,毒液,我们还会再见的。”
                          (Continue……)

  总觉得自己永远慢上几拍……徘徊在热度的边缘……
 
 

评论(2)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