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All金】金色王朝(二)•圣空星王

  西幻背景,雷狮、嘉德罗斯为金小天使兄长设定。
  苏全员。
  All金,此章主嘉金,雷金,有瑞金成分。
  想了半天还是更新了这个😂😂😂

“上章链接《帝国海盗》”

【All金】金色王朝(二)•圣空星王
  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倚着教堂门口的柱子,金色的双眼几欲冒出了火星,仿佛下一秒就要提着他的大罗神通棍冲到皇宫,将那个让他焦躁不已的罪魁祸首揪出来。
  “啧,渣渣怎么还不来,也不看看时间的么!”
  “呃……嘉德罗斯大人,不然我和祖玛去找找那个小鬼?”
  “哼,不用了,如果那家伙真的这么没用也就不配让我高看一眼了。”
  话是这样说,但嘉德罗斯明显意动了,眼睛不住的向远处望去,手指敲打着石柱,嘴里嘟嘟囔囔的,仔细听都是些“渣渣”“再不来就让你好看”之类孩子气十足的话。
  “噗,明明很关心的。”
  雷德用手捂着嘴,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覆盖在眼睛上的符文布都差点被他扯下来。
  “咳。”
  本质上还是一个好人的祖玛看见嘉德罗斯恶狠狠的目光后忙用肘部撞了撞雷德的腰,让他安静一些,不然死了自己可不替他收尸。
  “雷德,我看你是不是想重新躺回你的墓穴里?”
  “呃……”雷德这才感到大事不妙,竟然从嘉德罗斯这张没什么威力的娃娃脸上看出了一些杀气,连忙慌张的摆手道:“不不不嘉德罗斯大人,属下……属下还没享受够人世的繁华呢,这次就……啊!那不是金殿下么!”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雷德简直要热泪盈眶,他从未如此感谢过这个小鬼,哦,他简直就是壁画上的天使!恩,他决定下次不会再忽悠这个小鬼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
  “啧,渣渣。”也不知道到底是再说谁。
  “嘿——嘉德罗斯!”远远的,嘉德罗斯就看到小鬼骑在他的金色母马上冲他招手,笑容满面。
  “哼,怎么才来。”
  “抱歉抱歉,和雷狮在路上稍稍耽搁了点时间嘿嘿嘿。”小鬼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湛蓝色的双眼是今天晴空的颜色,没有一丝阴霾。
  但嘉德罗斯却迅速阴沉了脸,他耀眼的金眸瞥向雷狮的方向,看见他挑衅一般的微笑,脑子中的那根筋似乎发出了断掉的声音。
  “雷狮。”
  “啊,嘉德罗斯你在啊,不好意思,刚刚和小鬼聊的太尽兴,没注意到你。”
  雷狮嘴角的弧度变得更大,恶意的挑了挑眉,宣示主权一般的将手臂勾在迷茫的金脖颈上。
  “放开他。”
  “哈?你说什么?”
  “我说,放——开——他!”
  话音未落,嘉德罗斯的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根几乎与他身高等长的长棍,反手便向雷狮横扫过去。
  “嘉德罗斯大人!”
  “欸欸欸?怎么突然打起来了?嘉德罗斯你在搞什么?”
  金反应灵敏的将身体伏在马背上,避开了长棍的范围,他座下的马匹也颇有灵性的压低了脖颈,载着金跑到了一边。
  “啧啧啧,果然还是老样子,经不起一点挑拨,也不知你这几年都干了点什么。金,还没看出来么?他想在这里打一架啊,既然已经找上门来了,好啊,我奉陪。”
  雷狮从马背上跃起,扬起一个傲慢的笑,他的手上慢慢汇集起了紫色的雷光,一瞬间,晴朗的天空似乎都暗了下来,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在了他的手上,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锤子的形状,雷狮紫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冷光,手掌下压,雷电四溢。
  “雷神之——”
  “矢量坚盾!”
  少年砂糖般的嗓音从下方响起,一个明黄色的盾牌出现在两人之间,打断了他们下一步的动作。
  “小鬼?”
  “渣渣?”
  两人突然从嗜血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带着一些忐忑,不安的向下看去,果不其然看到了少年气鼓鼓的包子脸和蕴含着些许怒气的蓝色眼眸。
  “喂!你们干什么啊!怎么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啧,还不是因为你,迟钝的小鬼。
  雷狮暗暗叹了口气,收了手中的雷电,从天空中落下,向金解释道:“太久不见,和嘉德罗斯切磋切磋而已,你说是吧,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没有回答,收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顺手捏了把金的脸,冲站在一旁的蒙特祖玛和雷德扬了扬下巴。
  “走了。”
  金眨了眨眼睛,看两人之间的确是没有了杀气,这才放了心,牵着自己的马冲雷狮挥了挥手:“雷狮,我们也进去吧。”
  “好。”

  每周的弥撒都是一样的无聊。
  嘉德罗斯百无聊赖的倚着靠背,翘着腿听那个神棍一样的大主教丹尼尔喋喋不休的讲那些“神爱世人”的鬼话,穿着纯白色衣服的唱诗班将双手握在胸前,歌唱着神国的美好。
  哈,要是神明有用,那凡人努力做什么?力量,才是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与其看这些渣渣们的表演,还不如看……
  想到这里,嘉德罗斯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偏移到了前侧的金身上。金闭着眼睛,双手交握在胸前,恰好一束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照射在他的身上,将他的侧脸照耀的纤毫毕现,连脸上细细的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他的睫毛又长又卷,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如同真正的天使。
  好……好漂亮……
  嘉德罗斯的脸不易察觉的红了一下,他将头扭到一边,但还是忍不住去偷偷瞄上几眼。对了,渣渣他……小时候是不是在唱诗班呆过?那副样子一定……咳咳咳,不想了不想了。
  嘉德罗斯从金的身上收回了视线,转向前方时恰好与大主教丹尼尔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嘁,阴险的老家伙。
  撇了撇嘴,嘉德罗斯将双手枕在身后,思绪不由得再一次的飘远了。
 
  他不同于雷狮和金,他的母亲是圣空一族的女人,所以从小就接受了成为王者的教育,在金未曾出现前,他一直都被看作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
  金是在他十岁的时候来到这里的,小小的一团,拽着他姐姐的衣服,探出头来怯生生地喊他“哥哥”。金和秋的母亲他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王只说他们是他遗落在外的孩子,这次找到带回宫中养育。
  嘉德罗斯没兴趣去找这个一看就弱的要死的渣渣的麻烦,他喜爱强者,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找格瑞或者雷狮干一架来的痛快。但格瑞那家伙却对这个渣渣格外青睐,哼,弱者就该有弱者的姿态才对,怀着好奇的心态,嘉德罗斯第一次注意起了这个弱小的幼弟。
  虽然弱的要死,但意志力值得称赞。
  呦,还不错嘛,被打成这样还能站起来?
  呵,可笑的正义感。
  迟钝的蠢货,没看出来你那些朋友都对你图谋不轨么?
  啧,果然受伤了,弱者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死的份,仁慈是只有强者才能享受的特权,连这点常识都不懂么?格瑞那家伙没有教过你么?
  怎么搞的?!怎么弄成这样了?!格瑞那家伙没有好好保护你么?啧,真是的,我帮你一把好了。
  嘉德罗斯一跃而起,手中的长棍顿时发出耀眼的金芒,迎风就长,眨眼间便成了伫立天地间的擎天之柱。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暴风撕毁了一切敌人,再看时,地上只余一地尸体,还有一个深深的坑洞。嘉德罗斯蹲下身体,将兴奋不已的金背到背上。
  “嘉德罗斯!你这么厉害啊!”
  “哼,你这种渣渣……”
  “和格瑞一样厉害!”
   “……我比格瑞厉害。”
  “啊?可我觉得……”
  “没有你觉得,闭嘴吧,渣渣。”
  长大了不少的团子在他背上不安分的乱动,气的他想索性把这个喋喋不休的小鬼扔到地上一走了之。自己果然是鬼迷心窍了吧!竟然会救这种渣渣?!
  “喂嘉德罗斯!”
  “哈?”
  “你也是个好人嘛,你们都是,谢谢嘉德罗斯哥哥救我~”
  “…………恩。”
  当很久之后,王宣布他的王位由金继承时,奇迹般地,嘉德罗斯没有半分愤怒,看着这个渣渣傻乎乎的样子,他只是感到了由衷的担心和不舍,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放松。
  真好,不用和他争夺了。但是这个家伙可以么?这么弱,什么都不会,怎么去面对那些心怀叵测的群臣?
  他离开了,没有接受任何的封地,带着自己的下属,到了边境之地。有人说他是恼怒于王的决定,打算举兵,呵,一群蠢货,他们怎能明白我的想法。
  一山不容二虎,天下容不下两位王者,我是生来便要成为王者的人,本来我是要铲除挡在我面前的一切敌人,但若是你,哼,太弱了,我提不起兴趣,勉勉强强吧,我承认你了。

  “啧,终于结束了。”
  嘉德罗斯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走出大门,看了看天色,撇了撇嘴。
  “都正午了,扫兴。”
  “啊,嘉德罗斯,你是不是又要走了……”
  “不然呢,要不我住你那?”
  嘉德罗斯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金,扯着嘴角笑。
  “欸?!可以吗?我很乐意的!”
  “嘁,趁人之危。”
  雷狮不爽地斜眼看了他一眼,嘉德罗斯也没在意,反而冲他挑衅般的笑了笑,明晃晃的写着“你能奈我何”的意思。
  “雷狮你呢?也留下来吧?”
  金兴奋的将目光转向雷狮,天性喜爱热闹的他最喜欢所有人都在的时候了。
  “抱歉了小鬼,我可得回去,不像嘉德罗斯这闲的要死的家伙,我手下还有一大帮人呢。”
  “啊……好吧……那那那雷狮,路上小心啊,下次还要给我带礼物!”
  “当然,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就能闲下来住回来一段日子了,到时候带你去海上玩。”
“哦太棒啦!”
  嘉德罗斯没理会雷狮故意的挑衅之语,他一反常态的安静,倚在廊柱上看着正午的骄阳,微微眯起了眼睛。
  “嘉德罗斯。”
  “干嘛。”
  “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哼,不会忘的。雷德,把东西拿过来。”
  “好嘞。”
  接过雷德递过来的包裹,看也不看的将它甩向雷狮的方向,包裹沉重的重量在他的手里显得万分轻巧,却在空气中发出了破空之音。
  “呵,还挺沉。”
  雷狮轻易地接下了包裹,掂了掂重量,满意的收了起来。嘉德罗斯撇了撇嘴,不屑道:“那是当然,压缩过的秘银,我那儿这玩意多,用不上,不过话说你你用这东西干嘛?”
  “当然是加几门魔法炮了,那些畏威而不畏德的蠢货们只吃这一套,真把自己当老大了,我不在几天就蹦哒的欢实,这次一次解决他们就好。”
  “随你。我既然已经把东西给你了,就不会管这么多了。”嘉德罗斯耸了耸肩,转身向金的方向走去。
  金在一旁不明所以地站着,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睛:“雷狮,嘉德罗斯,你们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一些……生意上的事。”雷狮想了想,给了他一个还算靠谱的回答。
  “恩……不过你们为什么不要封地啊,有了封地的资金你们也能更轻松点不是嘛?格瑞说……说……唉呀我忘记了,反正就是说一些自尊心的事情,可我还是不懂啊,这些不冲突的呀。”金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他想到了什么,鼓着脸不快的看着雷狮和嘉德罗斯,突然向他们抱怨起来。
  “嗤,渣渣就是渣渣,你是在看不起我嘉德罗斯不成?那封地我不稀罕,那钱留着你买零嘴吃吧。”嘉德罗斯不屑地哼了一声,手指捏着金的脸颊向两边拉扯,看到金的眼睛里聚集了泪水才满意的放手。
  “金,不要太小看我啊,我雷狮什么时候吃过亏?如果你坚持要保留我们的封地的话,这样吧,钱粮还在你手里保管,如果我真的需要会去找你的。”
  “那……那好吧……”
  金略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不放心的继续嘱咐道:“那说好了哦,一定,有事的话,一定要来找我哦!”
  “好了好了,雷狮你这家伙不是要走么?怎么还不走?”嘉德罗斯不耐地敲打起了手臂,斜撇着雷狮,对他下了逐客令。
  雷狮“啧”了一声,有心不去理会这个大龄儿童,但确实杂事缠身,也不便继续久留了。
  “小鬼,下次再见,别让我再听到先生的抱怨了啊。”
  “呃……我……尽量吧哈哈哈哈哈……”
  “臭小鬼。”笑骂了一声,弹了一下金饱满的额头,雷狮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离去,他的身影在空气中扭曲了一下,突兀的消失在了原地。
 
  “碍事的家伙终于走了。”
  嘉德罗斯伸了个懒腰,一改之前懒散的样子,上前一步拉住了金的手。
  “走吧。”
  “去哪?”
  “一个好玩的地方。”
  金懵懵懂懂的被嘉德罗斯拽的一路狂奔,骑着马被风吹的兴奋的大叫,过了不久就到了这片草原的尽头。
  “嘉德罗斯,这里有什么?”
  “抬头。”
  “什么?”
  金抬起头,突然惊讶的发现,就在他的头顶,那片苍穹之上,竟然有一座精致庞大的浮空岛隐藏在云端之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伫立其上的高塔,符文在其中明明灭灭,吞吐着魔法潮汐。
  “这,这是……”
  嘉德罗斯傲慢地扬起唇角,那张娃娃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我的浮空岛,也可以看做浮空战舰,主体全部由秘银打造,上面镶嵌了上万个魔法符文,今天头一次开出来,雷德和祖玛两个家伙做的还不赖嘛。”
  “好——帅!”
  金的惊叹声极大的满足了嘉德罗斯的虚荣心,尤其是那副崇拜的眼神让他很是受用,心里暗暗得意道:“哼,这下看你们怎么比得过我,格瑞,雷狮。”
  想起了雷德塞给他的《情话大全》,嘉德罗斯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链子,上面拴了一个精致的钥匙,看着金的眼睛,扭捏地说:
  “额,咳,这座浮空岛的钥匙也给你一份,如果需要直接可以进行召唤,随叫随到,不过现在上面还没什么东西,过一段时间它会成为真正的城市,它是我的王座,也是你的。”
  “…………”
  哎?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这段话不太像我以前的风格?该死的雷德,说什么一定会有用,重新回到你的墓穴里呆着去吧!
  “嘉德罗斯……”
  “啊……恩?”
  “这个大家伙真棒!好帅哦!我我我会经常去玩的!”
…………果然不该期待渣渣的智商。
  嘉德罗斯看着金兴奋的神情,也不好打断,撇了撇嘴,不由分说的将钥匙挂在了金的脖颈上,拍了拍他的……背。没办法,谁让自己不争气,现在金都和自己一样高了。
  心中暗下决心回去之后一定不会再挑食,面上又回复他以往那副狂妄自大的神情。
  “给你了,怎么弄你自己随意,不准弄丢,不然我可不会再给你另一个了。”
  “恩!谢谢你!嘉德罗斯哥哥!”
  嘉德罗斯不自然的偏过了头,可以依稀看到他的耳朵稍微红了一点。
  “嘁,又不是为了你的谢谢才给你这东西的,渣——渣。”
  不过这也不错,能看到你这样开心的样子,一直被称为没有心的最强者的我竟然会因为一个人的笑容而心动,这样的感觉……还不错。
              (圣空星王•完)

   时隔n久的更新😂😂😂
  有喜欢的小天使请评论点赞,这就是我更文的动力~
 
 
 
 

评论(1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