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三)•长子幼子

  秦时+天行。韩非中心,病弱公子非。韩非复生设定,与逆鳞是共生关系。
 
  扶苏,胡亥,非哥哥,陛下,恩……感觉挺和谐的……
  有爱的家庭课题研究小组😌
  非哥哥:我不负责孩子心理问题啊!
  红莲小公主已经准备就绪
 
 
*有政非、卫非、非良,一点点斯非。

* 私设非非死亡不是李斯的锅。

*时间线确定为秦五。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三)•长子幼子
  长公子扶苏。
  小公子胡亥。
  可真有趣。
  韩非看着坐在彼此对面的兄弟二人,不由得挑了挑眉,笑了起来。他这一笑宛如春冰初融,又似大雁南归,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薄唇带了些艳色,一双桃花眼波光粼粼,漾着桃红柳绿的春意。
  “先生为何发笑?”
  “两位公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真像王上。”
  “哦?哪里像?”
  韩非只是笑,却并不答话,吊着两人的兴致,让他们颇有一种气苦之感。无论是扶苏还是胡亥都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除了面对父皇嬴政需要小心在意,对待任何人都无需去揣摩那人的心思,想要什么自然会有人忙不迭地双手奉上,包括他们的老师,也更多的是以君臣之礼相处的。
  胡亥虽然任性妄为,但在这件事上却并没有生气,反倒是觉得有趣。当下坐直了身体,冲韩非眨眼撒娇道:
  “那若是我达到了先生的要求,先生可否为我解释解释?”
  模样倒真是可爱至极。
 
  扶苏看着他这位幼弟,心里叹了口气,有些微微的复杂。
  平心而论,他并不讨厌他。
  他这位幼弟聪慧伶俐,长相可爱,嘴又甜,打小便极会哄人开心。他出生时正是父皇灭六国的关键时期,他的母亲去世的早,幼时便在他这个长兄的身边长大。可以说他们兄弟两人感情甚笃,不过近来倒是越发差了。
  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臣下让他提防着自己这位倍受宠爱的幼弟,更是因为他这乖张的性子。这孩子,从小被宠坏了,要什么有什么,虽然母亲是胡姬,但美貌过人,当年深得父皇宠爱,他又是最小的一个,小小年纪没了娘,自然是各种事情都顺着他来,也养成了他如今这霸道的性子。
  而现在他想要那至高无上的位子了。
  扶苏有些无奈,旁的他都可以让给他,唯有这个他不能相让,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帝国。
  他这弟弟他了解,性子乖张叛逆,虽然聪慧伶俐,但心术不正,做事情没个定力,总是由着性子来,想一出是一出。而且他对于到手的东西从来都是弃之如敝履的,似乎只有追求的过程才是他想要的,东西到手没过几天便腻了。
  这样的性格作为皇子没什么不妥,但若是掌握一个帝国就很危险了,为了防止这种意外,扶苏必须要硬起心肠同他争上一争。
  可……
  父皇……为什么……
  为什么您从未赞同过我呢……

  “……长公子殿下?”
  “…………哦……啊?”
  “非唤了您好几声了,长公子殿下可有什么心事?”
  “非先生不必在意,是孤的错,非先生请继续吧。”
  “大兄方才可是走神了,若是父皇在,定会责骂你的。”
  胡亥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幸灾乐祸,扶苏定了定神,突然发现不知何时胡亥已经将位子移到了韩非身边,收敛了平时任性的做派,规规矩矩地坐着,看起来很是乖巧。
  “非先生,这……”
  “非先生天人之姿,亥仰慕之至,情之所向,便逾越了些,非先生也同意了,还请大兄不要见怪。”
  “咳,十八殿下。”
  韩非的确是不好拒绝胡亥的亲近,但对于他的心思倒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当下便出言打断了胡亥对扶苏的进一步挑衅。
  看着眸子里隐隐透出迷茫和痛苦的长公子,韩非最终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从榻上站起,走到扶苏身边,如同小时候一般轻轻抚过他的发顶,温言道:
  “殿下,王上对您的期待很高,还请您不要辜负王上的信任。”
  “父皇……信任我?”
  “要求越高,期待自然是越高。殿下,您是个好孩子,但无论是非,还是王上,还是其他人都更希望您是一位优秀的储君。要知道,您做的还不够。”
  “扶苏……不懂。”
  “不懂没关系,以后自然会懂的。”
  “孤只怕懂得太晚。”
  “非相信,以殿下的聪慧,不会让王上等的太久的。”
 
  嬴政进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温馨的景象。
  韩非半倚在榻上,一头墨发逶迤坠地,腰间佩戴的环佩相撞,叮咚作响。他手中拿着一卷竹简,但迟迟没有翻动,他的视线落在幼子给他的绢帛上,蹙眉思考了一会,提笔写就几行字重新还给幼子,这才重新看向自己手中的竹简。
  长子扶苏几日来眉间始终存在的郁郁之气消散了,神情重新变得安然从容,脊背挺得笔直,而其手中拿的竟是他一直排斥的法家典籍。幼子胡亥也一改平日里的嬉笑之态,抿着唇的样子显的认真而陌生,让他这个做父皇的都有些认不出了。
  “先生,怎的如此认真?寡人来了都没发现?”
  嬴政冲宫人做了噤声的手势,慢慢地绕到了韩非身后,趁他没注意抽走了他手中的竹简,顺势揽住了韩非的腰,笑的得意。
  “王上?你何时来的?”
  韩非的确是被吓了一跳,半靠在嬴政怀里,挣扎了几下没什么作用,无奈的很,也只好随他去了。
  “儿臣拜见父皇。”
  扶苏和胡亥也没发现嬴政是何时进来的,他们二人虽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但武艺稀松平常倒是真的,最多算是江湖三流水准,自然是比不上他们的父皇。
  “好了,免礼。看来将你们交给非先生是对的,有他盯着你们的课业,寡人也能放心了。”
  嬴政随意地挥了挥手,本是想让他们下去,但念头一转,又改了想法,看着他们道:
   “寡人现在要与非先生讨论一些政事,你们先不用走了,但寡人是不会提点你们分毫的,能学到多少看你们自己的本事。坐下来认真听,用心学,非先生的才学你们若是学到四分便足以应付国事了。”
  “王上谬赞,非只是有一些小聪明罢了,公子们若是想听,非欢迎之至。只是……王上……”
  “恩?”
  “王上是要两位公子都在么?”
  嬴政沉默着点了点头,眼神复杂难明,韩非看了他一眼,模模糊糊似乎摸到一点嬴政的心思,想了想,无奈地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同嬴政谈起政事来。
  胡亥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则是兴奋,他示威地瞥了一眼自己的大兄,喜滋滋地听了起来。扶苏虽然也很疑惑,但对于父皇的这个决定奇迹般地不觉得奇怪,失落是有一些,但比起从前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要好了许多,当下也振奋精神旁听了起来。
  最重要的不是父皇的想法,而是我现在的做法,一味地追求父皇的赞赏而失去了自我,这是舍本逐末。
  非先生说得对,我做的还远远不够,所以父皇还会对我不满。作为帝国的储君,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的思想还不成熟,父皇的做法一定有他的道理,只是我现在看不透罢了。
  不过这副场景,同父皇、非先生、十八弟在一起的场景,哪怕是最深的梦中,也未曾出现啊……

  小圣贤庄。
  张良揉按着额头打开门,却被倚在门边的女子吓了一跳。女子一身红衣,也不知站了多久,身上带着清晨的露水和寒气,额发有些湿润,倒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温和了不少。
  “红莲殿下,你怎么来了?”
   “庄交给我的事情刚刚办完,来看看哥哥。哥哥呢?”
  女子习惯性的翘着手指拨弄了一下头发,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将手指按下,将额发规规矩矩地拨弄到耳旁。
  “额……那个……卫庄兄在么?”
  张良有些不自在,不管是因为什么,韩非终究是在他这儿丢了,现在人家妹妹上门了,终归是理亏的。但张良不想让红莲知道韩非在秦王那里这个消息,宁愿被卫庄冷嘲热讽,张良也不想看见那张与韩非极为相似的脸上流露出担心的表情。
  她终究是个女子,不该承受那么多的。
  “庄不在,他和他师兄盖聂一起去拜访农家了。”红莲微微蹙起了眉,张良这反常的反应让她起了疑心,皱眉问道:“怎么?是不是哥哥有什么事了?”
  “…………”张良不善撒谎,犹豫了一会,叹了口气,还是主动告诉了她:“韩兄现在在秦王那里。”
  “秦王?!嬴政!!!”
  红莲瞪圆了双眼,不加掩饰的戾气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直到现在,她才真正像那个令人忌惮的毒女赤练。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心情,几条五彩斑斓的毒蛇吐着信子出现在她的手臂上,冷血动物独有的竖瞳冷冷地盯着张良,毫不掩饰自己的恶意。
  “嬴政,你若是敢强迫哥哥……”
  “红莲殿下,请冷静……”
  “冷静?我哥哥在嬴政那里你让我怎么冷静?嬴政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么?小良子,我看你是皮痒欠收拾了吧!你是怎么看人的!”
  “公主殿下有话好好说……嘶……”
  张良闪身躲过红莲向他刺过来的链剑,也不敢还手,怕进一步惹怒盛怒之中的红莲。都说生气的女人最可怕,他这是确确实实的体会到了。
  “嘿还敢躲,小良子你别跑!过来!”
  清晨的宁静便这样被打破了,张良无奈地只得一路逃跑,但他这心里的确是暖的。因为当年的事,父兄死亡,故国覆灭,曾经天真的红莲公主硬生生地逼自己成为了流沙的毒女赤练,少时对自己“小良子”的称呼也便成了规规矩矩的“子房”。
  曾经向韩非保证过要照顾好她,可无论是自己,还是卫庄,都食言了。女孩的转变,他们都看在眼里,面对她,他们始终都是愧疚的。
  所幸现在弥补还不晚。
  “红莲公主你听我说……呼……呼……”
  “好,说吧,本公主给你机会。”
  “良已经派人去咸阳了,那人说韩兄并不在咸阳宫,他在阿房宫。”
  “阿房宫……”
  红莲目光有些凝重,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方才只是一时气愤,如今冷静下来想想也觉得此事棘手不已。
  “对,阿房宫。红莲殿下也明白,阿房宫的守卫要比咸阳宫严密的多,对于它的布局结构,我并没有充足的信息。若要动手,也得等卫庄兄来了才有几分把握。”
  “庄……他知道么?”
  红莲的声音有些复杂,自己暗恋着的人喜欢的竟是自己最珍贵的兄长,而自己的兄长心思难定,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同样的情感。这样的事,哪怕想要发泄也不知找谁,两边都是自己最爱的人,她也不可能迁怒任何一方。
  “卫庄兄现在应该是知道了。”
  “这样吧,子房,我先去看看哥哥,防止嬴政做出什么趁人之危的事情。”
  “红莲殿下……那个……良虽不喜秦王,但敢保证他不是这样的小人……”
  “你懂不懂啊,你们不下手,嬴政还不下手?哼,一个个的榆木脑袋,快急死本公主了,你们要是不下手,我可就把哥哥带走了,他肯定听我的跟我走。”
  “殿下所言极是……”
  “就这样定了,谅他嬴政也不敢在哥哥面前做什么,我的安危不用担心。”
 
  与此同时,农家。
  “……嬴政!”
  “小庄,怎么了?”
  “师哥,我改主意了。那个藏头露尾的惊鲵实在烦人得很,他,我要定了。”
                 (第十三章•完)

  想写出扶苏和胡亥间的暗流涌动没写出来😂也不知道非非该教他俩啥……恩,不要在意细节……
  红莲小公主就位!
  求评论求亲亲~~~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