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all金】金色王朝(一)•帝国海盗

  手痒,开坑。
  西幻背景,雷狮、嘉德罗斯为金小天使兄长设定。
  苏全员。大概正剧向。
  All金,此章主雷金,有卡金、瑞金、活在别人描述中的嘉金、安金。

【All金】金色王朝(一)•帝国海盗
  休沐日是雷狮最喜爱的日子,没有之一。
  他拉开雕刻有精致蔓藤的衣柜,从上百件华贵的服装中挑出最适合的一件——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幸好,他拥有近乎野兽般的直觉,它帮助了他很多次,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挑选衣服上。
  那个伪善的骑士总是嘲讽他糟糕透顶的品味,呵,他以为他好到哪里去了么?那个幼稚的小鬼无疑欣赏不了骑士先生成熟的品味,他更钟意于他的发小,啧,该死的青梅竹马。
  雷狮眯起他紫色的眼睛,略微有些凌厉的眉毛在他脸上毫不突兀,将他与生俱来的掠夺者气质完完全全的凸现出来。
  从楼梯上走下,高傲的姿态如同一位即将加冕的国王,黑色的长靴上挂着金光闪闪的勋章,坚硬的底部叩击木制地板,发出有节奏的响声。
  “大哥。”
  黑发蓝瞳的少年没有戴着他那顶俗气的帽子,细软的头发服服帖帖的垂下来,规矩地坐在椅子上,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
  “嗯。”
  他倨傲地点点头,绷紧的面容不可见的放松了些,唇角勾起一个细微的笑,顺手揉了把他堂弟的头发。
  “你做的?”
  “恩,帕洛斯和佩利——”说到这里他可疑的顿了顿,没等雷狮发问自己便流畅的接了下去:“还在睡。”
  雷狮怀疑的挑起了眉,但他没有进一步追问,他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从来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也不是一个关心团员身心的好好船长,说到底,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将叉子“当啷”一声扔到餐盘里,随意的擦了擦嘴角,拢了拢他蓝黑色的头发,侧身看着他的堂弟。
  “卡米尔,去么?”
  “不了,我留在船上。”少年习惯性的用围巾遮住了大半个脸:“我不信神。”
  雷狮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有说话,自顾自地站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揣上了一个小圆面包,弥撒的时间太久了,那小鬼一定没有吃饭,他喜欢卡米尔做的面包。
  “大哥,一路顺风。”
  “没什么话让我带过去?”雷狮恶意的勾起了唇角。
  “……没有。”
  “那好吧,我走了。”
  耸了耸肩,雷狮毫不留恋的转头离去,他的堂弟是个聪明人,只可惜太聪明了,难免有些瞻前顾后,在爱情这东西上,从来都不存在退路。但他没打算提醒他的堂弟,他可没有资敌的习惯。
  是他的,他不会放手。不是他的,他也要抢过来,这才是他雷狮——纵横中央海域最大的海盗头领的风格。

  皇宫的花园一如既往的耀眼,金色的花朵迎着太阳热烈的开放。雷狮不耐烦的拨弄了一下自己蓝黑色的头发,对两侧跪了一地的下人们视而不见,采下一朵还滚着露珠的鲜花。
  罗格斯王朝,希腊语为金色的太阳,以金色作为最尊贵的颜色,皇室世世代代都是金发,也只有金发才能登上最高的皇位,而他,天生就失去了继承皇位的可能,虽然这点他并不在乎。
  明明最厌恶金色的。
  雷狮看着自己手中娇嫩的鲜花,嗤笑一声,绿色的汁液弄脏了他的手,自己一定是疯了,为了那个小鬼,自己竟然开始喜欢上了金色。
  那是他灵魂的颜色。
  夺目的,耀眼的,金光闪闪,从见面起就侵蚀了他暗色调的人生。
  他的宝藏。
  “他醒了么。”
  抬高下巴,傲慢的询问门口候着的侍女,连一个眼神都欠奉。侍女卑微的弯下身子,恭顺无比。
  “殿下刚醒,格瑞大人在里面。”
  “啧,怎么哪都有他。”
  拉开门,阳光从窗棂处透过,给少年加了一个光圈,衬着他毛茸茸的金发,像教堂壁画中那些该死的天使。他才刚醒,白发的英挺青年如同标枪一般站在他身边,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
  “小鬼,还没起床?”
  雷狮恶意的笑着,无视白发青年,走过去将金黄色的波斯菊别在他的发间。
  波斯菊花语:纯情,永远快活。
  “不错,还挺配你现在这个样子的。”
  “雷狮,你回来了!”
  少年的瞌睡顿时一扫而光,他兴奋的睁大双眼,湛蓝色的双眼如同晴朗的天空,纤毫毕现地映出他的模样。
  “哎?卡米尔没有来么?”
  “他有事,来不了,怎么,只有我不行么?”
  “不不不,我很开心!”
  “哦?是么?”
  “嗯!上次你没回来,我可担心了好久呢,是不是格瑞?”
  白发的青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看着少年开心的样子倒也不忍扫了他的兴,咽下口中那句“死了才好”,硬生生的换成了一个拖长的鼻音。
  “恩。”
  “真的吗?小鬼你确定没有玩疯,是不是都暂时忘了我了?”
  “才没有!我可是很担心你还有嘉德罗斯的!你们是我的哥哥嘛!”
  少年有些心虚的抬高了声音,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一圈,再次求助般的看向白发的青年。
  “你说对吧,格瑞?”
  雷狮挑了挑眉,有些不爽的捏了把少年软乎乎的脸颊,让他重新把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
  “总问格瑞干嘛,说,想不想我?”
  “想!”
  “这才是乖孩子。”雷狮满意的笑起来,桀骜的眉眼温和下来,紫色的双眼定定的看着金色的少年。
  “我回来了,金。”

  早餐当然是没有的,把早餐顺来的圆面包塞给金,扯着嘴角享受了一下少年热情的拥抱和格瑞的冷气,心情愉悦的下了楼。
  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需要赶快过去才行。牵过侍女给他准备的马,雷狮摸了摸它顺滑的毛发,语气轻柔,如同对待情人那样:“真是好久不见了,在这儿过得好么,我的老伙计?”
  黑色的骏马打了个响鼻,眼睛湿漉漉的看着雷狮,温驯地磨蹭着他的手。此时,金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一身白色的骑士装显得他格外精神。他骑在他那头有着金黄色皮毛的母马上,冲雷狮洋洋得意的笑着。
  “雷恩(lion)过的当然好啦!我都是用最好的草料喂他的,连我的维克特(vector)都嫉妒了呢!”
  “好好好——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向我讨要礼物啊小鬼?”雷狮眯起眼睛,他喜欢看见金这副张扬的样子,如同阳光一般炙热,海风一样自由。
  “当然!”少年大笑着,拽了一下手中的缰绳,声音远远的落在身后:“不过嘛如果你能追上我就不要了!”
  “哼,小意思。”雷狮勾了勾唇角,翻身上马,挑衅的看了眼站在门口的格瑞。青年仍旧没什么表情,同样为紫色的双眼冰冷的回视雷狮,这一瞬间,仿佛有电流在空气中噼里啪啦的响起,两人的视线一触即分,重新回到了原点。
  “照顾好他。”
  格瑞的话显得有些没头没尾,但两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哼,不用你说,驾!”
  雷狮轻哼一声,重重地抖了一下缰绳,向金的方向追去。
  金并没有走多远,反而不停的向后张望,直到看见了雷狮的身影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不走?自己觉得跑不过我,不要礼物了?”
  雷狮有些意外的放慢了速度,等到金重新加速后才笑着问他。
  “才不是!你一直不来,我以为你又和格瑞打起来了。”
  “担心?我还是格瑞?”
  “都担心啊,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嘛!恩……你还是我的大哥!”
  去他妈的朋友!去他妈的大哥!
  雷狮心底无比郁卒,暗暗咬牙,但一想到格瑞那家伙从小到大恶龙一样守在这家伙身边也只得到了一个“朋友”的称号,突然觉得自己的运气也不是那么差,毕竟自己比他还多了一个“大哥”的称号嘛!
  想到这儿,雷狮突然心情舒畅起来,放缓了速度,伸出手揉了揉金细软的短发。
  ——他没有发觉一向冷血无情的自己在见到金后心智就直线下滑,令人闻风丧胆的大海盗竟然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就笑的像白痴一样,果然恋爱使人愚蠢么?
  金侧过脸,好奇的看着雷狮莫名奇妙的笑容,自己也小小的翘起了唇角。
  “……雷狮?”
  “恩?什么事?”
  “你……为什么要走,连封地都不要了……”
  雷狮看了眼金小心翼翼的表情,轻描淡写的道:“也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里不适合我而已,大海才是我的归宿。”
  “可是……可是我每天都见不到你……嘉德罗斯也是,你们一个个的,都走了……紫堂说你们有自己的事要做,这是真的吗?你们真的不是因为讨厌我才走的?”
  金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自从他被宣布成为皇位继承人以来,他的日子就变得不似以往自由了,繁重的皇室教育和别人对他的评论暂且不说,对他打击最大的就是他的两位兄长竟然拒绝了封地和皇室的大部分资源,孤身出门闯荡,若不是身边还有一直关心他的友人,他或许真的要沮丧很久了。
  “啧,还真是个小鬼,动不动就哭鼻子,都是要做君主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雷狮曲起手指,轻轻弹了下金的额头,让他从伤感的情绪中挣脱出来。这副表情不适合他,他就应该像刚刚那样笑着,站在阳光下,无人可以束缚住他的羽翼,让他在天空下自由自在的飞翔。那些黑暗的、肮脏的、血腥的东西不该由他来做,交给他们就好。
  所以他离开了,大概嘉德罗斯也是同样的想法。一位无足轻重的皇子得到的封地也是无足轻重的,皇室的身份对他来说不再是臂助,而是阻碍。帝国三面环海,海盗猖獗。既然作为皇子的他无法毁灭他们,那就作为他们的王统治他们吧,让他们成为帝国的海上蕃篱,哪怕血染红了整片大海。
  雷狮紫色的眼睛里蕴藏着骇人的亮光,如同大海上致命的雷暴。借着睫羽的遮挡,他巧妙的隐藏起那嗜血的目光,看向金时又重新回复了温暖。
  “别多想,我怎么可能讨厌你。我和卡米尔在这里不受欢迎,走了更自在。”
  “哦,也对哦,不过没关系,你们的封地还在哦!上交的税钱我给你们偷偷藏起来了,都在格瑞那里,很安全的!”
  金一听到不是讨厌自己就立刻精神了起来,他仰着下巴冲雷狮得意洋洋的笑,像一只求抚摸求夸奖的猫咪。雷狮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掩在黑发中的耳尖红了起来,掩饰般的又用手指弹了下金的额头。
  “啧,你以为你做的很隐蔽么?都是别人默许的,多管闲事的小鬼。”
  “啊,好痛,不要弹额头啦,会变笨的!”
  “嗤,你难道还有智商这种东西么?”
  “喂!即使你是大哥这样说我也是会生气的!我很聪明的!”
  “是谁在课上打盹儿被老师骂的?又是谁惹老师生气,把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
  “呃……我……我不喜欢学习嘛,字太多了,看着就想睡觉嘛嘿嘿……对了雷狮……”
  金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连忙把话题转移开了。雷狮耐心的应和着他,不想去提醒他时间快到了,他只希望这段路程可以变的更长,这样的话,是否他就会多喜爱自己一些呢?
  呵,耀眼而不自知的小鬼,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喜爱你。
            (帝国海盗•完)

  其实已经喜欢all金很久了,终于腾出空写了,希望有人可以喜欢~
 
 
 
 
 
 
 
 
 
 
 
 

评论(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