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妖猫•佛篇一

  情人节,开一个新坑,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分为佛篇和魔篇,甜虐嘛……嘿嘿嘿
  架空历史设定,请勿带入历史!僧人吞×猫妖茨,我就喜欢茨木软绵绵小白猫的样子!

【酒茨】妖猫•佛篇一
  酒吞在下山担水的时候在溪边发现了一只受伤的猫。
  它卧在溪边,只有一个巴掌大,雪白的毛发已经变得脏兮兮的,尤其是腿部,被血浸染的鲜红。它见到酒吞后怕的转身就要跑,但只能拖着身子在怪石嶙峋的滩涂上慢慢的蹭着,将柔软的肚腹都磨出了血。
  “真可怜。”
  酒吞蹲下来,摸了摸猫的脑袋,顺便避开了它的牙齿。
  “别怕,本大爷不会伤害你。”
  猫不动了,艰难的转过身子,歪着脑袋安静的看着他,好大一会,它似乎是相信了酒吞的话,闭上眼睛任他抚摸,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酒吞突然有种冲动,他想养这只猫,让它把它的伤腿养好。因为在这片树林里,晚上的确是是会有一些猎食动物出现的,他不想让这只猫死掉。
  寺院里不养动物,但这只猫却莫名的让他心软了,或许是它那极为人性化的眼神吧,可怜巴巴的,金色的竖瞳里似乎含着泪水。
  酒吞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任命的用两根手指掂起小猫的后颈,把他抱在怀里。
  “真是个好命的小家伙,遇到了本大爷,不然你被猛兽吃了也说不定。”
  “喵呜——”
  小猫像是听懂了的样子,伸出舌头舔了舔酒吞的手指,亲昵的蹭着他。
  “乖,还挺聪明的。”酒吞笑了起来,撩开自己散落下来的黑色头发,露出脖颈和脸颊上狰狞的伤疤,红色的皮肉虬结在一起,和他完好无损的右脸比起来,显得格外吓人。
  “嗷!”
  小猫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它弓着脊背,呜呜叫着冲酒吞伸出了爪子,“刺拉”一下划破了酒吞身上穿着的僧袍。
  “嘶……”
  酒吞倒抽一口凉气,手一抖,差点把小猫摔到地上。他的胸口处被划破了一点,渗出了嫣红的血珠。
  “啧,还挺狠啊小家伙,怎么了?吓着你了?”
  酒吞苦笑着看了看自己胸口上的伤,也没在意,反而安慰起小猫来,用头发重新挡住了自己的左脸和脖颈。
  小猫反应过来自己做了错事,一对耳朵不由得贴在了头两侧,瑟瑟发抖的准备迎接来自酒吞的教训。
  “哈哈哈,你这小家伙还挺通灵的,别怕,本来也不是你的错。这样吧,反正平常也没什么人去本大爷那里,你就在那住下好好养伤吧。”
  酒吞笑着把巴掌大的小猫揣进了怀里,提起了盛满水的水桶,打算带它回到山门去。一路上,小猫频频将脑袋从酒吞衣襟里探出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上山的路。
  “啧,小家伙,别乱动,被别人看见了你可就进不去了。”
  酒吞无奈的将水桶放在地上,揉了揉小猫的脑袋,重新把它塞了回去。小猫安静下来,乖乖的窝着,也不乱动了。
  “乖。”
  夸奖了一句,酒吞喘了口气,担起水桶,尽力不让水撒出来,若是到了山门水不满,是要被刁难的。
 
  “喂,酒吞师兄,怎么又轮到你下山担水啊?是有什么难处么?要不要师弟我帮你啊?”
  门前守着的弟子见酒吞来了嘻嘻哈哈的嘲笑着,完全没有半分施以援手的想法。
  “关你屁事,看好你们的门,别像上次那样被人闯进来了。”
  “你!”
  “你什么你,别用你的手指着本大爷。让开。”
  酒吞理都没理他,自顾自地迈步进去,两桶水被担的稳稳的,一点都没撒。
  他没功夫理会这个家伙,搁以前他还有心思教训他们一顿,但今天他只想快点回去把胸口藏着的小猫掏出来,别让它闷坏了。
  “喏,给,我放这儿了,一点没洒。”
  酒吞冷着脸把水桶卸下来放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往他的房间走。
  “哎你今天的活还没干完呢!”
  “本大爷突然有了感悟,回去闭关一阵子。”
  酒吞挥了挥手,也不管他身后的主管被他气的跳脚,自顾自地关上了门。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甚至可以称得上简陋,一张硬板床,两床薄被,一个破旧的柜子和一张桌子就已经是全部了。
  这里就是酒吞的“家”。
  “行了小家伙,出来吧,这里没别人。”
  酒吞把小猫从怀里抱出来放在床上,温柔的看它拖着腿在床上爬来爬去,从床底下拉出他平常用的药水,药粉和纱布,给它翻了个个,露出柔软的肚皮。
  “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
  给它清洗了一下伤口,棉花在药水里沾了沾,尽可能轻柔的触及到小猫的伤处。小猫颤抖了一下,身体下意识的蜷缩成一团,从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叫声。
  “好了好了,一会就不疼了。”
  酒吞的手极为稳定,他小心的拨开小猫腿上被血液粘在一起的毛,快速的将药粉撒上去,用纱布缠了起来。被石头划伤的腹部同样也被缠的严严实实。
  “呼,行了,这几天别乱动,养养就好了,听说你们猫好的都挺快的。”
  “咪呜……”
  猫的叫声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的,它疼得很,没力气了。
  “乖。你们猫也不容易,看你这么小,才几个月大吧?就要一个人生活了,随便一个动物就能伤着你,挺可怜的。”
  酒吞一边抚摸小猫柔软的毛发,一边自言自语。小猫虚弱的趴着,也没理会他,有了一点力气后就爬起来去舔自己腿上结了块的毛。
  “要不你别走了,和本大爷住一起吧,你看这儿也不错,有吃有喝的,不用自己出来觅食了。”
  “喵呜——”
  “本大爷就当你同意了啊,我想想,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恩……小白?咪咪?这样吧,就叫小家伙吧!”
  “喵呜!!”

  酒吞原先是一个大家族的嫡长子,一场至今原因不明的大火毁了这一切,所有人都死了,第二天,有人在废墟里发现了奄奄一息的他。
  酒吞活了下来,但也只是活了下来。他失去了亲人,失去了令人敬仰的地位,失去了俊美的容貌。
  原先作为少爷的他沦落街头,偷窃,抢劫,与野狗为伴,幸好,这座寺院的老住持收养了他,收他作为自己的徒弟。
  他终于又有家了。
  酒吞自小就极为聪慧,而在这里,他在佛学一道也显露出了高超的天赋,有人嫉恨他,但有老住持在,也没人敢造次。
  可惜好景不长,一天,老住持在佛前圆寂了,酒吞重新陷入了那种遭受排挤的日子。不过好在他还有前住持弟子的身份,别人也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只是他的日子不好过了许多。
  酒吞已经很满足了,能有个住的地方就已经很好了,他也不祈求更多的东西。夜晚,他用棉布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流下来,滴入他的衣襟,洇湿了一大片。
  “呜……”
  小家伙见了他很是兴奋,亲昵的蹭着他的大腿。它已经恢复了精神,除了还是站不起来,连身上的毛发都重新变得干净了起来。
  “怎么了小家伙,饿了?”
  “嗷!”
  “好好好,本大爷现在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
  酒吞说着把僧袍披在身上,却不想被小家伙不依不挠的用爪子勾住了边角。
  “你想和我去?”
  “喵呜——”
  小家伙极为通灵的点了点头,拖着伤腿固执的扒着酒吞的袍子不松开。
  “成成成,带你去,别这样做,危险,掉下去了本大爷可还得再给你包扎一遍。”
  酒吞无奈的再次妥协了,把它抱起来,踏入茫茫夜色中。

  寺院的夜晚是寂静的,只有大殿处传来有节奏的敲木鱼声,远处的佛塔沉默的矗立着,往日慈眉善目的佛陀被树影盖着,笑容显得有些阴森,在夜色里显得骇人了起来。
  厨房早就熄了灯,酒吞来过很多次,熟门熟路。风吹的有点冷,他裹了裹僧袍,看见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猫,用宽大的袖子顺便给它也遮了遮。
  “等着,过几天本大爷用碎布给你做件衣服,有钱人家不都这么干么,给猫啊狗啊啥的穿衣服,呵呵,没想到本大爷也能学学他们,咱们也过过有钱人的日子。”
  酒吞的语气有些嘲讽,他望着山下连绵不断的灯火,眼神冷冽如刀。
  “喵——”
  小家伙动了动,伸出粉嫩的小舌头,一点一点的舔舐着酒吞那蔓延了半个身躯的伤疤,有点痒,却让酒吞柔和了目光。
  “乖,别担心,我没事。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的,有吃有喝,本大爷现在也不再孤独,因为有你陪着。”
  “呜……”
  小家伙应了声,翻过身,露出自己的肚皮让酒吞抚摸,酒吞知道,这是动物表示亲昵的方式,代表它将自己最为脆弱的地方交给了他。
  酒吞翘了翘嘴角,手掌温柔的揉按着小猫的肚腹,听着它“呼噜呼噜”的声音,突然觉得冰冷的黑夜突然变得暖和了不少,风也是软绵绵的,就像他怀中小家伙软软的毛发。
  “如果你能与我交谈多好,陪着我,我们都不再孤单寂寞,直到你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酒吞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为自己的幼稚摇头:“本大爷怎么也幻想起来了,刚刚是开玩笑的,别说说话的问题,就说寿命,你也只有十几年而已,当然,我会记得你的。你是猫,自然去留都由你做主,你若是要留下来本大爷会更开心,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我的小家伙。”
  小猫没吭气,一双金色的眼睛盯着酒吞直勾勾地看了会,半晌才眯了起来,僵硬的身体重新变得柔软,“咪呜咪呜”的叫了几声。
  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佛篇一•完)

  本来今天没写完,结果一想,对啊,情人节呢,得给你们一个福利是不是?所以,甜甜的第一篇奉上!
  唔,这是新开的坑,不会很长,最多五篇就能完结,目前可以透露的消息是分为佛篇和魔篇,用不同的视角写成~所以,敬请期待吧😏
  下章茨木就能化为人型啦,吞哥觉得自己这天晚上简直是黑历史😌
  顺带一说,你们猜猜虐还是甜?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