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三大妖】天狗,狐,鬼

  摸鱼产物。三大妖实在是太帅!
  奇怪的武侠文风😂
  三大妖打架,凡人退散!
  有酒茨,藻巫,大舅和晴明亲情(?)向

【三大妖】天狗,狐,鬼
  三妖汇聚,天地变色。惊天大战,一触即发。
  为魔者,形容傲然,双瞳金光乍现,白发狂舞,扬沛然狂气。
  为圣者,团扇轻扬,面具下神色冰冷,羽翼生风,以正心中道义。
  为妖者,美目含煞,笑声中杀意狂涨,红唇微抿,九尾遮天蔽日。
  瘴气弥漫,有如实质。狂风怒卷,直入云霄。妖力升腾,摄人心魄。

  “多余的话咱们也不用多说了。”
  “正是,既然站在了这里,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胜或者败……”
  “生死由天!”
  但只见,沛然魔气猛然升腾而起,天色乍暗,白日成了黑夜,羽翼展开,覆盖了整片天空,天狗吞日,立于崇天高云之上。
  大天狗扬起手中的扇子,宽大的衣袖在风中猎猎作响,背后的漆黑羽翼用力一阵,一股横亘了天地的巨大风暴从地平线处出现,用难以言喻的速度快速逼近了这里,所有沿路的城镇村庄都在这天地般的伟力中化为了废墟。
  “哈哈哈,来的好!”
  酒吞童子大笑一声,轻踩地面,腾空而起,巨大的力道将大地龟裂成一道道蛛网般的纹路。他挥手一招,他那在空中源源不断放出瘴气的葫芦就回到了他手上,宛如长鲸吸水,天空中弥漫的瘴雾顿时又收回了葫芦内部,凝聚成铺天盖地的压缩成实体的弹丸漂浮在酒吞周围。
  酒吞反掌一拍,那些弹丸以超越了音速的速度冲进了暴风中,他的身体借助于瘴气的掩护直冲云霄,反掌拍向大天狗的翅膀,双手用力,竟要将那羽翼硬生生地撕扯下来。
  身着华贵宫装的美艳男子朱唇微启,玉手轻抬,手中折扇开启复又合上,紫色狐火呈铺天盖地之势由京都卷起,猛地腾起,散发出炙热的温度,将空气都熏的扭曲起来。
  大天狗见状,羽翼轻拍,拔高几尺,恰好避过下方升腾而起的狐火,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看着酒吞童子,俊雅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扬声道:
  “酒吞童子,你看,你还是如此固执,不去攻击地面的玉藻前,非得来空中对付我。虽同为三大妖,但你也得知道,对手也是需要选择的。”
    “嗤,本大爷做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我?同为三大妖,本大爷可是很不愿意总是同你们一起提起啊,选择对手?本大爷选择对手的理念就是——”
  “先对付最有意思的那个!”
  酒吞童子狂笑起来,他在空中虚踩了几下,浓郁的瘴气封锁了整片空间,甚至将下方的狐火也化作了他的养料,金瞳熊熊燃烧。他的葫芦露出了狰狞的利齿和带着血丝的独眼,漆黑的指甲似乎刺破了空间,瞬间便来到了大天狗身前,打破了大天狗周身的护盾。
  正当他要下手扯断大天狗背后的羽翼时,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厌恶无比却又不得不听从的人类声音:
  “酒吞童子,不要恋战,麻烦你和大天狗一同对付玉藻前!”
 
  “啧,啰嗦。”
  不爽地咂了咂舌,酒吞童子透过这重重的火焰与瘴气,似乎看到了京都中那个宁静的庭院,那儿还是那样,任何混乱都没法打扰到那里。绝美的女鬼在树下翩翩起舞,伴着鼓声和乐声,那双漂亮的眼睛又恢复了从前的明亮。
  但他注意的却不是那里,他看到白发的大妖坐在廊下,皱眉看着飘舞的枫叶,卸了甲胄,穿着那件他惯穿的黑衣,破破烂烂的袖口垂着,掩住了他残缺的断臂。
  “嘁,不解风情的家伙。”
  不自觉地露出一个算不得温柔的笑,那家伙定是在懊恼,懊恼自己为何不能参战,本就不是什么浪漫的性子,这下更是无心去欣赏那舞了。
  “本大爷可还在呢,怎能让你冲上来?”
  这样想着,酒吞强行按耐住暴躁的性子,不爽地对大天狗道:“哼,这次算便宜你了。”
  “谁便宜谁可说不定。”
  大天狗撇了撇嘴,重新带上那丑陋的面具,遮住自己秀美的脸。手上的狂风渐渐散去,他也同样接到了黑晴明的命令,让他与酒吞童子联手,一同对抗玉藻前。
  与他二人不同,玉藻前藏于京都,心怀怒火,所图甚大,其危害自然也更大些。晴明与黑晴明二人虽然势同水火,但对于京都的看中却是一般无二的。酒吞童子和大天狗算是他们手中最强的两张王牌,此时不打出去,或许今后也就再没机会打出去了。
  “大天狗,没想到你这家伙还真的会听命于黑晴明。”
  酒吞散了头发,一头白发直蔓延到腰际才堪堪停止,如同毒蛇般肆意地狂舞。他的脖颈上横亘着一条狰狞的伤痕,纠结的皮肉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可以想象当时有多么的惨烈。
  面对酒吞童子的嘲讽,大天狗轻哼一声作为回应,面具掩住了他全部的神情,声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呢?臣服于晴明那伪善者的麾下,甘做走狗?酒吞童子,没想到你死过一次后不仅脾气没变好,这脑子也受损了?或者我从未认清过你?呵,被你大江山的人背叛,你可别忘了,握着那把刀的人可是阴阳师。”
  “一码归一码,这事儿本大爷不至于拎不清。和你的事之后再算,本大爷可从未说过臣服晴明那家伙,不过是和他利益一致而已。走吧,给玉藻前来一下狠的。”
  酒吞的眼里燃烧着兴奋的火焰,他确实早就想和玉藻前打一架了,他虽然不至于同茨木那般好战,但他也的确是个享受战斗的人。
  退治之前,他同很多大妖都战斗过,他的“鬼王”之名也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而玉藻前是天生九尾,从前一直隐世不出,酒吞也不想寻他,而现在遭逢了丧子丧女的他性情大变,倒是更符合酒吞的好胜心了。

  玉藻前眯着一双金色的竖瞳,笑眯眯地看着空中爆发的大战,绝美如同女子的脸庞上带着些诡异的笑意。
  他的狐火天生便带着蛊惑人心的味道,虽然不会对同为三大妖的他们造成伤害,但更加激发他们性子里的好战还是做得到的。
  突然,玉藻前感到了一阵不安,似乎……太安静了?疾风卷来,虽然已经有了预料,但他华丽繁复的袖袍还是被如同利刃般的风割开了几道口子。瞳孔缩成针尖般大小,强烈的危险预感让玉藻前也顾不得维持平日里宫廷贵妇的身份,从他的背后长出九条虚幻的狐尾,摇曳着淡淡的火焰,它们蜷成一团,成护盾状为他挡下了随后而来的攻击。
  “啧,竟然躲开了。”
  “果然名不虚传。”
  酒吞童子和大天狗一道从空中落下,天上的瘴气渐渐散了,酒吞的葫芦重新回到他的背后,而大天狗的羽翼也收缩成了正常的大小,缓慢的扇动着。
  “天狗,恶鬼,真是有趣。”
  “哪里有趣?”
  “曾经的崇德天皇,曾经名动天下的神子,曾经的妖后,我们的组合,可当真有趣。”
  玉藻前用扇子挡着嘴轻笑起来,这略显女气的动作在他身上万分和谐,没有一丝不妥。
  “你知道的可真不少。”
  酒吞挑了挑眉,丝毫不意外玉藻前会知道这些。毕竟如果传闻是真的,那他活过的年月可不短,比自己等人都要长。
  “毕竟同为三大妖,我自然对你们要更关注些。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幻化的女子可还美丽?”
  “原来是你。”
  酒吞的脸色沉下来,虽说茨木本人并不在意,但他可是在意得很,每一个见了茨木那副样子的人他都恨不得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来,将记忆抹去,只让自己一人知道才好。
  “哦?茨木童子幻化的女子?酒吞,认识这么多年,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
  “如果你见过,大天狗,你现在可就不在这里站着了。”
  大天狗耸了耸肩,见四周无人又摘下了面具,毕竟都是熟人,也不忌讳这么多了。他的容貌实在是太过缺乏杀伤力,每次战斗时都带着面具确实不怎么方便。
 
  “玉藻前,我们这次来是因为你惹了太多的人,你做的实在是太过了。”
  “过?天狗,你告诉我,何为‘过’,又是谁定的‘过’呢?那些阴阳师么?”
  玉藻前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尾巴在空中慢慢摆动,紫色的妖火在尾尖上静静燃烧,竟透出琉璃的色彩来。
  “唔……对了,你们是不是还没有见过我那些可爱的青蛙?他们可是仿照你们这些大妖怪的样子做的呢,若不是那些阴阳师实在是太令我恶心,原本我便是想要仿照他们的样子的。”
  “…………”
  酒吞的脸色黑了一层,不想对玉藻前嘴中“可爱的青蛙”过多评价。他见过胧车这妖怪,自然也是见过他带领的青蛙,力量先不谈,但对“可爱”持保留意见。
  “呵呵呵,酒吞童子,别这么严肃嘛,它们真的很有趣,比你们这些大妖怪有趣多了。”
  “……多说无益,玉藻前,你有你的信念,我有我的坚持,手下见真章吧。”
  “你呢,天狗,你也要阻止我么?”
  “是,这是黑晴明大人的要求。”
  “好,很好,你们都是这样,全部都是这样。”
  刚开始还是柔美的中性嗓音,到了最后却变成了怒吼,京都中燃烧起了熊熊大火,九尾狂乱的舞动着,将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
  无论富有还是贫穷,人们纷纷惊恐地叫着,从屋内跑出。狐火中那股引人堕落的猩甜气味更加浓郁,背叛、杀戮,人性中的黑暗被彻底的引诱出来,到处都是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场面,就连平日相爱的夫妻在大难临头之时也是互不关心,各自奔逃。
     “为什么……你们要阻止我!看,看看这副场景!这就是她关心的,爱的人?你爱他们,他们爱你么?他们值得你爱么?难道是妖就是错么?人类比妖鬼更可怕。”
  “…………”
  酒吞和大天狗都沉默不语,他们的经历也让他们发自内心的赞同玉藻前的话。但立场不同,他们也不便评价,只能沉默。
 
  “玉藻前。”
  男子清越的声音从街道上传来,晴明从转角慢慢走出来,黑晴明同样自暗处现出身形,两人一前一后的出现,连声音都别无二致。
  “罢手吧。”
  “阴阳分离?这术法真是好久不见了。安倍晴明,你来做什么?”
  “你赢不了的。”
  黑晴明一出现,大天狗就挡在了他和玉藻前之间,敛了眉眼,手中的风刃蓄势待发。
  “玉藻前,你与我的母亲是友人吧?”
  “是又如何,你是葛叶的孩子,她曾经托我来看过你。但你我都明白,我们都不会因为过往的情谊对对方有丝毫留手。”
  “……你是母亲的友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想伤你。”
  “晴明,你不会以为你能伤到我吧。”
  玉藻前笑了起来,但晴明眼中并无丝毫笑意,他的双手快速结印,朗声道:
  “你可以试试。”
  “罢了。”
  玉藻前看着晴明认真的表情,突然觉得有些无趣,他收起了狐尾,重新化为那副美颜的女子样貌,意兴阑珊:
  “我突然又没有兴致了。这次就算了,晴明,你这阴阳分离之术趁早解了,不然不管是对你还是别人都会造成巨大的危害。”
  “玉……”
  “你长的可真像葛叶。”玉藻前走近晴明,涂了红色寇丹的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脸,眼中出现一抹怀念的味道:“或许这就是命运。”
  “这次的身份我不会再用了,但我还会来的。晴明,你身边的人,我不会下手,这算是我对你的承诺。但你想要护着的那些人,我不会心软,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护得了他们几时。”
  晴明还未开口挽留,便只见他踩着高高的木屐,一步一摇,优雅的离开了。紫色的雾气弥漫开来,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这雾气中,再也看不见了。
  “舅舅……”
  还未说出的话含在嘴里,晴明的神色显得有些复杂。他叹了口气,看向另一个自己,颔首道:
  “这次多谢了。”
  “不必,你就是我,这次帮你就是帮我自己,利益一致的事情为何不去做?安倍晴明,你就是太过迂腐,牵挂的人和事太多才会这般累,而我也是这样分化出来的不是么?”
  “……你说的对,但我作为阴阳师,有守护京都,守护人类之责,我责无旁贷。”
  “你高兴就好,但下次见面,我们可就是敌人了,我没有义务提醒你。”
  黑晴明耸了耸肩,打开折扇掩住了半张脸,招呼大天狗:“走了,回去。”
  “是,黑晴明大人。”
 
  “…………”
  安倍晴明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两人同样消失在街角,倒是显得有些孤寂了。
  “喂,安倍晴明,你答应支付本大爷的报酬呢?不会想赖掉吧?”
  酒吞童子抱着臂在一边早就不耐烦了,他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善的问道。
  “怎么会,我已经把东西交给了茨木童子,这次多谢你了。”
  “嘁,之前的事……茨木都给我说了,算我欠了你一份人情,下次再有架打可以去大江山寻我和茨木,最好是玉藻前这样的对手。”
  “一定。”
  “茨木那家伙还在你那儿?”
  “博雅在招待他。”
  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晴明轻笑了起来,那双惑人的眼睛里泛起了微微的波光。
  “怎么?他做了什么好笑的事?”
  “不不,茨木童子真的不愧于你的评价,的的确确是个不谙风雅之人,博雅对他倒是蛮无奈的。”
  “哼,他啊,别说风雅,便是平日里的歌舞他都不懂。”酒吞轻哼一声,但眼神却是温柔的很:“别管他,有架打他才会高兴。”
  “酒吞童子,你变了不少。”
  “变?有么?本大爷怎么不知道。”摆了摆手,酒吞童子看见那白发的大妖从街角转来,当下也不愿继续多说,迈步迎了过去,同样消失在了雾气里。
  “安倍晴明,今后你可以去大江山找我,那个……多谢你对茨木的照顾。”
    “呵……还说自己没有变,酒吞童子,从前的你,可从不会说出‘谢谢’这样的话。”
  小男孩模样的白藏主出现在晴明身边,冲酒吞童子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晴明大人,我们也走吧,呜……茨木童子大人强迫小白给他引路……酒吞童子大人的气息也好可怕,小白不喜欢。”
  “好,小白,我们也走吧。”
                   (完)

  本来想全文都用武侠风的,结果写不下去了😂算是讲课时的灵感产物吧,摸鱼摸鱼
 
 
 

评论(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