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四)•难知如阴

  秦时+天行。韩非中心,病弱公子非。韩非复生设定,与逆鳞是共生关系。
 
  红莲小公主到场!
  陛下深感岁月不饶人,打算加快进度
  非非打算离开?
 
*有政非、卫非、非良,一点点斯非。

* 私设非非死亡不是李斯的锅。

*时间线确定为秦五。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四)•难知如阴
  嬴政的胃不太好。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老毛病,幼时的经历始终无法让他真正放下心来去信任一个人,医家有云:思伤脾,脾胃相表里,脾伤则胃伤。而他明显是思虑过甚。
  此外每天繁重的公文大大压榨了他休息的时间,准备好的膳食放在桌上都放凉了,想起来了才拿着勺子喝上一两口。如此这般他自然是吃的愈发少了,汤汤水水的食物成了他每日膳食的主流。
  韩非的胃也不太好。
  本就体弱,幼时的痼疾在他身上几乎缠绵了半生之久,最后甚至渗入骨髓,永远无法治愈。而他还从不在乎,饮酒作乐样样不落,更是得了一个“酒公子”的美誉。他的胃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韩非虽是剑灵之体,但寻常与常人无异,一样得食五谷杂粮。故而每日早朝后,嬴政都会来与韩非一同用膳,喝点煮的软糯的米粥,权做早膳。

  “王上?”
  “恩?先生何事?”
  嬴政放下碗筷,立刻便有侍候在一旁的宦官为他递上手巾供他净手。
  韩非无奈的摇头道:“非已经唤了您四声,王上今日是不舒服么?亦或是在想什么事才未曾回应非?”
  “无妨,寡人只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罢了。”
  这是真话,也是假话。
  嬴政今日的确是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但同时他也骗了韩非,他的左耳一直患有弱听,近几月愈发严重起来,如今左耳更是几近失聪。
  时不我待啊。
  嬴政总是看着镜中的自己这般想着。虽说看起来他仍旧如同当年一般年富力强,但他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
  他年近不惑,岁月和繁重的政务让他的身体变得千疮百孔,无论再深厚的内力、再大的权势都无法阻止他的衰老。
  他怕了。
  从前他怕的是韩非的死,怕他死了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嬴政不信来世,只信今生。活的久一点,或许还能见到他。
  但如今他怕的是韩非的生。韩非如今的状态大可以称之为永生,但他还能伴他多久?五年?十年?或许……连五年都不到。
  这绝不是他想要的。
  公子们难成大器,他的帝国还需要他;他还没有得到他的先生,他不甘心。
  于是他加快了寻仙问道的速度,命阴阳家乘着蜃楼出航,为他去遥远的海面上去寻找飘渺不定的仙山。
  他不想死。
  “先生,寡人还有政务在身,晚上再来。”
  “王上还请保重身体。”
  “寡人知道了。”

  嬴政走后韩非还想再睡,他身子虚,容易困乏,但还没等他进里屋,就听得外面响动,有侍卫奔走于外。
  “何事?”
  韩非撩了帘子出来,宫里的侍卫们见是他,纷纷放轻了步子,侍卫长过来,恭敬道:“先生,阿房宫进了盗贼,但已经派人捉拿,若惊扰了先生,万勿怪罪。”
  “盗贼?”
  韩非皱起了眉,这宫里宝物虽多,但防守严密至极,尤其是靠近嬴政寝宫附近,有哪个盗贼不要命了来这里行窃?莫不是六国之人吧。
  侍卫长见状,忙道:“的确是盗贼,此人似在寻找一物,并无其他行为。”
  “恩,那便去做吧,非不打扰各位了。”
  “多谢先生。”
  关上门,韩非无奈地叹了声,轻声道:“好了,是红莲么?出来吧。”
  “哥哥你怎么知道?”
  果不其然,一红衣明艳女子自屋内转出,正是红莲。她于宫外徘徊多日,趁换防之时偷溜进来,但宫里防守严密,她也不知道韩非在哪里,只得四处查看,一时不慎,被侍卫们发现了行踪。
  “找一物,这阿房宫内除了非,就没什么新进之物了,若是旧物,这几年来早就找了,何必等到今天。”韩非笑了笑,如同少时那般亲昵的弹了弹妹妹的额头,抚摸着她的乌发道:“此举颇为不智,现如今定然惊动了王上,他也定会想到你们,在他来之前,红莲你还是走吧。子房和卫庄兄也真是的,不拦着你,让你乱跑。”
  “他们也想管住本公主?”
  红莲扬起了头,那副骄傲的小模样倒是逗的韩非好一阵笑。
  “好好好,我的红莲最厉害了。所以,我的亲妹妹啊,现在可以走了么?”
  “走?非先生,你要往哪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红莲对嬴政可谓是厌恶至极,哪怕原先流沙与秦帝国短暂合作过也是一样。
  于公,嬴政是她的灭国仇人,于私,是他杀了自己的父王,也是兄长死亡的重要原因,而现在他还霸占自己的兄长,想要得到他?
  休想!
  只要自己在一日,他嬴政就别想这事儿!
  “哼,秦王政。怎么,你抢走了我哥哥,还不许我来看看?或者说你打算怎么处置我?像对待刺客那般抓起来?”
  “红莲!”
  韩非罕见的严肃了神色,侧跨一步,用他那并不宽阔的后背挡住了妹妹,随后向嬴政拜到:
  “王上,教妹不严,乃非之过也,然非望王上万勿盛怒,非日后定会对舍妹严加管教。”
  嬴政不语,威严的冕琉挡住了他的目光,连韩非此时都无法揣测出他内心的想法。
  他不语,韩非自然也不好多言,红莲虽有心说话,但她还是知晓事理的,撇了撇嘴,同样也安静下来。一时间,大殿竟然只剩下了三道不同的呼吸声,气氛沉闷的令人恐慌。
  君心难测。
  韩非默默叹了口气,此情此景,让他的心情有些复杂。嬴政的确是他期待的君主,天下权利系于己身,如同光芒万丈的太阳,高悬世间,所有的英雄豪杰都在其掌控之下。他的心思如同深渊一般难以揣摩,遇事时交给群臣讨论,而最后拍板的权利又牢牢控制在他的掌中。
  这是他曾经教给他的,如今,他学会了,甚至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好。
  可如今,这位他梦寐以求的帝王却和他再不可能在同一条道路上了。
  “非先生。”良久,嬴政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听起来不如以往那般低沉。
  “若寡人不来,或是没有抓到令妹,先生是否就要逃离我秦的国都,去寻那叛逆们的首领了。”
  “我………”
  “秦王,你假托养病之名将兄长劫持到此地,养病是假,软禁是真,你恨不得让我兄长一辈子只在这秦宫里呆着,如同你收藏六国的美人一样,让兄长成为你独一无二的收藏品。如此这般行径,你还认为是兄长他负了你?”
  “你喜爱兄长,但无论公还是私,你可有为他做出半点事情?或者说,毁灭他心爱的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就是你的喜爱?”
  “嬴政,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不是以赤练的名义,更不是以公主的名义,我是以兄长妹妹的名义说的!作为他的家人,我,不,同,意!”
  “红莲!”
  韩非失态地大吼一声,单薄的身子微微晃动,随即便轻微的咳嗽起来,仍目视红莲,想要制止红莲的言语。但红莲仍旧昂着头,那张漂亮的面孔上满是愤怒的神色,一时间竟让嬴政失了神。
 
  嬴政怔怔地看着下方的女子发愣,女子姣好的容颜像一朵盛放的鲜花,配上她明艳的赤色衣衫,更衬得她美艳过人。
  她与非先生一点都不像。
  嬴政这样想着,眼神不自觉得看向同样站在阶下的韩非。非先生淡雅,其妹美艳;非先生学富五车,虽手无缚鸡之力,然心中韬略可胜百万雄师。其妹根骨尚佳,长于武艺,然冲锋陷阵尚有欠缺;非先生心思淡薄,那双眼睛似乎看透了世间万物,虽学厚黑之学,然则在纸不在心,每一件事都行的光明磊落。其妹心思狠毒,功利至上,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都是剧毒,为暗处之人,行诡密之事。
  但再是不喜,两人足有七八分相似的容貌却又在提醒着嬴政,她是非先生的姊妹,旧韩的遗民。杀了她当然容易,但非先生是一定不会原谅他了。
  “寡人从未认为是非先生负了寡人。”就在红莲认为自己不可能得到任何回答时,嬴政突然开了口。
  “是寡人有愧于先生。”
  这是嬴政第一次在他面前承认错误。
  韩非有些发愣,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他认识的嬴政,从不会认错,哪怕的确是自己错了也不会。
  这本就是帝王之道,帝王若承认自己犯错,岂不是告诉臣子,告诉天下人,他不是神,是人,同样会生老病死,同样会犯错的人?
  但嬴政却说自己错了。
  “你……”
  红莲也有些发懵,被嬴政这一记直球打的猝不及防。同样,在她的心中,秦王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动的主儿,更别提认错了,连她的父王,以昏庸无能出名的韩王都是如此。
  帝王不可能认错。
 
  “……红莲,下去。”
  “可是哥哥……”
  “怎么,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下去。”
  “……好吧。”
  红莲皱着眉瞪了眼嬴政,跺了跺脚,登登的踩着她的靴子走了下去。眼下,大殿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王上……”
  “先生……”
  不约而同的,两人突然在同一时间开了口,互相对视一眼,为对方的默契微笑起来,无形间化解了一些尴尬的气氛。
  “王上您先。”
“先生还是这边坐吧,令妹之言,的确有理,寡人不怪,但寡人想知道的是,先生你到底是如何想的。寡人命你来此,先生……可否怨过?”
  韩非帮助嬴政取下冠冕的手颤了颤,但最终还是取下了那重若千金的冠,将它放在一旁,自己转过去,规规矩矩地坐在了嬴政对面。
  “有。”
  “先生可想离开?”
  “想。”
  “若是令妹不来,先生是否也会想个法子出去?”
  “是。”
  一问一答,干脆利落,没有半句虚言,嬴政虽早有预料会是这样的答案,但还是被韩非气的怒火翻涌。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始皇之威,若是旁人在场,或许早就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口称“不敢”了。
  然而韩非仍旧是平日里的那副样子,气定神闲,长发垂地,环佩叮当,脸上似乎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对面的不是始皇帝,而是一个普通的公子王孙,向他请教问题来了。
  “韩非!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到底把朕当做什么!”
  嬴政被韩非这态度激的气恼至极,但同时又有些微微的得意:看,这就是朕中意的非先生,不似旁人那般泛善可陈,胆小如鼠,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安之若素,不动如山。
  “您是天下人的皇帝,是文物百官的陛下,是非的王上。”
  韩非这话让嬴政愣住了,他没想到韩非竟会这样说,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他拧着眉,仿佛在求证一般问道:
  “先生之言……莫不是在诓骗寡人?”
  “非什么时候骗过王上了。”
  韩非笑了起来,咳嗽了几声,态度郑重了一些道:
  “王上强命人带非来此地,没有怨言是假的。但非已经不气了,王上把公子们交给非,是对非的信任。两位公子,非都很喜欢。然非还是要走的王上这里并不需要非,所以,非该去需要的地方了。”
  韩非态度温顺,但嬴政却从中听出了决绝之意。公子如玉,但这玉却不是暖玉,它是冷的,攒在手心里冰凉刺骨,暖好大一会儿才能热一些。
  嬴政静静地看着韩非的眼睛,那是他最喜爱的韩非的地方,那双眼睛里似乎承载了无限的情感,但仔细看去,又什么都没有了,宛若头顶的天空,静静地注视着下方生灵的生灭。
  韩非是有情的,但有的是对整个天下,甚至是今后的无数个朝代的情感,他不是韩地的,也不是他一个人的。
  “先生对寡人有何评价?”
  “帝君。”
  韩非回答的毫不犹豫,他垂了眉眼,纤长的手指沾了茶水在桌子上写写划划起来:“或者说……皇帝,德兼三皇,功高五帝。陛下之霸业,古往今来,唯您一人而已。”
  明明是夸赞的话,但嬴政却露出了恼怒的神色。
  “先生,你知道寡人想听的不是这些。”
  “陛下想听的非可以说,但王上想听的……恕非不能如愿。”
  “……是‘不能’么……”嬴政恼怒的神色收敛,眼睛里露出一丝怅然:“先生果然在怨寡人。”
  “非没有。”韩非轻轻摇头,迎着嬴政诧异的目光道:“从前有,但现在已经没有了。王上要求四海之统一,无论手段,必定是要这样的。没有王上,也可能是其他人,王上来做这些,说实话,非……很高兴。”
  “那……”
  “只是非虽然明白,但已经无法同少时那般,同王上一道了。且非的学问乃是帝王之学,如今王上已经贵为‘皇帝’,这世上不再需要第二个知晓此学问,这个道理,非还是懂的。”
  “……是啊。”良久,嬴政叹了口气,目光复杂地看着韩非:“先生你太危险了。”
  听闻此言,韩非不以为忤,反而淡淡地笑了起来,一双桃花眼里满是醉人的笑意:“若非是非本人,非甚至会建议王上将此人杀了,以绝后患。”
  “寡人不会杀先生。”
  宛若誓言,嬴政闭上眼,一字一句地重复道:“这次无论先生去哪里,做什么,寡人都不会杀了先生,这是寡人对你的承诺。”
  “王上,此乃为君者大忌,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先生会害寡人么。”
  “或许会,或许不会。”韩非歪着头,想了想,给了嬴政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若能死在先生手上,乃寡人之幸也。”嬴政同样没有动怒,“寡人遍寻仙山,问道长生,除了畏惧死亡外,也是为了可以等着先生。如今先生仍在,寡人……不胜欢喜,心愿已了。”
  “作为帝王,寡人已经杀了先生一次。但作为嬴政而言,先生,我可否任性一次?”
                                      (第十四章•完)

  非非到底是留下还是离开呢?
  陛下会放行么?
  求评论求亲亲~~~~~
 

评论(1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