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五)•人心方寸

  秦时+天行。韩非中心,病弱公子非。韩非复生设定,与逆鳞是共生关系。
 
  非非说了一堆话走啦~陛下超级烦躁ing
  红莲小公主兄控进行时
  非哥哥嫌弃红莲发型中……
 
*有政非、卫非、非良,一点点斯非。

* 私设非非死亡不是李斯的锅。

*时间线确定为秦五。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五)•人心方寸
  嬴政这次难得没有在韩非的寝宫里留宿。
  他怕他忍不住破了自己的誓言。
  他可是韩非,是自己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非先生,与他相处的日子,平时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
  他不想让这场梦醒来。
  但他又不得不迁就韩非。
  韩非是他的非先生,这世上仅有这一个“非先生”,哪怕没有这俊美的皮囊,他也仍然是韩非,谁都替代不了。
  所以嬴政只能放软了语气,用从未有过的目光看着韩非,企图以此打动他,让他不要离开这里。
  然而在第二日清晨,嬴政听到韩非求见时还是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珠。
  非先生,你终究还是要离开寡人了。你难道就对寡人没有半分留恋?寡人都如此作为你难道没有半分动心?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么!你难道真的确信寡人不会杀了你?!
  “滚!让他滚!朕不想见到他!别逼着朕改了心思!”
  “可陛下……”
  “朕说的话,没听见么。”
  嬴政突然冷静了下来,但比起刚刚那副暴怒的样子,这种不怒而威的样子却更令人畏惧。
  “……公子,您也听到了,请吧,陛下不想见您。”
  “王上!”
  一直安静候在外面的韩非皱紧了眉,他知道若是这时候解释不清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安抚了一下怒气勃发的妹妹,韩非提起一口气向殿内大喊:
  “非是非不愿留下,实在是有些必须做的事情,若这些事做完而非未死,定会来寻王上,只望王上不要把非拒之门外才是!”
嗓子里带了浓重的血腥味,韩非明白,是自己方才的大吼伤了嗓子。
  也不知他听进去了没有。
  韩非苦笑着摇了摇头,拉起妹妹的手就打算离开,谁知这紧闭的宫门轰然而开,一身玄色常服的始皇陛下皱着眉站在阶上,发丝有些凌乱,沉声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侍候的宫人们蹲下身子,战战兢兢地捡起了满地的碎片,红莲被安置在殿外,无趣地鼓着脸颊,吃起了放在那里的水果。
  她不是刁蛮任性的女孩,对于自家哥哥的布置,她一向听从,哪怕再是不喜嬴政,她也不想伤了哥哥的心。
  殿里重新换了一炉香,闻起来有股清冷的味道。韩非就这样与嬴政对坐着,唇角挂着微笑,完全不受对方暴躁情绪的影响。
  “王上有什么想问的?”
  “你刚刚的话,何意。”
  嬴政的眉蹙的很紧,看着韩非淡然的样子,不禁感到一阵气恼。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可以真正留住他?亲情?友情?爱情?大义?什么都不能,他好似不是这尘世的人,永远都是这般超然物外。
  “非想做一件事,这件事很难,但非哪怕是舍了这命也要完成,不惜代价。若是非做完后还留着这残身,那非自然会来寻王上,看着王上的江山千秋万代。”
  “先生想要做什么?”嬴政不由得攥紧了拳,怒火更胜,同时愤怒中还隐藏着一抹害怕。
  他总是这样!
  永远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他绝不能允许!不能允许他再脱离自己的视线!
  “我……”
  “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是非做不可的!那事比你的命还重要么!”
  “对,它比我的命更为重要。”
  “那我呢?”
  “王上自是比非要重要的多,陛下是天下人的陛下,而非现如今只是一介平民而已。”
  “你说我是你的‘王上’,但我的命令,你可有一次听从过?”
  “……我……”
  韩非闭上眼睛,不再言语,但嬴政岂会让他这样糊弄过去,他看着韩非的脸,继续道:
  “你明知存韩会惹怒我,却偏偏要那样做,哪怕有人以此事构陷于你,你也不做任何辩解。以你的才智,若是想活,何至于此?”
  “当年你赴秦,虽有我大军压境之因,但更多的,是你想来吧,若非如此,我想,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里见到你的,十万大军还不够资格。”
  “现在你在此,同样是出于你的本心,我派的人我知道,若你不想,那章邯无论如何也请不动你。”
  “如今你又想走了,为什么,我已经不会逼你,更不会害你,也不会阻止有人来寻你,你仍旧要离开。韩非,你到底想怎样,你想让我怎样。”
  嬴政的声音很平和,没有丝毫愤怒的情绪,但就是这样让韩非苦笑着睁开了眼,看着嬴政道:
  “王上太高看非了,六魂恐咒非是非可以抵挡之物,存韩一事乃是非的本心,即便王上不喜非也要一意孤行。十万大军足以成为压倒我父王的最后一根稻草,无论是君臣还是父子,他的命令非必须听从。我到此处是知道王上的脾气,若我拒绝了章邯将军,将会有更多人来寻我,我不想让小圣贤庄陷入困境之中,哪怕这并非王上的本意。”
  “现在……”
  “无论非想或是不想,非已经别无选择。”
  “王上,您还记得您初见非时非问您的问题么?”
  “什么。”
  “我问了您,也问了老师,天地间是否真的有种超越凡人的力量在冥冥中存在么?”
  “那先生认为呢?”
  “高山化为深谷,沧海变为桑田,人的生死,王朝的兴替,所有的一切在时间面前终究会化为一捧流沙。但有一件事物,它亘古不变,我相信,即便是千年、万年,它也依然存在在这世间。王上可知那是什么?”
  嬴政看着韩非的双眼,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股颤栗。
  激动的颤栗。
  这是智慧的魅力。不同于外表那姣好的皮囊,智慧之火自神魂燃起,涤荡心灵,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为韩非那与众不同的灵魂颤栗、拜服。
  “寡人不知,请先生教我。”
  “人心啊……”似是叹息,似是呢喃,韩非那双惑人的双眼此时不知透过了嬴政看向了哪里。
  “滔滔人道之势,不可阻挡。人心方寸,天心方丈,人心虽小,但足可影响天心。多少人穷尽此生只为了跳出红尘,但身在红尘,又怎知自己是否跳了出来呢?”
  “六国的灭亡,非是秦所为,而是六国自身早已到了毁灭的边缘。人心所向,天意如此。即便没有王上,也会有另外的人来完成这些,当然,非宁愿是王上。”
  “那先生可是要逆势而为?”
  “我可没这么大本事。”
  韩非笑了,主动握了握嬴政的手,让他安心:“我只是看见了一些时间的碎片,有些事,不去试试总会不甘心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嬴政知道,无论自己答应与否,他都改变不了韩非的决定,他收紧了手指,不让韩非把手从他的手心抽出,一字一句道:
   “先生有什么想做的,寡人帮你做。”
  韩非愣了愣,笑了:“王上不必如此。这事儿只有非能做。”
  嬴政是真的变了。
  若是从前的他,定不会说出如此的话。君无戏言,万一他韩非说了个对秦有害的条件呢?
  韩非只觉得自己这场死而复生值了,虽然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但看到嬴政如此行为,值了。
  王上,卫庄兄,子房,红莲,老师……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
  从前心中只念着天下,念着那个孱弱不堪的故国,念着自己费尽心力想要实现的理想。但念着这些有什么用呢?一个无用的韩地公子,一个无权无势的王室,一个居于他国的质子,朝不保夕,寄人篱下,格格不入。能实现他的理想的,不是他,而是一个统一帝国的王。
  他不是那个王。
  那便放下吧,他想要的,想看的,王会做的很好,他只需要做一些任何人都无法做到的事就好了。
  “王上,长公子扶苏不适合在这宫中再呆下去了,王上找个机会让他出来闯一闯吧。”
  “好。”
  “王上也要少吃那些方术士进献的丹药,是药三分毒,非不懂得岐黄之道,但也能看出那等金玉之物对身体不好。”
  “好。”
  “寻仙问道之事非不欲多劝,王上定会明辨是非,将无用或心思不纯之人剔除。”
  “恩。”
  “那……非去了,王上请多保重。”
  “先生!”
  嬴政猛地站起身,看着韩非的背影不由得感到了一种心烦意乱。
  他有过这种感觉。
  成嶠叛乱前与他最后一次的见面,冠礼前的那个夜晚,西巡前与韩非相谈的那一夜。
  这是一种失去的感觉。
  “先生,你会回来么?”
  恍惚间,他似乎又变成了当年那个还没亲政的白衣少年,跨越千里只为去向自己欣赏的那个人求教治国之道。
  忐忑、不安、期盼,不一而足。
  “会。”
  韩非的脚步顿了顿,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嬴政放心了,他的非先生从未食言。
  “好,寡人等你。”
  一月后,始皇命公子扶苏为监军,跟随大将军蒙恬赴塞外扫除北方胡人。同时将宫中大半方术士废除官位,驱赶出宫。

  “哥哥,秦王怎么会那么好心放你走?”
  回去的路程比来时长了太久,毕竟韩非体弱,不能像她那样没日没夜的赶路,但红莲比来时心情要好许多,看着这长路也没那么烦躁了。
  “说通了之后他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没你想的那么坏。还有啊,别想着和他动手,哪怕没有护卫你也打不过他的,卫庄兄还差不多。”
  韩非无奈的摇了摇头,亲昵的弹了下妹妹的额头,看着她小声呼痛的样子心情不由得也好了许多,脸上带了笑意。
  “嘁……我才不信……哥哥连我都打不过怎么知道我打不过他?”
  “我那是舍不得对你动手。”
  韩非看着妹妹绑的一头辫子,欲言又止,觉得实在是碍眼了些,摸起来也不方便。又想起妹妹平时的走姿和现在这副坐像,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对不起各位列祖列宗,让好好一位公主成了这样。
  早知道就不托付给卫庄兄了!
  但子房似乎管不住她吧……
  女大不中留啊……
  红莲迷惑地看着自家哥哥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有无奈,有愧疚,有宠溺,还有些孩子气的气愤,轻轻笑了起来。
  他在想什么呢?
  无论想什么都很好,自己还能见到他,这就够了。
  “哥哥,该走啦,不然晚上可找不到客栈哦。”
  “好,哎红莲,我想了想,你能不能换个发型?这个发型……不好看。”
  “哼,我喜欢就够了,不换。没品位的哥哥。”
  “不换就不换嘛,我觉得我的品位还是不错的啊……”

  桑海城。
  “终于回来了,可累死我了。”
  看着熟悉的景象,韩非不由得在马上伸了个懒腰,没形象的伏在马上,将脸埋在马的鬃毛中,喃喃自语道:
  “回去一定要好好喝上几杯……”
  “喝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红莲我觉得下次见到卫庄兄还是给你提亲比较好,我觉得你得有一个能管住你的人了。”
  “提亲?”
  红莲拉住了马,挑起眉毛看着自家哥哥,那副神情像极了卫庄,让韩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怎么了,我说错了……么?”
  “哥哥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唉,算了,提亲就免了,或者哥哥你可以试试下次给庄这样说,看他是什么表情。”
  小圣贤庄遥遥在望,红莲摇了摇头,一夹马腹先行跃了过去,只留下韩非在原地苦笑。
  “红莲……唉……卫庄兄,我岂能不知,只是实难消受啊……与其毁约,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知道,这样更好……”
  看着红莲已经走远,韩非收敛了表情,轻声道:“非已经到了,多谢阁下,同时也代非谢过陛下好意。”
  “先生客气,某也是奉命行事。”
  看似空无一人的后方,空气中却渐渐泛起了涟漪,一位身着黑色软甲的侍卫自空气中现身,对韩非恭敬一礼道:
  “陛下命我时刻跟着先生,在下还不能回去。”
  “你回吧,就说是我让你回去的,王上会懂的。”
  “这……”
  “这里是纯粹学术之地,我不希望参杂别的东西,这样说你明白么。”
  “在下懂了。”
  那人点了点头,身形慢慢消失在空气中,只余余音飘散:“在下不敢保证陛下还是否会派人来此。”
  “无妨,只要出了这里,说实话,我并不介意他的好意。”
  “在下会如实转告的。”
  韩非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微微勾动了唇角,收拾了一下心情,对远处的红莲颔首道:
  “好了,我这就去。”
                  (第十五章•完)

  咳,贾谊贾长沙的话改了改,让非哥哥说了……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总觉得所有朝代都是从自身内部完蛋的,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非哥哥还是走了,小良子要高兴啦~
  非哥哥想干嘛不知道有人猜出来了么?
怎么说呢……目前好感度应该是卫庄≥嬴政>小良子……感情各有不同吧,大庄是曾经的战友、同伴、最懂自己的人;嬴政是感情复杂的友人、君主、欣赏的人(对,感觉非哥哥应该对陛下还是蛮欣赏的);小良子是可靠的朋友、后辈、可以托付任何事情的人……
  总之……都不是纯粹的爱情……

评论(16)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