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晓-寒灯无旭

【酒茨】长相厮守•二

 更新下那个闲置了很久的脑洞~( ̄▽ ̄~)~
  温柔掌门吞×脑子受创茨。
  恩,吞哥对茨木很好很好的那种,甜宠吧算是。茨木有点傻傻的,但是修为很强悍的那种。
  这章茨木大发神威!~
  这章炒鸡长哦~放心观看,给大家的福利~

上文链接http://
“上文链接”

【酒茨】长相厮守•二

 酒吞说起来大小也是个宗门之主,虽说宗门能拿的出手的没几个,但作为半步元神的他无论是斗法还是境界都无人敢于小视。

 之前是少年天骄,宗门被灭后不但没有一蹶不振,境界反而突飞猛进,如今已经不逊色于一些宗门长老了。

 与他同时代的几乎无人可与他媲美,如煌煌大日一般悬挂于天穹之上,他一人便镇压了整个时代。

 “宗主。”外面新收的门人恭敬地低头,“天玄宗来访。”

 “恩,知道了,让他们等着。”

 酒吞头也不回,他正在给茨木梳头。茨木昨天睡觉太不老实,窝在他怀里把头发弄的乱成一团,酒吞在修炼期间是不会注意到这种事情的,到了清晨才看见茨木那打了结的长发。

 “可……”

 “本大爷说了,让他们等着,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是,宗主。”

 那人只好无奈的退下去,他不敢怨恨他无比崇敬的宗主大人,只能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白头发的傻子,据说他是宗主的师弟。但即使是师弟也该懂点事啊,这点小事还总是麻烦宗主大人。

 “你要是敢再看一眼本大爷就把你丢到锁天崖,心不静,内有恶念,如何成事?”

 “……是弟子错了。”

 他心底一惊,不敢再想,反省了自己一番,连忙告罪。

 “恩,走吧,记得一会去刑法司领罚。”

 “……是。”

 门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酒吞脸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态,像是没有任何一件事比他手上这件事更加重要一般。

 “嘶……”

 突然茨木倒抽了一口凉气,眼睛里泪汪汪的,玩着手指的手也停了下来。

 “弄疼了么?”

 酒吞放轻了手中的动作,想了想,直接把那缕打结成一团的发丝剪断了。

 “现在呢?”

 “不疼了……挚友……吾想……”

 “想什么?”

 “想和挚友一样……弄这个,高高的,好看!”

 茨木指了指酒吞的头发,表示自己也想要个扎高的马尾,眼睛亮亮的,一副期待的神情。

 “可以啊。”酒吞笑了,捏了把茨木白嫩的脸颊,这个他熟的很,也不用梳子,直接用手指扒拉了几下茨木已经变得顺滑了的发丝,把它们拢到一起,用红色的发带扎到了发顶。

 “好了,看看喜欢么?”

 茨木眨了眨眼睛,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重重的点了点头。

 “恩!”

 “那就好。一会你一个人在这里乖乖的,不许乱跑,练剑的话小心点,最好等我回来。”

 一样一样地对茨木叮嘱,每次都是这样,他不放心他,生怕茨木出点什么事。如果按照酒吞本人的意思,他更想无时无刻不把茨木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永远不离开他的身边。

 但酒吞也知道,茨木虽然心智受损,但他本身就是个不喜爱安静的性格,未必喜欢这样过于严密的管束。而且他的身边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若是茨木真的出了点什么事他也不能够保证自己能完全护住他。

 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茨木清澈的双眼,酒吞也知道他听不懂那么多,只能无奈的低头吻了吻他柔软的嘴唇,总结道:

 “总之,乖乖呆着,等我回来。”

 “恩!好!”

 小修士只是一个普通的筑基期的修士,在宗门里也不算什么人物,连平常修炼用的丹药都凑不齐,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有一颗不安现状的野心。

 看了眼蹲在地上玩蚂蚁的茨木,他仰头看天,长长的叹了口气。

 “真是的,我也想去石林里击杀灵兽啊……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两枚灵核,那可就赚大发了!偏偏!看管这傻子的任务总落在我头上!这得浪费我多少时间啊……”

 突然,空中好像响起了一个炸雷,原本还是晴空万里的天气,片刻间就布满了乌云,阴沉沉的。

 茨木安安静静的蹲在树下,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蚂蚁在它的脚下爬进爬出,好像这蚂蚁就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东西一样,小修士不带不耐烦的抱着臂站在一边,抬头看了眼阴沉的天,咧了咧嘴走过来。

 “师叔,要下雷雨了,回去吧,要是冻坏了身子,宗主回来又该责罚我了。”

 茨木愣怔的抬起头,一时没有弄清他到底在和谁说话,毕竟平时和他交谈的人只有酒吞而已。

 “你在……和吾说……话?”

 茨木含糊不清的声音让小修士嫌恶地皱起了眉,费了好大劲才弄明白茨木在说什么,连回答的语气也带上了不耐烦的感觉。

 “不是你还能是谁,宗主可是交代了我们要照顾好‘您’的。”

 讽刺性地拖长了语调,他的眼中充满了不耐,也懒得隐藏起来,反正这傻子什么都不知道。

 “可……挚友说让……吾等他回来,茨木不走,茨木要……等他。”

 说话间,天上的云层变得更厚了些,偶尔落下一两滴雨水,从茨木的长发上滚落下来。

 “啧,我也是傻了,你是个傻子,和你废话那么多干嘛?你不进屋我可就进了,我可不想被淋着。”

 说着那修士便要抬腿进屋,好避一避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虽然他也不会生病,但还不会避水咒的他还是蛮讨厌身上湿了的感觉的。

 突然,有人从远处飞了过来,歪歪扭扭的,完全没有了御剑的气派,从他身上不断的往下滴落着红色的血水,头发散开,显得狼狈不堪。

 “宗主……宗主命所有弟子在修德殿集合……布阵迎敌……方才……冥界封印破开了一角……魔物……”

 那人话还没说完就一头栽了下去,气息微弱,俨然是昏了过去。他的话传遍了整座山,引发了一阵骚乱,很快就有修为较高的弟子们站了出来,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引领着众人往修德殿集合。

 “嘶……魔物……哪怕是最低阶的魔物也不好对付啊……也不知道跑出来了多少……”

 小修士倒吸了一口冷气,打了个哆嗦,立刻想要去往大殿呆着,最起码那儿人多,还算是安全。

 “喂,师叔啊,听见了没,你……”

 “挚友他……怎……么了?”

 “也许是在维持封印吧,我看你现在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宗主他还不需要你来关心。”

 “吾要去……找挚友……”

 “嘿你这人,听不懂话是怎么的,你跑过去只能给掌门他们添麻烦懂么?!要是出了点什么事还不是我遭殃?!”

 “不……”茨木固执地摇头,手里紧紧攥着他那把剑。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还没到大殿里?”

 这时,修为较高的弟子从空中飞过,听到了声音后向下看过来,不由得蹙起了眉。

 “这位师兄,是这样的,小师叔非要去找宗主,不肯去大殿里,你们说,以他的情况,去了不是添乱么,我怎么也不能让他过去啊。”

 那弟子听了情况后内心涌起一阵烦躁,茨木的状况所有弟子都知道,毕竟宗门草创,也没几个人,都知道宗主大人有一个宝贝的要死的傻子师弟。

 他们并不关心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们只知道这傻子每天要花费宗主大人很长的时间来照顾他,也没人知道他的修为如何,平常也不修炼,要不在宗主怀里睡觉,要不蹲在树下看蚂蚁,料他修为也不会太高。就是一累赘,还得有人专门照顾他,叫他师叔,让所有弟子都厌恶不已。

 看着茨木从脖颈蔓延到脸颊上的暗红色伤疤,那弟子的眼神显得愈发不善起来。刚想用暴力把他直接弄晕送走,突然,他又想起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行了,这儿没你的事了,你快点去大殿吧,我送师叔去师尊那儿。”

 “哎?可……可是……”

 “怎么?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没事,要是宗主怪罪下来,这事儿我担着。”

 挥了挥手,把人打发走,这弟子冷漠地勾起一边嘴角,扯出一个微笑。

 “蠢货,要是这傻子死了,我肯定死不了,但你是绝对死定了。”

 说完,他瞅了一眼在那儿呆呆站着的茨木,一挥手,便将茨木拎到了他的飞剑上,加速赶上了前面的师兄弟们。

 “老三,什么事耽误了这么……呦,这不是咱们那傻子师叔么?你把他弄过来干嘛,还嫌不够乱呐?”

 “大师兄,这傻子要来我有什么办法?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么?这傻子要是被魔物吞了师尊也没法怪罪咱们吧?”

 领头那个穿白衣的青年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同意了,低声道:“成,不过可不能让师尊知道,他老人家最宝贵他这个傻子师弟了,有一回我让他淋了点雨师尊就把我劈头盖脸好一顿臭骂。”

 “成成成,我办事你放心。”

 这时,站在中间的一个一直没说话的青年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他伸手止住了两人的对话,表情严肃:“大师兄,三师弟,我想我们现在还是别想师叔的事了,咱们有麻烦了。”

 远处,一片黑压压的鸟群如同乌云一般遮盖了整个天空,他们并不是魔物,而是沾染了魔气的普通鸟类,失去了理智,只有最基本的进食本能,虽然每一只只是筑基期,但这么一大片连金丹期都要避其锋芒。

 “啧,真恶心。”

 “鋥”地一声,三人背后的长剑出鞘,直指鸟群。茨木一直没吭声,不论别人怎么说他他都没什么特殊的反应,安安静静地玩着自己的手指,只有在三人长剑出鞘的时候眼睛才亮了一下,慢慢又归于沉寂。

 酒吞此时显得有些焦头烂额,这冥界封印一般情况可以支撑一个甲子,现在还差两年,天玄宗此来就是为了和他商讨这封印的事。

 谁知道他们前脚走后脚封印就出了事,整片天地的封印从他们这里开始,渐渐蔓延到了无尽海域的方向,作为这片地域的最强者,他必须尽快将这里重新堵上,但无奈封印已破,冥界的魔兽和九阴幽风、幽冥炎煌等灾害都趁机跑了出来,一同阻碍他封印的进程。

 “啧,真是烦人。”

 不耐地将围绕着他的魔兽全部化为齑粉,酒吞皱着眉,右手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严丝合缝地挡在天穹上那个暗紫色的裂痕上。宛若实质的金色咒文一圈一圈地环绕在他的右臂上,似乎传出了有如钟吕般的梵文儒唱。

 “既然已经逼得本大爷用了这招,那就快点结束吧,多用一秒都觉得恶心。”

 一直悬浮在远处喷吐着灵气的酒葫芦颤了颤,光洁圆润的后部突然裂开了一条缝隙,慢慢的化为了一张长满了利齿的血盆大口,鲜红的舌头伸出来,鞭子一样抽打在空气里,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酒吞的红发自发尖起慢慢变成了白色,充满了不详的意味,他的紫瞳也渐渐发出了金光,竟然变成了和茨木类似的金瞳。

 “呼……”

 他慢慢的将空气吸入肺中,然后再吐出来,咧开一口尖锐的利齿,抬手看了看自己变成了棕褐色的皮肤,虚握了一下手掌,发出了爆炸般的响声。

 “无论几次,本大爷都觉得这样子真是恶心。呵,魔族的血统,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要。”

 他立在空中,上衣被鼓涨起来的肌肉撑的粉碎,他的发绳不知何时被挣断了,一头白发如同毒蛇般狂舞,树皮般干枯的褐色皮肤给予了他强大的防御,原先身上的血口像从没出现过那样消失不见。酒吞心脏处散发着和那佛光类似的金光,牢牢束缚着他那颗向魔族转化的心脏。

 此时的酒吞,竟像魔物多过像人类了。

 “你……你一个人类,身上怎么会有魔主的气息?!”

 原本一直沉默的魔物突然惊疑不定起来,手上的攻势也缓了一缓。

 “呵,你觉得呢?”

 酒吞笑了笑,声音沙哑刺耳,宛如指甲划过石头一般的声音。他用力踩了一下虚空,身形化为一道血影,手掌直直的动穿了那魔物的身躯,取出了那魔物的心脏。

 “啊……血的味道……”

 酒吞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手上的血液,连眼白也被血色浸染,露出森白的利齿,手掌用力,“砰”的一下,紫色的心脏在他手中爆开,溅起了漫天血雾。

 “嘘,别着急,一个一个来,本大爷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怎么这么多!杀都杀不完!”

 这边,这些弟子们已经被黑压压的鸟群弄得狼狈不堪,身上布满了淋漓的血痕,这都是被那些失去了神志的鸟儿们啄出来的口子,丝丝缕缕的魔气阻碍着伤口的愈合。

 “呼呼呼……大师兄……我的灵力快没有了……”

 “我也是……”

 白衣青年的脸上也布满了汗珠,表情凝重,看这些片几乎没有减少的鸟群,声音里透出一丝苦涩:“难道我们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么?”

 “我才不想被这群丑陋的畜牲吃了呢!”

 三弟子的手有些颤抖,他修为较低,早就力不从心了,此时,他鼓起最后一分力道,想要在这鸟群中劈开一条路来,虽然他也知道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

 “三师弟……”

 “让开。”

 突然,一个冰冷的不带情感的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剑光如同摩西分海一般劈开了这片黑压压的鸟群,剑光一转,有如倒卷的银河,变线为面,转而覆盖了右侧所有的魔物。

 “啊!!”

 三人瞪大了眼睛,失态地惊叫起来,任谁从死境中脱逃出来都不会淡定的。

 “我们……得救了?”

 “是的!好像是有前辈救了我们!”

 “是哪位前辈?!”

 “…………似乎……这背影……有点眼熟啊……”

 “茨木……师叔?”

 茨木没有任何凭依地立在空中,听到他们的声音回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抿了抿唇,微微点了点头。

 “你们别……让它……们跑了。”

 熟悉的声音,还是有些含糊不清,但此时听来,却没了那种拖沓的感觉。

 “吾……去帮挚友,你们就……在这里……别乱跑……里面不……是你们能去……的地方。”

 茨木看起来完全不知道他们原先的念头,一双眼睛清澈无比,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们。三人惭愧的很,不敢抬头去看,只是诺诺的点头应道:

 “是,谨遵师叔之命。”

 “恩,小心……点。”

 茨木点了点头,他的剑飞旋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被他塞进了剑鞘里,动作看起来还是那般生涩无比,但再没人嘲讽他,反而用敬佩的目光目送他远去。

 “幸好师叔大度,没追究我们……”

 “是啊是啊,没想到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修为竟然如此恐怖,刚刚的剑光似乎都不亚于师尊平日为我们演示的了。”

 “毕竟是师尊的师弟啊,和他同一时代的人,能作为师尊的师弟,肯定是有过人之处的。”

 “嘘,噤声,我们原来不知道,不知者不罪,但现在既然知道了师叔的事,就应该用对待前辈的态度来对待他,不要再谈论他了,就照师叔的话做吧,我们的确是该止步了。”

  

 酒吞此时早已杀红了眼,虽说有佛光庇佑,但魔族的暴躁还是慢慢的影响了他,他变得愈发嗜血起来,敢于踏入他周围的人无论是谁都会被他在第一时间内撕碎。

 如此酷烈的手段一时间吓住了那些魔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封印还未被补上,从缝隙中渗入大千世界的魔气越来越多,不仅使那些魔物得到了滋养,也使得酒吞愈发难以守住最后一丝清明。

 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表情狰狞,血雾升腾间几乎将他最后一丝理智也夺去了。当他失去最后的理智时,那佛光也就不能封印护住他的心脏了,他将化为魔族的一员。

 “挚友!”

 一道白影如同闪电一般劈开了黑暗,天地间似乎只余下了这道剑光,酒吞眼前一黑,回过神来的时候身边已多了一人。

 “茨……木?”

 “挚友抱抱!”

 前一秒还高冷的像个世外高人的茨木看见酒吞后兴奋的像个孩子,也不顾酒吞身上的血腥气,伸出双臂就挂在了酒吞身上,让他的本命灵剑自己去寻找猎物。

 酒吞愣了愣,条件反射的接住茨木软软的身体,待茨木身上的气味在自己周围弥漫开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你……怎么来了?”

 酒吞奇迹般地恢复了神志,被血腥味刺激的浑浑噩噩的脑海里突然一阵清明,看着茨木的样子有很多疑问想要问出来,但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只问了这样一句。

 “吾担心挚……友……气味,闻到了。”

 茨木抬起头,皱了皱鼻子,眼睛亮晶晶的,像一只等待主人夸奖的小狗。

 “身体没事么?”

 酒吞笨拙的摸了摸茨木的头发,生怕自己的指甲弄伤了茨木。

 “没关系的!怪物,欺负挚友,茨木打走!”

 茨木挥舞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挣脱酒吞的怀抱,恶狠狠地盯着周围重新聚集起来的魔物,明显一副生气的样子。

 酒吞看着茨木的背影,眼神柔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茨木原先的样子。和他一样都是少年天骄,长于剑器,生性活泼,如同煌煌大日高悬于天。因罗生门之战得名“罗生恶鬼”。

 “好,我们一起,把这群怪物打跑好不好?”

 酒吞重新回到了原来赤发紫瞳的俊美样子,因为所用灵力过多,脸色还有些苍白,但他的后背还是挺得笔直,捏了把茨木的脸颊,柔声问道。

 “恩!”

 茨木兴奋的回应,以身化剑,明亮锐利的剑光顿时充斥了这片天地。

 酒吞笑了笑,将他的本命法器鬼葫芦招过来,葫芦也重新化作了原来那种人畜无害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刚刚那副狰狞的模样。

 仰起头,喝了一口魔物的血肉化成的神酒,酒吞的脸色红润起来,封印裂痕的咒文又一次的闪烁起来,这次,再无魔物来打扰了,全部被茨木挡在了外围。

 “这次……多亏了你呢,我的……茨木。”

        (二•完)

 纠结酒吞那三个弟子要不要起名字……虽然不重要,但之后还有出场……额,要不就老大老二老三这样吧?

 他们其实人还是挺好的,就是看不惯酒吞对茨木这样的傻子这么好而已_(:з」∠)_

 吞哥越是看到茨木大发神威心里就越难过……

评论(3)

热度(94)