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日蚀(四)•旧日红龙

  西幻背景。
  恶魔亡灵大君吞×魅魔死亡骑士茨
  黑暗向。着重突出吞哥的混乱邪恶阵营,三观不正。
  伪父子(造物算孩子咳
  吞哥和茨木到主位面度蜜月【不】
  二人旧日过往渐渐浮出水面

*你尝过的那些甜头
  都是寂寞的果实
  那是活生生从心头割下的我

【酒茨】日蚀(四)•旧日红龙
  塔尔克斯是一头红龙,一头强大的,传奇级别的红龙。
  虽然他早被其他龙族们赶出了聚居地,但他并不在意,像他这样的成年巨龙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过的很好,偶尔打劫个王国村庄什么的,让那些小肉人乖乖的为自己献上大量的宝物,小日子过得舒坦极了。
  在他漫长的岁月里,只吃过一次亏,那是两个人类,未进传奇,却已经有了传奇强者的威势。他们潜入他的洞穴,偷走了好多亮闪闪的财宝,趁他熟睡时打伤了他!
  哼,可恶的、卑劣的偷盗者,算你们好运,若是下次再被我塔尔克斯碰上……我想想,不能一口吞掉!吞掉可就太便宜他们了!要让他们成为我塔尔克斯大人的奴隶,为我寻回比这还要多十倍的财宝!
  塔尔克斯愤愤地想着,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但对于他而言却鲜活的就像是昨天。龙族都是一群小心眼的家伙,若是被它们盯上,哪怕天涯海角它们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展开双翼,看了眼自己身体下金光闪闪的小可爱们,满足的打了个哈欠,日常的数了一遍,这才满意地趴了下去,开始自己生命中最重要,也是最长久的事——睡眠。
  随着他的沉睡,整个山体都似乎开始微微颤动起来,山石簌簌地向下滚落,让山下的不明所以的村镇一不小心就遭了殃,伤亡惨重。

  “唔?这气息……龙?还是一头红龙。”
  酒吞挑了挑眉,重新回到主位面的感觉让他万分舒适,吸了一口不带硫磺气味的空气,眼中的灵魂之火渐渐收敛,成了晶莹的金色眼珠,变得与人类无异。
  作为恶魔大君,他的力量过于强大,主位面排斥他的进入,所以酒吞除了偶尔被野心者召唤外极难来到主位面。而这次他是托了一位黑巫师的福,通过血祭之法可以投影更多的力量过来。
  茨木不同,茨木是他的造物,初始品级并不高,若是没有吞噬这个能力的话也就是一个小小的魅魔而已,自然是不会受到主位面的排斥,可以自由出入。
  难得来一次,自然是带点纪念品回去,酒吞无所谓的想着,完全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错。事实上,若不是这具身体力量弱小,他早就又掀起一轮亡灵天灾来充实自己的军队了,哪怕茨木不喜欢这样他也无所谓。没有更多的军队,白得一条传奇级的骨龙也不错,红龙的控火本来就是最好的骨龙天赋,将它转化了,这一趟来的倒也不亏。
  茨木抿了抿唇,没吭气,他知道酒吞的心思,但他无力劝阻。这几日他过的不太好,酒吞无时无刻不在摧毁他那点可怜的信念。从让他对巴托炎魔大开杀戒开始,他相继吞噬了从嫉妒中诞生出的迷诱魔和从懒惰中孕育出的沃奇利斯魔,并且一如既往地继承了他们的天赋。
  虽然对这样的行为颇为厌恶,但酒吞在他身上下的禁制却让他必须遵从他的指令,况且茨木也明白,上次的承诺已经算是酒吞最后的底线了。他是酒吞的造物,他最锋利的剑,武器是要用来杀戮的,不进行杀戮的武器也就失去了应有的价值。
  他不想让酒吞抛弃他。
  白色的长发柔顺的披散下来,将茨木精致的眉眼遮盖住了不少。
  “走吧。”
  酒吞拽了茨木的手,这一会的功夫便到了山脚,以他的目力自然是看到了半山腰那个开辟出来的洞穴,龙就在里面。
  “挚友?”
  茨木自然也是感觉到了那龙的气息,抬头看向酒吞,茨木已经做好了为他杀掉这条龙的准备。传奇,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乖,这几天表现很好,这次就不用了。”
  奖励般的摸了摸茨木的头发,酒吞深谙赏罚并重的道理,一味地逼迫茨木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哪怕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但拥有从前记忆的他不是自己强行逼迫就能解决的问题当务之急,是让茨木转变观念,将那可笑的、无用的、身为人类时的信念丢掉,这样他才可以真真正正成为自己的兵器,最为完美的杀戮者。
  这几天茨木吃的有些多,他的消化功能有点跟不上,刚刚进食完后他的肚子甚至高高鼓起,和人类的孕妇倒是有几分相似,这过了几天,茨木已经消化了不少,鼓涨的腹部平坦了很多,但比起从前还是有些不同,但相信再过两天他又能恢复常态,而力量也会更进一步。这次,就不让他吃了。
 
  塔尔克斯早就醒了。
  外面那两个人类身上的气息让他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这是很罕见的。作为龙族,还是传奇级的龙族,他可以适应任何地方,哪怕在岩浆中洗澡,被死亡气息侵蚀也不在话下。外面的人类是怎么回事?
  他抬头看着,看着那两人不慌不忙地踱步进来,仿佛这里并不是一位传奇龙族的居所而是掘金鼠的领地一样。
  “人类,离开这里!”
  他怒吼道,张开翅翼,火焰在口腔里蠢蠢欲动,就等着他们不同意就一口喷出。
  “哦?让本大爷离开?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红发金瞳的男子嗤笑了声,那轻蔑的目光让塔尔克斯大为光火,但他不敢轻举妄动,这人类身上的气息有些奇特,他从来没有闻到过。
  作为一只作恶多端却还没被抓住宰了的红龙,塔尔克斯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他不会去招惹那些潜力巨大的人类,不会惹到人类强者,哪怕他比那些人更强。
  小心,谨慎,是他活到现在最宝贵的经验。
  “人类,你叫什么名字?”
  “你还没资格知道。”
  这次回答的不是刚才的那个人类,而是他的同伴,以塔尔克斯的眼力,自然看出他的位阶不高,但奇怪的是,面对他,塔尔克斯仿佛见到了天敌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甚至不敢同他那双漂亮的金色眼睛对视。
  想到这里,塔尔克斯已生退意。他不喜欢同没有把握的对手交战,他缓慢的后退,庞大的翅翼收敛起来,大脑袋晃了晃,瓮声瓮气道:
  “人类,我塔尔克斯大人宽宏大量,不杀你们,你们自行退去就可以了。”
  “呦,没想到还是个熟人呢。”
  突然,那年轻的红发男子笑了,他抬眼看向塔尔克斯,脸上首次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宝贝,记得它么。”
  毫不客气地使用了侮辱性的“它”,塔尔克斯虽然愤怒,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他敏锐地从来人身上察觉到了晦暗恐怖的意味,死亡的气息几乎化为了实质,充斥了整个空间。
  虽然一副人类的模样,但塔尔克斯几乎能确定这两位是亡灵,还是位阶非常高的那种亡灵。
  白发的人类摇了摇头,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塔尔克斯也有些迷茫,在他的记忆中,不记得有这两个人类啊?
 
  酒吞颇感有趣地看着红龙,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碰到熟“人”。
  这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那时他刚刚成年,正是壮志满怀、年轻气盛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想要做出什么事来证明自己。听闻王国首都周边有一条红龙,贪婪成性,不仅对前面的镇子造成危害,还时不时地到临近的城池打劫,让人们给他送上财宝才罢休。
  他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五讲四美的圣堂骑士,但毕竟在圣堂呆过,也被子民们称为“凛冬之阳”,酒吞对自己的东西一向看重,想了想便打算去那里看看。茨木作为他的骑士侍从,感情深厚的好友,暧昧的恋人,自然也当仁不让,请求随行。
  红龙的确不好对付。
  见识过它的威势,酒吞便明白它不是可以靠力量解决的对手。传奇级,这就是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级了,至于更高的传说、神话那就是神的领域了。
  他和茨木趁红龙熟睡后偷偷溜进了它的洞穴,将一些宝物装走,但在离开的时候出了变故。红龙惊醒了,无奈,他只得和红龙硬拼了一记,提前布置的法阵起了作用,细细的光线成了坚固的光笼,将红龙困在了里面,虽然只困住了短短几分钟,但也足以让他和茨木全身而退了。
  这是酒吞成年后为数不多的险境,化为亡灵后又并未丢失记忆,酒吞自然记得很清。而茨木是死后心怀执念,从深渊的冥河中爬出,除了那些与酒吞相关的记忆,其他的全都忘记了。
  “挚友,吾……”
  “没事,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酒吞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这条红龙,如同老饕看食物般的慎人目光让红龙打了个寒战,不禁向恶龙主神提亚马特做起了祈祷:
  “女皇陛下,虽然我从来没有向您祈祷过,但看在我是龙嗣的份上,求您听到我的声音,救我一救啊……”
  “提亚马特?放心吧,这女人不会管你的,当然,她也不敢。”
  酒吞当然有能力说出这番话,作为深渊的宠儿,亡灵之主,掌管混乱和死亡的毁灭君主,他早已达到了神话级的位阶,中等神力,比起五彩龙后,恶龙创造者,弱等神力的提亚马特还要更强。同为邪恶阵营,他是混乱邪恶,而提亚马特是守序邪恶,平常也不会来招惹他这个混乱的疯子。
  “你……”
  红龙有些愕然,能直呼龙后大人的存在可不是他这一介小小的传奇红龙可以见到的,若这人不是疯子,那他必定是有所倚仗。想到此处,塔尔克斯抬起丑陋的大脑袋,谨慎地问道:
  “不知阁下是哪位存在?”
  “过会你就知道了。”
  酒吞不回答,只是笑笑,他的红发从发尖起渐渐泛了白,以极为迅速的速度扩散开来,而他的眼睛也去掉了掩饰,金色的灵魂之火静静地燃烧,皮肤苍白,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从他身上不加掩饰地爆发出来。
 
  酒吞抬起手,手指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向红龙的头部点去,塔尔克斯惊恐地后退,展开翅翼想要逃跑,但这看似缓慢的手指却如同刺破了空间一般先一步触碰到了它。
  自红龙的头部开始,它的皮肉在酒吞的手指下快速干皱、失水、腐朽,只剩下了惨白的骨骼,连一丝血肉都不剩。它庞大的翅翼上的皮膜化为血水,还未滴落就在空气中消失不见,发出难闻的气味。
  红龙惨嚎着,但声音却越来越小,它的声带已经被破坏掉了,随后,他的眼珠也慢慢的干瘪、萎缩,最终只剩了空洞的眼眶,一捧赤色的灵魂之火突兀地冒出,不停地摇曳着,再看这龙,再也看不出半分红龙的模样,狰狞庞大的骨骼仍然保持着方才的样子,它已经死了,被酒吞炼成了骨龙。
  “吾……吾主……”
  骨龙的声音刺耳无比,它低下自己庞大的头颅,骨翼垂下,这是臣服的举动,哪怕心里再不愿意,自死亡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了亡灵的主人,死亡的君主。
  “本大爷说的对吧?现在,你该知道本大爷的名号了。”
  酒吞散去了指尖上萦绕的死亡之气,有些不满意地摇头道:“这副身体还是太弱,转化一头骨龙都这么慢。”
  “茨木会守护好主人的。”
  茨木将手中的长剑重新插回剑鞘,眼中跃动着小小的崇拜和憧憬,他低下头,以骑士的礼节单膝跪地,尾巴在背后轻轻摇动,紧身的鳞甲勾勒出他劲痩的腰身和紧实的臀部,迷人的腰窝让酒吞顿时起了感觉,一个用力将茨木扣到自己怀里,轻轻舔舐着他的耳廓,压低声音道:
  “那我这次可就拜托你了?我的小、骑、士?”
                    (旧日红龙•完)

  塔尔克斯:嘤嘤嘤,虽然人家抽烟喝酒纹身,啊不,诈骗抢劫吃人,但人家还是一条好龙的……
  突然想起好久没更新这个了,更新一下下
  酒吞和茨木的过往渐渐开始浮出水面,他们还会遇到谁呢?
Ps.上次的歌词是易水诀

评论(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