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张烈×岳红风】红风(史上第一祖师爷衍生)

起点文《史上第一祖师爷》衍生脑洞。
cp张烈×岳红风

【红风】
  “一点儿忙都帮不上,只会拖后腿的无用之人。”当他的挚友岳红风死的时候,张烈看着下面哭作一团的烈风会众人,心中第一次这样想。
  但随即,张烈又将自己这暴虐的心思压下,闭上双眼,不敢流露出分毫。自己怎能这样想,自己是雪风国的遗民,是他与挚友岳红风一道创立了烈风会,而在临死前,挚友最后的遗愿便是让他守护好这些同胞。
  他,不能辜负他。
  可是……
  “红风,为何死的……是你……”

  清醒过来时,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地上是累累的尸骨,是自己的错,是自己杀了这些手无寸铁、毫无防抗之力的凡俗之人。
  虽然是自己走火入魔所致,但终究是自己造了杀孽。
  张烈慌乱地擦拭着自己的双手,仿佛这样就可以将自己手上的血腥味洗掉。来不及多想,他跌跌撞撞的升上半空,破空而去,远离了这座已然死寂的村庄。
  红风,我做下了这种事,你会对我失望的吧。
  可为什么……我的心中竟有隐隐的愉悦呢?

  “虽然很像,但你终究不是他。”
  将少女的发丝别到耳后,看着她红着脸冲自己微笑,那对滴血利剑般的赤眉在他面前总是柔顺的。张烈看着她,面色柔和,心脏却冷硬如冰。
  他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
  带她长大,朝夕相伴,生死相随。他传授她道法和法术,亦师亦友。他明白少女对他怀有的感情,但他自己是如何想的,他也不知道了。
  朋友?徒弟?亲人?恋人?
  可为什么,午夜梦回,屡屡出现在梦中的,不是少女,而是那个早已死去的他的挚友、手足?
  五官英挺的红发青年如同当年一般笑着看他,冲他伸出手,但当他真正把手放上去时,梦就醒了。
  故人已然不再。

  内心的惶恐悲伤伴随着绝望与日俱增,张烈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那些随着自己躲躲藏藏、狼狈不堪的雪风国同胞,心中的声音越发强烈:
  “为什么死的是他,而不是你们?为什么蠢如猪狗的你们还在好好活着?若不是你们,他本该过上更好的生活!复仇?别让人笑掉大牙了,若不是他,你们早就死了!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活着呢?明明是一群蝼蚁而已,蝼蚁也要蹦哒几下么?”
  “如此强大的大周,如此厉害的敌人,我们,你们为何要反抗呢?害死了他还不够,你们还要害死几人呢?”
  张烈的金丹在天雷的击打下摇摇欲坠,整个人的面色苍白的可怕,但他的双眼却是前所未有的明亮。厚重如同大地的地藏真煌从他的金丹中涌出,最后一道天雷劈下,他的金丹在空中慢慢裂开,不见衰败之色,反倒是有一股新生的意味蕴含其中。一个五六岁大的婴孩从他的金丹中出现,发出淡淡的光芒。
  元婴。
  张烈的眼前又出现了当年故国覆灭的景象,燃烧的火焰,强大的军士,哀嚎的民众,以及被鲜血染红的雪地。
  “父亲……母亲……”
  他喃喃的喊,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母亲踏上战场,去直面那些不可战胜的强大修士,最终血染沙场。
  这是一场不可能胜利的战斗。
  随即画面一转,眼前的画面变了,赤发的英武青年笑着冲他伸手,他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但当他同样伸出手去之时,青年的手指变成了森森的白骨,他的身体千疮百孔,鲜血无法控制的从他身上涌出,染红了他的红衣。
  “阿烈……”
  “不!!!!!!”
  他睁大眼睛,哀嚎起来,声音凄厉的不似人声。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青年高大的身躯在他面前缓缓倒地,只是瞬间的功夫,他还来不及将青年抱起,青年的尸体就已然腐烂、化为尘土,一丝一毫都不存在于这个天地间了。
  “阿烈,照顾好烈风会的大家,照顾好……红炎……”
  青年的遗言言犹在耳,张烈没有理会,缓缓地跪在地上,怔怔地盯着地上那一团白灰。那是他的兄弟,挚友,同时也是他心悦之人。
  从不敢诉诸于口,只是默默地藏匿心中,哪怕到最后都没有说出来。
  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那个他心悦的人,已经死了。
  “啊!!!!!!!!!!”
   “嘿嘿嘿,看你现在的样子,看来是已经完全崩溃了,愤怒么?绝望么?想要为他报仇么?”
  “……可以么。”
  “当然可以,老夫司空幽,你跟着老夫,自然会有一番成就,未必会弱了你的敌人。”
  “好。弟子张烈,谢过……幽师。”

  “张烈,为什么!!!”
  看着过去同自己亦师亦友的少女,张烈突然笑了,她在少女身上看到了她兄长的影子,他仿佛看到岳红风就站在那里,剑眉直竖,愤怒的盯着他。
  “阿烈,为什么?!”
  “为什么?”张烈咧开嘴,森白的牙齿趁着鲜红的嘴唇,令人不寒而栗。
  “红炎,你难道不觉得他们太碍手碍脚了么?这等无用之人,留着他们做甚,趁早杀了,来血祭那些死去的同胞。”
  “张烈,你已经堕入魔道了。”
  “魔道?你说是便是吧,康南华,你当真不凡,未到元婴之境便有如此神通法力,若你到了元婴,大概我也打不过你。但你似乎与烈风会没什么关系吧?你留在这里,只是红风的嘱托而已。你如此高的天赋,留在这样一个毫无前途的组织,岂不是浪费了?南华,我这可是在帮你啊。”
  张烈大笑起来,神情安然快意,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悔过之意。
  “冰炭不同炉,张烈,我与你这种背信弃义之人没什么好说的。”
  康南华面色苍白,显然是受了重伤,但他毫不畏惧,仍然驱动神通法力向张烈攻去,张烈挑了挑眉,也没做何举动,只是放出了浩浩荡荡的地藏真煌便已经破了康南华的神通。
  康南华闷哼一声,也不气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张烈,仍要继续攻击。
  “罢了。”
  张烈突然觉得有些兴趣索然,他深深看了眼红发的少女,哈哈一笑,破开虚空而去,余音袅袅:
  “红炎,我等着有朝一日你来寻我。”

  天地法相轰然而散,成了横亘天地的元神,元神沉入肉身,蓬勃的气血将整片天地似乎都化为了熔炉。
  张烈咧嘴一笑,神情狂放快意。
  元神。
  多少人穷尽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境界。
  小小的青鳞蚕自他的体内爬出,张烈摸了摸小肉蚕的身体,自言自语道:
  “幽师……没想到吧,我张烈反倒是成就元神了,你再也奈何不得我了。”
  “不过我要感谢你,感谢你让我认清了自己,让我脱去了旧日枷锁,重获新生。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我心中对红风的感情。”
  “他是不同的。”
  张烈眼前似乎又出现了红发的高大青年,他面色复杂地盯着他,表情似仇恨似悲哀似喜悦,最终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阿烈,恭喜你成就元神,长生久视。”
  “长生,哈,长生。”
  张烈平静下来,眼神里脱了喜悦,变成了淡淡的惆怅。他没有看他,反倒是看向了无尽的虚空,视线飘渺不定。
  “长生又有何用,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我想要的,再也得不到了。”
  他挥了挥手,面前的便像烟雾一样,慢慢散去了。
  “往事……不可追。”

  “我就在想啊,我以后一生,当努力修练,证道元神,得了长生,不为逍遥自在,当行医天下,挽救世人。”
  “婷婷毒杀十万、百万人,我就挽救十万、百万人的生命,功过肯定不能这样相抵,但至少比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心寻死要强。”
  “十万、百万人太少,那就千万,万万!就这样一路走下去,当我再回头看的时候。至少不会后悔自己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①
  杨清的目光无比平静,语气淡然,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但张烈的目光却渐渐变冷,他盯着杨清一黑一白的诡异双瞳,轻笑一声:
  “哦?却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
  杨清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只是却无比冰冷:“直到我死为止,而你。击杀你的肉身之后,我将拘禁你的元神,让你跟我一起行善救人,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张烈脸上笑容陡然僵硬,徐徐消失,一对眼睛中爆发出惊人光芒,死死盯着杨清。
  杨清一黑一白两只眼瞳中只有近乎麻木的平静寂然。
  张烈双眼中的光芒渐渐消失,眼皮耷拉下来,淡淡说道:“那你就死在今天吧。”①
  救济天下?
  哼,好志向。但,与我何干?
  你哪怕救济了天下,也救不了他了。如此,哪怕世间灾祸纷生,那岂不是更好?我的痛苦,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尝一尝!

  张烈挣扎着扭动脖颈,看向杨清平静到近乎麻木的面孔,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年云水洞里,火海中挣扎的方婷,肉身尽毁,神魂破碎,却仍然迟迟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黑衣青年脸上的笑容消失,一片漠然:“杨师兄?他是你深爱着的人,无论如何都不想与他分离吗?”
  已经破碎的少女神魂,意识完全模糊了,只有根植于心底的执念促使她迷迷糊糊回答道:“只要能……不与……杨师兄分离,便是永不超生,我亦甘之如饴……”
  张烈眼前画面再次变化,一个赤发青年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无比虚幻。却又无比清晰。
  青年剑眉入鬓,五官英挺。仿佛无所畏惧。①
  “永不超生,甘之如饴……”
  张烈笑了,红发青年那英武的样子在他脑海里早就不剩下什么了,少女仇恨的目光和当时的青年渐渐重合,他的眼神空寂的可怕,嘴唇沾染了鲜血,喃喃道:
  “可我连见,也见不到他了呀……我凭什么……又要成全你们呢?”
  “行医天下,可当年,又有谁救了他呢……”
  “红……风……”
                   (完)

  其实我还挺喜欢张烈的😂口味独特
  感觉他的心路历程也挺微妙的,有点像晋江经典黑化男配,鹰妹咋总是写点这种gay里gay气的人呢?

注:①选自原文片段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