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一)•暗潮涌动

  秦时+天行。韩非中心,病弱公子非。韩非复生设定,与逆鳞是共生关系。
 
  大庄小良子无比糟心,组队秦宫副本(2/10)
  陛下近水楼台先得月,摸摸小手啥的不在话下
  大叔颜二师公化身知心姐姐,解决师弟疑难杂症【不】

  *有政非、卫非、非良,一点点斯非。

* 私设非非死亡不是李斯的锅。

*时间线确定为秦五。

【韩非中心】诸子百家(十一)•暗潮涌动
  山林中的夜晚有些冷。
  卫庄中了暗算,受了点伤,黑金的大氅上沾了点不易察觉的血腥味。他缓缓吐出一口气,银灰色的眼睛慢慢睁开。随着他的动作,似乎有一声剑鸣在天地间响起,凌厉的目光比寻常还要更胜一分。
  “小庄。”
  盖聂盘膝坐在一旁,见卫庄无恙后也微微翘起了唇角,灰色的头发被山风刮起,飘然若仙。
  “…………”
  卫庄觉得有些丢脸,冷着脸冲盖聂点了点头,没应声,仍旧对自己中了暗算一事耿耿于怀。盖聂是位君子,见卫庄情绪不高,便不再提起这事,反倒是说起了别的。
  “田猛死了,小庄,你觉得是谁干的。”
  “谁最想让农家内斗?师哥,你觉得农家一乱,受益者会是谁。”
  卫庄冷哼一声,拿起了一旁的鲨齿站起身来,望着远方黑漆漆的树林,仿佛有无数的魑魅魍魉隐藏在这片看似无害的林中。
  危险总会隐藏在安逸之中。
  这次,是自己大意了。
  卫庄不是爱为自己的失误找理由的人,松懈就是松懈,至于松懈的理由,他很清楚,但他却并不想避开这个源头。
  韩非……
  他轻叹,声音融化在晚风里,轻飘飘的,随着风消失了。
  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想到此处,卫庄的眉微微蹙起,如同两柄噬人的利剑,眼中寒光四射。
  他受伤不是无来由的,这几天他一直心绪不宁,仿佛有什么事情已然发生。他仔细回想了一遍,关于自己的,无一疏漏,只有韩非一事,他没有半点把握。
  对于小圣贤庄,他算不得信任。他是个极为高傲的人,除了自己之外,也只剩下了韩非能让他完全信服了。但这家伙身子骨弱的风一吹便倒,保不齐有人打他的休息,尤其是如今那位大秦的陛下,嬴政。若他打定主意要韩非,那小圣贤庄绝无反抗可能。
  心绪烦乱间,卫庄突然听得后面盖聂在唤他。卫庄不耐地回头,语气颇为不善道:
  “怎么?还有事?”
  “我只是稀罕罢了。”盖聂从来都是平淡如水的声音里罕见的透了点笑意:“小庄你竟然也会有如此一面。”
  “不关你事。”
  卫庄硬梆梆地顶回去,手中的鲨齿剑也配合的发出一声剑鸣。若是旁人,指定会被这位凶名在外的剑客吓的腿软,可对面是何许人?与卫庄同出一门的师兄,天下第一的剑客,自然不会被卫庄吓住,反倒越发有了兴致,感叹道:
  “九公子可真是奇人。”
  “嗤,奇人?快成死人了。”语气中掩藏不住的担心之意。
  盖聂对自家师弟这嘴硬心软的性子再了解不过了,了然的笑了笑,回道:
  “无妨,秦王不会对九公子做什么的,待此事了,再回去处理也是不迟。”
  “从来都没有自觉的家伙。”
  卫庄咬牙切齿地暗骂一声,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他和盖聂既已参与农家之事,便要做完才好,且盖聂说的有理,嬴政对韩非有爱慕之情,定不会让他有事,自己只能暂时按耐,待到之后一并算账。
  “天亮了,走吧,师哥。”
  “走。”

  同样的夜色,张良却毫无入睡的心思。
  已是三更了。
  他叹了口气,从榻上坐起身,只着了一件薄薄的里衣站在窗前。今晚的月色不甚明亮,天上的弯月上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张良月白色的单衣在夜色里发出淡淡的光,更衬得其人俊美至极,端的是君子如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了。
  但这如玉般的公子的眉眼间却始终有股郁郁不乐的郁气,眉目低垂间如同天上的神袛下凡,令人不敢逼视。
  他叹了口气,拢了拢宽大的袍袖,任由晚风吹动自己的墨发,紫色的发带随风飘舞。
  “第五夜……”
  “子房,深夜无法入眠,看来是有心事啊。”
  温润的男声从背后传来,张良没有惊讶,反倒笑了起来,回身作揖道:
  “不知二师兄前来,良多有怠慢,请师兄恕罪。”
  “无妨,也是我的错,深夜前来叨扰,过于唐突了。”
  来人微笑,神情柔和至极,一身蓝色的儒袍似乎都融入了夜风中,气质温文尔雅,令人观之可亲。
  颜路,小圣贤庄的二师公,张良的师兄,因为其温和的脾气,素日里张良同他最是亲近。
  “见子房这几日气色不好,我担心,便过来看看。”
  “劳烦师兄挂念,良很好,没什么事,只是……”
  张良欲言又止,微阖上双眼,又叹了口气,眉心郁色更浓,却是担心至极的模样。颜路见状,也不意外,了然地点了点头,关切道:
  “应是韩非师兄之事吧。”
  “对,让二师兄见笑了,但良本心如此,不敢掩饰。一日不见韩兄,良就放心不下,吃睡都无法安心,心里面哪儿都是他。”
  张良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五根手指紧紧攒握成拳,在手心留下一道带血的痕迹。颜路轻轻摇头,知道自己这师弟的确是动了心了,当下也不好劝阻,只得安慰道:
  “秦王爱才,不会对韩非师兄为难的。”
  “这我知道,但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或许……呵,只有亲眼见到了韩兄,他在这里呆着我才能安心吧。”
  张良苦笑,摇头继续道:“师兄,良……真的怕了。韩兄那样的人,不似人间的,真的像是天上的仙人,风刮的大点,他就又被吹回天上了。良不敢赌,也不想赌了。”
  颜路静静地听着,脸上仍然保持着浅浅的微笑,他坐的极为端正,哪怕是深夜也如同白日一般。他是个极好的倾听者。
  “子房,韩非师兄之才,震铄古今,非常人所能及,早先同在桑海求学时,吾便有所耳闻。而与之相对的便是其人情世故方面的才能,论起洞彻人心,吾辈自知不如,如此,他岂能不知子房你的心思?又岂能不知秦王的心思?明哲保身,我想韩非师兄不会不懂。”
  “二师兄你不了解韩兄。”张良苦笑着摇头,叹息道:“韩兄固然透彻至极,但对于自己从来都没有此方面的自觉,他的风采隐于平时的一举一动中,只要是接触,便会为他的风采所倾倒。韩兄或许会明白秦王的心思,但对他的执念之深却没有太大感觉。”
  张良说着,眼神渐渐暗淡下去,声音仿若睡梦中的呢喃,看着空无一物的虚空,整个人似乎都化在了月光中:“失而复得,是会把人逼疯的。”
  颜路看着张良的样子,自知是无论如何也劝不住自己这位平素聪慧无比的师弟了,只得叹道:
  “如此,子房你打算如何?”
  “良……想去寻他。良自知此事不妥,不敢劳烦师门,故一人去往即可。”
  “哪怕那是秦宫?”
  “对,哪怕那是秦宫。”
  “看来此次我是无功而返了。”颜路苦笑着站起,却对张良的回答并不意外。他此次前来劝阻自知希望渺茫,张良平素主意拿的极正,无论是关于墨家一事或是令墨家巨子天明和兵家少羽入门,旁人都无法令其改变主意。
  “师兄好意,良心领,同时也要谢过掌门师兄与荀师叔关心,但良心意已决,辜负了众位的好意。”
  “子房此去,多多珍重。”
  “良明白。”

  阿房宫。
  韩非难得坐得端正,一头墨色的长发束起,换了一身黑色的华服。秦尚黑,嬴政硬塞给他几套黑色的锦服,韩非也没的换,虽然是剑灵之体,但平日还是与真人无异的,需要进食,需要沐浴,也会生病。所以虽然对黑色不算喜爱,但无奈,也只好换上了。
  嬴政应是刚刚下朝,连冕服都没换,坐在韩非对面,唇角微微勾起,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于他的非先生乖乖穿上他为他备的衣服一事,嬴政是极为满意的。他喜爱黑色,黑色厚重,沉凝,带着一股威严霸道的感觉,但在韩非身上,却越发衬得他仪态翩翩,身形瘦弱,带着股病弱的味道。
  韩非白皙纤细的手指在矮桌上轻轻敲打着,眼睑微垂,淡色的唇紧抿着,这表明他进入了沉思的姿态,显然,有什么事情难住了他,如此长的思考时间在他身上可不多见。
  但嬴政全无不耐之意,本就是他一下朝便来寻韩非,想让他帮自己拿个主意,能难住他的事情自不是寻常之事,对韩非而言的确是要多费些功夫。见非先生全心全意为自己谋划,嬴政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不耐烦呢?
  “王上,以韩非之见,您应……”
  韩非说的认真,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写写画画,长长的睫羽垂下,在他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脸上打下一片暗色的阴影。起初嬴政还听的认真,但渐渐的,他的心思却不由自主地转到了别处,看着韩非的脸怔怔出神。
  “王上?”
  “啊?哦,先生见谅,是寡人分心了。”
  “无妨,或许是非说的太过啰嗦了,王上惊才绝艳,一点就透,非也不必说的这般详细。”
  韩非摇了摇头,不甚在意,反倒是对嬴政的跑神颇为好奇。与他相处的时日愈多,韩非对嬴政的了解也就愈发深刻。在他印象中,嬴政不是个听不进话的人,哪怕臣子说的不合心意,他也会耐心听下去,与自己的想法相互印证,不会圣心独断。
  而自己方才所言,韩非自认应颇合嬴政心思,他为何跑神呢?
  “寡人不是这个意思,先生莫要多想。实在是先生方才的样子太好看,寡人一时呆住了。”
  嬴政笑着看向韩非,对自己的心思直言不讳。他是帝王,不强迫韩非已是莫大的恩宠,断不可能再去委屈自己的心思,想什么说出来就是了,反正他相信总有一天韩非会顺从他的。
  “王上……”
  韩非有些无奈,但也拿嬴政没办法,一是目前还受制于他,二也是内心确实有些许情谊,不愿将话说的太重,只得这样语焉不详的拖下去。
  “先生方才说到哪了?继续吧。”
  见韩非为难,嬴政也明智地不再提起此事,说一遍就够了,多了反而不美,把韩非逼急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
  “先生之言,令寡人茅塞顿开,先生不愧为法家最顶尖的人物,治国一道,寡人还要多多学习。”
  “王上谬赞,非当不起王上如此推崇。”
  “先生就不要谦虚了,明日便是寡人长子幼子入宫之时,不知先生有何打算?”
  “既是王上所托,非自然尽力。二位公子聪慧,非不敢托大,用实例教导他们一些治国方略即可,共同进步。”
  “多年不见,先生想必与长子也有话要说,明日白天寡人就不来了,晚上再来看望先生。”
  嬴政的目光越发柔和,他看着韩非,伸手为他撩开一缕落在颊边的碎发,摩挲了一下韩非的手掌,这才有些不舍的放开。
  “王上放心就是。”
         (十一章•完)

  下章扶苏胡亥出场~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